儿子彻底告别了折磨他的一切病症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日】我的儿子今年十四岁,他出生于师父公开传法的前半个月。儿子刚出生十四天就持续高烧,并上吐下泻,不分昼夜的哭闹,无奈只好去住了三天医院,出院后“病症”虽有所减轻,但在此后的近两年内,儿子经常发烧达摄氏三十八度至四十度,几乎在天天拉肚子,小屁股被浸蚀得又红又烂,而且吃药、打针、住医院对他的“病症”好象根本不起作用。

一九九四年的夏天,儿子的“病症”十分严重,持续高烧使他出现了全身抽搐、两眼翻白、口吐白沫、失去知觉的惊人症状,吓得所有在场的亲人不知所措,甚至当场痛哭流涕。

那时饱受病痛折磨的年幼无知的儿子经常吃药、打针、住医院,吃的药还比吃的饭多。我经常偷偷流着泪想:我的命可能不好,生了一个这样“体弱多病”的儿子,如此幼小、如此的难带,他怎么长大呢?说不定哪天他会离开这个世界。我当时的痛苦心情现在还历历在目。

一九九五年三月儿子快三岁时,他跟着我看了师父的教功录像和广州讲法录像后,就荣幸的成为了大法小弟子。在看师父的讲法录像时,他单盘着腿、全神贯注、眼睛都不眨一下,经常是忘记了手中拿着的玩具。师父的讲法内容他记得比大人还清楚。炼功因为太小无法整套功法连起来炼,只是跟着大人作一些简单的动作,有时还可以好好的打坐。

得法不久,儿子做了一个梦:特大洪水中,我们一家老少被水冲到了空旷的野外,一直在浑浊的泥水里漂浮着,几乎没有求生的可能,正在大祸临头之时,师父坐着莲花飞到离我们不远的空中,袖子轻轻一甩,瞬间就见一座桥矗立在我们面前,可是我们全家人的身体好象被粘贴在泥水中,一时无法挪到桥上,正当我们奋力向桥上挪动时,一股洪水涌来,漫过了桥面,桥面上生出了许多锋利裸露的铁钉子,我们无法过桥。接着,师父又将袖子轻轻一甩,桥面上立刻铺了一层软软的地毯,我们一点儿没有扎痛的感觉,随着师父过了桥,来到宽阔而平坦的大道,师父坐着莲花在前上方引领我们全家人,来到一栋楼上,并引领我们来到一套明亮宽敞的房子里,我们似乎感觉师父在说:这里是安全的!根据儿子描述的情景,那安全的屋子正是我们全家人先后得法的屋子。师父在度我们时为消我们的业力所承受的种种苦难,我们所知道的微乎其微,通过此梦的点化,我们更为有幸得法而自豪、而珍惜、而坚定。

不久,儿子跟着我参加集体学法时,一位同修第一次看到儿子时说:“我好象在哪里见过你儿子!”当时我并没有在意她的话。当她第二次看到儿子时,亲切的抱着儿子,并拿出事先买好的许多零食,慢慢的讲述了她与儿子有缘的来历:

“我曾经在天上见过你儿子。我婚后一段日子里一直没有怀孕,就非常想要有一个孩子。一天晚上我梦见自己去到天上要孩子,一层一层的上了好高层之后,看见有不少大小不同、建筑各异的房屋与殿堂,顺着错落有致的建筑。先到了一个非常大的殿堂,在大殿中央的地上有一个身穿红肚兜、貌似婴孩的小男孩,正在盘腿打坐,双目微闭,面容祥和,看着着实可爱。我当时就动了想要这孩子的心,但马上又想,我身体一直不好,还是要个女孩儿吧!转眼又到了很大很大的一个屋子前面,里面有许多小孩,我就从里面找了一个女孩回来了!而我后来真的生了个女孩。你的儿子和我在大殿中央看到的小男孩长的一模一样,一定就是他了。我跟他有缘,所以,我要抱抱他。”

听完她的讲述,我想:儿子出生于师父公开传法的前半个月,又有与生俱来的怪“病症”,这都不是偶然的,今天能有幸得法,又投胎我处,我若自己不精進实修,我将如何面对师父对他的苦度和期望?

