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人间地狱的贵州老人

贵州省安顺市六旬老人程华正遭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二日】贵州省安顺市大法弟子程华正被中八劳教所迫害致精神恍惚,遍体鳞伤、惨不忍睹。现虽已劳教期满释放回家,但身体极为虚弱。因内伤过重,每天大口吐血,情况十分严重。

仅仅几年的时间,究竟是什么样的生活使原本身体健康、精神矍铄的他变成了这般模样?三年前的他因为修炼法轮大法身强力壮,头发浓密乌黑,满脸红光;三年后的他走路需要扶着墙走,满头白发且稀疏见顶。人变的又黑又瘦、弱不禁风,仅仅三年的时间,人却象老了十几岁。被非法劳教前,他的牙齿没有病,甚至可以轻松咬断电线的铜丝花线。现在的他满口牙齿被劳教所毒打全部松动,几乎全部掉光,长期无法正常进食,所有牙齿都不能咬东西,只能吞食,一吃东西就满口流血。

一、全家身陷囹圄

程华正原本有个和睦的四口之家,但自从江氏集团迫害大法七年来,这个拥有三个修炼人的家庭却是几经磨难。全家被迫害流离失所,被非法关押,就连不修炼的小女儿也被恶警绑架当人质。父女俩被非法劳教。程华正老人在长期的酷刑折磨下被迫害致精神恍惚。妻子吴桂英因修炼被长期恐吓、威胁。大女儿程梅才二十几岁,却因长期被非法关押在环境恶劣的看守所,导致右腿残废。

二、受害人被关押 行凶者却逍遥法外

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五日本已被逼流离失所的程华正老人,为了让世人了解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在安顺市西山村散发真相资料,被一群暴徒发现后,殴打致重伤。肋骨被打断,丧心病狂的暴徒把人打伤后还敢把人送到华西派出所。可是派出所不但没有追究打人凶手的责任,反而把受害人投進了看守所,任由狱中犯人毒打本已受重伤的程华正。

为了非法重判程华正,为了故意制造“大案”以此捞取政治资本,西秀区公安一科,六一零办公室若干恶人次日绑架了程华正的妻儿作为人质,威逼程华正承认自己有莫须有的几千份资料。无理关押近半年后,在未经开庭审理的情况下秘密送清镇中八劳教所迫害。在中八劳教所五大队三中队非法关押的三年中,程华正受尽了非人的虐待与酷刑折磨,终被折磨致精神恍惚。

三、中八劳教所的黑暗甚过地狱

1.经常连续一到两周不让睡觉

在高额奖金的诱惑下,同时在江××和恶党对法轮功的“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杀”的密令下,某些原本素质低下的劳教所警察们为了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丧心病狂的长期虐待狱中的学员们。

一進劳教所,恶警们对年迈的程华正采取了各种强制“转化”手段:罚站、罚蹲、多次连续七天七夜以上不许睡觉,吸毒打手在警察的指示下轮换睡觉监督盯着他的眼睛,只要发现一闭眼就会遭到拳打脚踢,有时还抛出一只凉鞋打在老人脸上,如果站弯了腰又会遭到毒打;双手卡他的脖子;踢他的大腿,使他的双腿疼痛,呈现青紫色。

2.脸被经常当成拳击沙袋毒打数小时,牙齿几乎全被打掉光。

为了收买打手,恶警们在吸毒犯人中挑选心狠手辣的人以减期为诱饵,怂恿他们包夹毒打法轮功学员。吸毒打手封建林和恶警杨仁寿(外号杨人兽)把程华正两边脸当成拳击沙袋。有时封建林用老人的脸“练拳击”,一打就是一两个小时。吸毒打手杜鑫用硬鞋底打,王建用拳头打,恶警指导员李某用掌打。他们双脚跳动,双手挥舞用拳头抡的高高的狠命打、搧耳光,致使老人口腔内两边的肉被打烂卡在牙缝里,鲜血直流,轻轻一拉卡在牙缝里的两大块肉就掉了出来。由于经常遭受这种折磨,目前老人的座牙几乎被打掉光,口腔内剩余的牙齿全部松动、每天流血,吃东西十分困难。

