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劝三退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二日】姥姥家在农村,姥姥有六个女儿一个儿子,所以我的两姨兄弟姐妹和表兄弟姐妹就不少。

得法后我一直惦记着他们,尤其是三退大潮到来之后,我就一直希望能把福音带给他们。但是由于我们家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搬到了另一个省,平时基本上见不到他们,因此就一直没有机会对他们劝三退。

今年的五月九日,来了一个绝好的机会。舅舅唯一的孙子结婚,这样老亲少友及平时很少走动的亲属都能来。自知道消息后,每到整点我就尽量针对这件事情发正念,将舅舅家所在的村子下上罩,清理那个场,并铲除障碍众生得救的一切邪恶因素。

干扰很大,丈夫和孩子都不让我去,这种干扰动摇不了我救人的信念。我跟他们讲:我此生来的目地就是救人,因此机会不能错过,一定得去。我一坚定,他们也就不反对了。

这招不行,邪恶就换了一招,从思想上干扰,让我有畏难情绪,总往上返不愿意去的念头。我正念铲除,有点效果,但不彻底,还时不时的往上返。而且有羡慕国外大法弟子的念头,觉的他们每当证实法,比如找议员讲真相等等,都是三两个人一起去,有讲的,有发正念的,效果一般都很好。而我一个人要对着几十、上百号人,心里没底且倍感孤单。把国外那种证实法的形式当成一种固定的模式了,认为几个人一起证实法效果好,一个人不行。

有一天,忽然出来一念:我不是一个人,我有师父,师父始终会在我身边的。这一念赶走了所有不好的念头。

八日中午,很顺利的来到了舅舅家,吃过中午饭以后我就开始寻找讲真相的机会。我和舅舅家的大表妹说,她听了几句,没说什么就走了。

东北农村办事,都好请唱二人转的,高音的大喇叭不停的放着,人们都围着津津乐道的听着,我有点挫折感。我知道这是不好的情绪,是干扰,我排斥它,同时请师父加持,将有缘人领回屋里来。

一会舅舅家的二表妹進屋来了,和二表妹一说,很容易的,二表妹就同意退了,并还嘱咐我和她儿子说,这使我的信心回来不少。

一会儿,三姨家的表姐妹来了三个,我就和大表姐和四表姐说退党、团、队保命的事。她们很感兴趣,就问我为什么。我说:共产恶党历次运动杀人太多,善恶有报是天理,现在天要往回收它。你说天灭中共,中共在哪儿,不就是一个个党员,一个个团员构成的吗,所以只有声明退出来,将来对共产党的一切报应才能和咱没关系。同时我又讲了一些预言,这样四表姐很干脆的说,要声明退出。然后我又嘱咐四表姐,一定要和她的两个女儿说说,孩子同意后打电话告诉我,四表姐也答应了,还记下了我的联系方式。但是过了一会,四表姐又着急了,希望我这次就替她孩子声明,她回去再和孩子说。我说:声明是严肃的,纵使是亲如父子,近如夫妻,也不能替代,因为事关生死一定是一个人意愿的选择。若本人不同意,谁替她声明也不好使,做也是白做。

说到这,我想起来,我对两个同事劝退时,她们给我讲了相似的事情。就是大法弟子对她们劝退时,劝了几次没讲通,然后就说,我给你起个某某名字退了;还有一个同修,讲了几次人家没同意,过两天又看见人家,就说我已经给你起个某某名字退了。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我发现一个根本不认同三退,另一个部份认同,但只想心里退,不想付诸行动。在此我想提醒同修们,劝退也是我们的修炼过程,救人是非常严肃的事情,一定要做正。象这样的,我觉的我们回去好好想一想症结在哪里,或回去发发正念,然后再找机会有针对的讲应该好一些。

吃过晚饭以后,舅舅家又来了一些男客,是我那些表兄、表弟以及姐夫、妹夫等。他们主动的来问我法轮功真相,尤其感兴趣我到北京上访的经历。我二零零零年曾到北京上访,四天后正念正行闯出,因此只是亲戚、朋友、同学们知道我到北京上过访,单位始终不知道,因此我一直正常上班,救度众生。