初期师父给儿子清理身体时,儿子的反应极其强烈,整个头顶长了许多大小不一的脓包,脓包的周围又红又肿顶部发白,而且所有大小不一的脓包都在同时流着脓和血,儿子当时所表现出的坚强和忍耐使许多人没有想到的。他并未因此而掉一滴眼泪,只是因为疼痛几乎不说话,饭也很少吃,只是手里拿着自己平时所喜欢的玩具,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安静的摆弄,晚上睡觉时脸贴着枕头趴着。我在给他擦脓血时,他都是咬着牙从不吱声。

在简单的交流中,儿子告诉我:“这是师父给我清理身体,只要能忍住,就会没事了的。”儿子对待消业的此种行为使我非常感动,激励我在此后的修炼旅程中走得更加坚定和自信。

就在这次过关最痛苦的一天,儿子与往日一样,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安静的摆弄他的玩具时,他看见慈悲的师父从对面墙身的法像中坐着莲花盘飘到儿子面前,并百般呵护的告诉他:你现在要忍住疼痛以后就好了,要多学法,少贪玩啊!

我听了儿子的讲述,更坚定了我一修到底的信念。就这样,儿子很快就过了他自修炼后的第一个大关。这件事过后,我想:若没有师父适时的慈悲呵护,或没有及时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的门,后果是不堪设想的!当时我因学法不深,担心儿子头上大面积长过脓包的地方因为头皮都掉了,会影响头发的发育和生长,但后来儿子的头发长得非常好。回想这些年的修炼历程中,师父的慈悲苦度和对弟子的百般呵护是无法用人世间“感谢”之类的语言可以表达的。

一九九五年暑假的一天晚饭刚过,也就是儿子得法四个月时,他曾在一九九四年夏天表现的“病症”突然反出来了,这次除了前面提到的一九九四年夏天的所有症状外,还多了一个,就是伴随抽搐就便出一种黑乎乎极其恶臭的东西。起初,我想,上次儿子过关很顺利,应该没问题,就开始给他读《转法轮》,读了几节不但没有好转,而且症状更加严重。见此情景,我的人心动了,急忙抱着失去知觉的儿子跪拜在师父法像前,一遍又一遍的大声呼救:“师父啊,弟子求您救救我的儿子吧!”随着呼救声,由情凝结的泪水哗哗的从我眼中涌出。

这种吵闹声惊醒了正在闭门熟睡的丈夫(未修炼,但支持我们修炼),跳下床从门里冲出来,连鞋都没有穿,就出大门坐出租去了医院,我在其他家人的帮助下简单收拾行李赶到出租车上,这时我发现儿子的身体不是像上次那样发硬,而是全身酥软,呼吸平稳,只是一直在昏迷,丈夫几次连喊带掐,他也没有反映。当时我心想,师父在看护着儿子,一直在给他清理身体、去他“病症”的根呢,儿子肯定不会有事的。但这种意念并不十分坚定,内心隐隐有担心、害怕、忧郁和彷徨。

到医院后我先下车忙挂急诊,丈夫抱着儿子随后赶到医院里走廊的等候椅上,等我挂完急诊快步奔出挂号室,向走廊的等候椅看去时,眼前的情景使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揉揉眼睛仔细一看:没错!我的儿子正在和他爸爸说话呢!当时我真想跪下给师父磕头,任凭泪水冲刷我那一切的担心、害怕、忧郁和彷徨!只觉得从内心的深处有一个坚定的声音:我是师父的弟子,我不会再有担心、害怕、忧郁和彷徨!今后无论我在何处遇何事,都应该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的无所不能!

这也许是我在一九九九年邪恶迫害最严重时没有丝毫害怕的原因吧!我把当时悟到的用常人的理讲给了丈夫,他感激的连忙双手合十说:“谢谢李大师!”

晚上九点左右,我们把儿子抱到急诊室,向医生讲述儿子的“病症”时,医生怎么也不相信,我就告诉她:我们是炼法轮功的就有奇效,她半信半疑的说“孩子好好的,只是有点发烧,若平时老吃药,今晚就留下观察,不然就可以回家了。”丈夫非要留下观察,我只好依着,医生开了二百多元的药,让儿子输液,刚输液不久,儿子便自己拔下针头,在病床上又蹦又跳的说:“我没有病,我不输液,我们回家吧!”

就这样我们回家后,儿子有半个月一直在拉肚子,而且是黑黑的东西,但人一直很精神,没有因为拉肚子而影响他的一切正常生活。从此,儿子彻底告别了折磨他的一切“病症”,成为一个拥有健康身体的修炼者,现在他已经长成了近一米八的小伙子了。

如今,每当儿子没有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时,我就会告诉他:你的命都是师父给的,所以你想做什么,还不能只图自己的喜好,若是不好好学法,别说是你,就连我也没脸面对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