他们还用抹铁炉子的布满油垢和灰尘的抹布抹黑程华正的脸,然后丧心病狂的把抹布塞進老人嘴里,之后拖進小号,毒打。人性全无的杜鑫还逼迫老人吃屎,被老人坚决拒绝。恶人们还经常用绳子将他的手反捆,往口里塞上脏帕子,用手连续打嘴巴。有时,程华正双手被反扭,左右两恶人用脚挡住他的脚或踢他的双腿,猛推压背部弄他倒地,反反复复这般折磨,老人的头碰到地上流出血来。老人翻身起来又被打下去,恶人还用脚踩着他的身体。寒冬里吸毒打手李中庸把他打倒在冰冷的瓷砖地上,不让起来,让老人躺在地上尝试寒冷的滋味。恶警云长春、黄某抓住他的头使劲碰水泥地鲜血直流,留下的疤痕至今隐约可见。吸毒打手曾经叫嚣:在这里整死个人往后面山上一埋就行,不会通知家属。

3.被毒打成多处骨折与内伤

在恶警们的指使下,吸毒打手封建林、杜鑫常对程华正浑身拳打脚踢,入狱前就已被暴徒毒打成左肋骨骨折的老人,在“中八”期间肋骨又被他们踢出新的骨折。肋骨骨折后老人痛的全身出汗、恶心难受,睡觉翻身或行动都会使疼痛加剧,剧痛一直持续三个多月。有一次一个外号叫王梭镖的吸毒打手反扭程华正左手掌骨致骨折,使他当场痛倒在地上,造成他又是三个多月不能拿东西。由于持续三年长期的毒打,程华正多处被打成骨折和内伤,现还在大口吐血,妻儿见状泪水涟涟。

4.在小号几乎被恶警折磨致死

狱中的警察大部份都曾参与过殴打法轮功学员,有时恶警们嫌吸毒打手们殴打法轮功学员不够狠,或有一些犯人长期接触法轮功学员,渐渐明白了法轮功受冤枉的真相,不愿再充当打手。恶警见吸毒犯不太喊的动,就亲自上阵。在五大队三中队,首恶狱警叫杨仁寿,大部份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的事,都是他亲自指使和参与干的。

三年中,程华正至少被关進单控室严重毒打二十多次。单控室属于小号一类,是劳教所的牢中牢。恶警为了不让人看到他们对大法弟子行凶,常常把人关進单控室迫害,一关至少就是半月甚至几个月,天天在那里毒打折磨大法弟子。小号阴暗狭窄,恶警不给衣服不给被子,让人每天睡在水泥地上,甚至连卫生纸都不给,任何生活必需品都没有,只有酷刑。

程华正被恶人们用衣裤盖住口鼻,双手用力压捂,长时间不让呼吸。他们还用烟头烧老人的手心,烧出大水泡。有一次只因程华正说大法好,恶警杨仁寿伙同几个吸毒打手把他拖進单控室毒打,恶警杨仁寿手持铁条不断的猛打他的腿,打出多道深深的大口子,鲜血不断淌出浸透几条裤子顺着腿流了一地。

当时正值寒冬腊月,地上的鲜血不到一会儿就结成了一滩血汪。为了销毁证据,恶徒们扒下他的血裤拿去泡在水里,老人拽着裤子不让他们拿走,说这是他们迫害好人的证据,不能拿走,恶徒们害怕有一天被清算,怕血裤洗不干净,干脆把它扔了。那一夜老人被毒打的惨叫声阵阵响彻夜空,老人被毒打昏死后,趴在地上不能动弹,恶徒们打累了才离开去休息。

半夜里只听一声巨响,监控室的门开了,众吸毒犯跑出监房循声看去,只见关押程华正的监控室铁门不知怎么的开了,门上留下一个奇怪的大坑,可是昏迷中的老人全然不知这一切。时常行凶的恶徒看见后,互相嘀咕,是不是李洪志大师来救他的徒弟了?迫害大法弟子会不会遭恶报呀?