象我这样家在农村的女子,考上大学一直读到博士毕业,留到大学任教,这在农村就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尤其是我信法轮功,信的还挺坚定,并且在我的影响下,我兄弟姐妹六人中除大哥以外都炼法轮功,所以他们一见到我,法轮功是必谈的内容(我二零零一年和二零零三年曾去过舅舅家两次)。因此我就趁此机会又比较详细的讲了一下法轮大法真相。

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我发现当地的大法弟子真的是做的很好,虽然舅舅所在的村子中没有一个大法弟子,但他们时常能收到真相。他们说经常在农忙时下地干活去了,回来一看家里大门上挂个塑料袋,里面装着真相,他们很多人都看过。我想我这次劝退所以比较顺利,和当地大法弟子的努力是分不开的,我也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大法弟子确实是一个整体。

讲大法真相比较顺利,针对他们有疑问的问题,我给他们解释一下,他们接受的也挺好。但刚开始我并没有马上劝三退,担心刚讲完大法真相就马上劝退,可能要给人们造成法轮功搞政治的联想。这个心在刚开始劝三退的时候就有,我自己也知道这是一颗不好的心,我也有要修去这颗心的愿望,但在我整个劝三退的历程中,始终是时好时坏,其实直到今天我写这篇文章时,我也没有彻底的把这个心修掉。

今天写这一段时,我仔细的审视了一个我自己,感觉一直以来我只是为了劝退而劝退。大法弟子为什么要劝退?是为了救人。表面上看我也清楚这一点,因此每劝退一个我也由衷的为这个生命高兴,他得救了。但在做的过程中心不到位,不是完完全全的为众生得救着想,不是完完全全的为众生的将来负责。其实一个生命要完全得救,应该是明白大法真相和消掉印记两者缺一不可。而我只是执著于劝退的结果,他退了就行了。另外我在劝三退的过程中,还有一颗非常不好的心――怨恨心。有时候当人家不退且态度不太好时,我那颗怨恨的心就往起起。今天写文章让我发现了这些不好的心,一定会去掉它们。

事实上当我劝退时,人们根本没有其它的想法,我一说退党、团、队是保命,现在每天都有二、三万人声明退出,因为共产党太坏了,历次运动杀人太多,现在天要收它,只有退出来才能保平安,这样一说人们基本就同意退了。

个别不同意马上退的,我再结合预言讲一讲,然后再讲一讲退的好处。我说:现在是对人最大的慈悲,笔名、小名、化名声明都可以,都能把印记消掉,因为人心动一念,天地尽皆知。声明之后就象来了海啸我们站在高处,说预言中所说的劫难没来,没来就没来,我们该吃就吃,该喝就喝,照样生活,什么损失也没有;来了我们不就捡着了吗!这样一说人们基本就同意退了。

当我没有人心,只有简单的救人的一念时,根本不用费多少口舌,简单一说,人就同意退。不仅如此,一些人自己退了之后,还把家里亲人找来,说我家里还有谁也入过党(团、队等),你给他们说一说。就这样从五月八日中午到九日中午一天的时间,我劝退了三十七人(其中两个是妈妈代说)。

在这次劝退经历中,我感触最深的是,当我们没有任何人心,只有简单的救人一念时,师父就加持我们,我们只是在表面上动一动,实质上都是师父在做。另外在讲真相之前要作些准备,要先清一清场,尽量多发正念,同时学好法是做好一切的基础。

不足之处是讲到最后(五月九日中午时),自满的心出来了,潜意识中觉的讲这么多不少了,当时没有很好的排斥这一不正的念头。人心一起来,讲的效果就不好了,人家一表示不愿意退,我就不多说了。另外觉的讲累了,因为大喇叭特别响,我得提高音量人家才能听清楚,所以到后来嗓子有点哑,当时没想起来针对此事发正念;结果看到人也不愿意说了,所以我当时若能把心性再提高一些的话,应该还能再劝退七、八个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