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国际人权展揭中共古拉格迫害法轮功(图)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一日】跨国机构--公民人权委员会(Citizens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CCHR)首次在澳洲悉尼情人港会展中心举办了国际人权展,反映法轮功学员在中国遭受精神迫害的图片以“中国的古拉格”(China's Gulags)为题在展览中出现。

高精度图片
高精度图片
反映法轮功团体在“中国古拉格”遭受精神迫害的图片

澳洲公民人权委员会(CCHR)发言人麦克·伍兹接受采访时说,展出法轮功受迫害的图片目地是让人们了解在纳粹时期发生的事现在还在发生着,在纳粹时期使用过的技术、毁誉方式还在被使用着。法轮功团体目前所受的迫害就是很好的例子,如精神病专家是如何使用酷刑折磨、毁坏声誉、并被政府认可的方式去伤害这个团体的成员的。

高精度图片
展览会一角
高精度图片
澳洲CCHR发言人麦克·伍兹接受采访

公民人权委员会于一九六九年创立,以揭露和调查利用精神病科违反人权为宗旨,目前在全球有一百三十个分会跨越三十多个国家。此次展览引起澳洲社会的关注,参加者众多远超出主办方预估。据介绍,这次展览是全球巡回展的第二站,前不久刚在美国洛杉矶進行首展,并将在墨尔本、西澳、昆士兰等多个澳洲省市以及欧洲多个国家巡回展览。

九月十八上午,公民人权委员会(简称CCHR)主办以“精神科--死亡行业”为主题的国际人权展在悉尼会展中心举行了开幕仪式,澳人权议会执行主管罗•瓦利(Lloyd Wyles)、“澳洲公民人权委员会”的执行主管雪莉-瓦肯斯(Shelley Wilkins)女士、人权律师西蒙-夏里逊(Simon Harrison)、人权律师楠梓-国达(Nazir gul Dawaar)先生在开幕式上演讲,并共同主持了剪彩仪式。

* 中国的古拉格

这次展览介绍了精神病学和心理学被利用来对于特定的种族、团体和异见分子進行虐待、攻击和有计划的灭绝行动。包括二次世界大战时的纳粹集中营、苏联古拉格群岛及现在正在中国发生的法轮功团体所遭受的严重的精神摧残。所谓“古拉格”,即“劳动改造营管理总局”,原是苏联劳改制度的象征。苏联的古拉格和纳粹的集中营、柬埔寨的杀人场同样臭名昭著,成为了极权政治统治下超强度的死亡劳改集中营的一个代称。

CCHR以“中国的古拉格”为题,选择了二幅法轮功学员被以精神病药物摧残折磨后不成人形的图片,并用文字解说苏联并不是唯一有关押政治犯的“古拉格”集中营的国家,古拉格在(中共统治下的)中国也存在。中国的精神病医生用电击、监禁和药物来对待成百上千的法轮功成员,对他们施以静脉注射,造成其舌头肿胀伸出嘴外;对他们施以电针疗法,用强电流电击他们的脚底穴位造成极度痛苦;以及大剂量对法轮功学员施以精神病药物迫使他们放弃信仰。

澳洲CCHR发言人麦克-伍兹表示,在中国法轮功被当局打压,他们的权利被剥夺了,并遭受酷刑折磨。这种精神折磨方式被运用已有100年了,从纳粹对犹太人的迫害到现在对法轮功的迫害。他希望更多的人参观展览从中受到教育。

对于目前披露出来的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活体摘取器官一事,伍兹先生表示这样的事情太可怕了,正因为中共向人们灌输可以把人和动物同等对待的变异思想,人们才会做出这样恐怖的行径来。但现在还是有很多人意识不到这样的事情在今天仍在发生,他表示举办这样的展览其中的一个重要目地就是为了教育民众,使更多的人意识和关注这样的人权问题。

* 精神病院和药物被中共利用残害法轮功学员

根据国际人权组织《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网站公布的调查显示,自从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后,至少一千多名精神健康的法轮功学员被送入精神病院强制注射或服用药物,一百一十多所中国的精神病院被用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世界精神病协会曾计划四月四日前去中国调查对中国滥用精神病设施的指控,但在最后时刻,因无法获得中方的合作而取消。

以下是明慧网刊登过的九九年迫害开始之后中共利用精神病院非法关押和注射精神病药物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案例:

*黄新,多伦多居民曾晓南的母亲,是一位辽宁省沈阳市沈北铁路医院退休的军队女化验师,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二○○三年被秘密判刑八年,被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九大队六小队。大约在二○○四年初狱警将黄新转往辽宁省女子监狱监管医院。狱警在施用各种酷刑无法使其放弃信仰后,即开始强制黄新服用精神病药物渌丙氰。导致黄新神志不清、思维迟钝,失去大部份记忆,严重时无法说话,且下肢行动非常困难。


黄新照片

*朱航,大连理工大学人文社科系副教授。一九九九年八月三十日因在公园里炼功被抓,关押在大连姚家看守所。后又被关進大连精神病医院,强行吃麻醉神经的药,被折磨得连起码的生活都不能自理。

*苏刚,男,三十二岁,山东省淄博市齐鲁石化公司烯烃厂仪表车间电脑工程师。只因苏刚修炼法轮功,烯烃厂公安背着亲属于二○○○年五月二十三日将其强行送進潍坊的昌乐精神病院,每天向他强行注射大量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五月三十一日其叔父苏莲禧闻说苏刚惨遭迫害,遂绝食以示抗议。经过九天精神病院的摧残,苏刚被交给其父苏德安,此时已是目光呆滞,表情麻木,反应迟钝麻木,肢体僵直,面无血色,身体变得极度虚弱,惨不忍睹。于六月十日晨,苏刚因心力衰竭而离开人间。

华盛顿邮报二○○○年六月二十三日发表社论,谴责中共以强制送入精神病院治疗的方式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并且呼吁世界各国民主政府和国际人权组织進一步揭发中共此一不人道做法。华盛顿邮报表示,已经崩溃的苏联率先滥用这种方法对付政治异议分子。根据文献纪录,中共在过去十年当中至少已有三个效法苏联的案例。但是三十二岁的电脑工程师苏刚由于拒绝放弃法轮功而一再遭到公司安全部门拘押的故事尤其惊人。

据苏刚的父亲表示,医生每天两次用不明的物质注入苏刚体内。在一个星期后出院时,苏刚已无法正常饮食或是活动手脚。原先健康的这个年轻人六月十日已由于心脏衰竭死亡。

邮报又说,此后法轮功学员公布了另外一百多人遭到类似待遇的经历。虽然没有任何其他人丧生,但是故事都大同小异:通常都是前往北京抗议或是被控如此的法轮功学员遭到逮捕,并被告知必须摒弃他们的信仰。在监狱中度过几天之后,他们又被送進精神病院几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