5.强制“转化”精神迫害

恶警为了让坚定的大法弟子放弃信仰,以便劳教所完成上面交给的“转化”任务,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折磨大法弟子,无所不用其极。在这种长期的酷刑折磨下,许多大法弟子做了不该做的事。为了帮助邪悟的同修和违心向邪恶妥协的同修走回到大法中来,程华正冒着生命危险一次次挨个找到他们切磋,希望他们写出严正声明洗清污点。在他的带动下,昔日的同修们纷纷拿着严正声明来到恶警办公室,要求酷刑折磨下的强迫“转化”通通作废。当时办公室所在的整层楼被法轮功学员们挤满了,恶警见状,便把程华正和其他学员隔开,又把他送到严管队加强迫害。

有一次恶徒们用绳子将他双手反捆实施酷刑,一不留神程华正冲出牢房,跑到操场一边跑一边一路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此举震慑了恶人,其他法轮功学员被深深震动,至今仍时常回忆着这一情景。

6.每天强迫干十几小时的奴工

劳教所强迫每一个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长时间進行奴工生产,恶警说程华正年纪大,“照顾”他不進车间生产,让他打扫卫生。程华正每天要打扫许多的牢房、大片操场等地,即使烈日高照,每天也得顶着烈日干十几个小时。

劳教所经常给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单控室换地方,狱警的目的是为了封锁消息,为了他们单独对大法弟子实施酷刑时,不被其他大法弟子看见,害怕他们的罪行有一天被拿到外界曝光。程华正利用打扫卫生的机会经常四处寻找被他们秘密关押在“牢中牢”被迫害的大法弟子。老人冒着被毒打的危险一次次给其他大法弟子送生活用品、送棉被、衣服,为此经常遭到恶警们毒打。有一次恶警杨人兽看见他给单控室的大法弟子送棉被,一把抓住他的衣领,从后面把他拽倒,沿着操场拖着走。程华正每每发现恶警要迫害哪个大法弟子,总是挺身而出保护大法弟子,因为这样,恶警们恼羞成怒,时常把他拖進办公室,七八个恶警一起对老人拳打脚踢。(其中有一名恶警叫景健)

7.邪悟者的排斥

在长期非人的虐待下一些学员渐渐走向大法反面,也有一些被迫妥协。一些邪悟后的学员被劳教所“转化”成了不再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的人,他们疏远坚定的大法弟子,不再为他人着想。程华正因为坚修大法和保护被迫害的大法弟子时常被关进单控室遭受折磨,可是三年中即使大家知道他被单独关押在何处,也几乎没有一个其他学员给在单控室关押的他送过一点东西,甚至平日里也没有人愿意和他说话,尤其是老人在长期的酷刑与精神迫害下,渐渐开始出现精神恍惚状态后,众人就更加歧视他。在暗无天日孤独的日子里,老人在精神上更加封闭自己。

四、亲人艰难的上访得不到任何结果

很长一段时间后一个偶然的机会消息传到了外界,程华正的亲人们知道他备受劳教所酷刑折磨甚至被迫害精神恍惚的消息后心急如焚、痛彻心扉,多次找到劳教所要求把人送大医院诊治,劳教所负责人不但不答应,甚至连人也不让家人见,还对前去探望的亲人谩骂欺辱。无奈之下程华正七十多岁的妻姐拉着程华正被迫害残废的大女儿等人来到省城相关部门一家家反映情况。年迈的老姐姐天天这样四处奔波、血压又高,加上为了探望程华正,劳教所时常刁难她整治她,老人因此病倒了很长一段时间。程华正的大女儿本已被迫害残废,走路都需要人搀扶,四处的奔波致使残废的右腿更加严重。可是即使这样各个单位相互包庇,劳教委员会说什么不能送人去大医院诊治和保外就医,除非劳教所自己提出来他们才同意。直到两千零五年所谓的“刑满”之日劳教所还在逼迫程华正写所谓的“转化三书”。

五、凄惨的团聚

目前这个饱经磨难的家庭终于团聚,可是精神恍惚的恍惚,残废的残废,妻子吴桂英既要照顾精神恍惚、身体极度虚弱的丈夫,又要照顾生活不能完全自理的女儿。

参与迫害程华正的中八劳教所恶人有:

恶警:李(指导员)、杨仁寿、余(队长)、陈革、景健(队长)、彭涛(队长)、明红(队长)、黄某、云长春、代某某、孙某某 等人

吸毒打手:王水伦、王某(外号王梭镖)、叶厚忠、周继付、王健、李家龙、刘勇、杜鑫、刘长江、郭江、李忠庸、曹勇、封建林、舒兴华、黄应祥等人
中八劳教所电话(区号0851): 2549615、2549203
五大队大队长:宋雪飞
五大队三中队副队长:李继良
贵州中八劳教所管教科科长:刘遗瑞
所长:钱庆楠
邮政编码:551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