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五日】在我得法八个月的时候,江魔头利用中共发动了这场对“真、善、忍”的迫害。由于怕心,曾使自己放弃了修炼。直到二零零四年在师父的慈悲点化下,才重回大法的修炼行列。

当我明白,自从迫害之后,坚定的大法弟子一直在讲真相、反迫害,自己却在常人中追求所谓的幸福。每每想起这些就无地自容。我感到写出自己的修炼、证实法的经历,本身就是修炼,修的不好不敢写或怕写不好,也是一种执著。今天就谈一下自己证实法的心得。

关于讲真相,我主要是面对面讲。一是工作的便利,工作之中我可以接触到各种人;二是我觉的面对面讲有助于把真相讲清楚。因为有的人,他有疑问我就可以跟他解释。如四二五上访是怎么回事?所谓的“自杀”、“自焚”的真相是什么?法轮功到底是什么?江××为什么要迫害法轮功等等。这样一讲容易使人明白真相。

讲真相,我感到最难的是找到合适的切入口。上海人相对其它城市,人与人之间比较冷漠。彼此不容易交流。如果你上来就单刀直入,直接讲法轮功真相,可能会把他们吓跑,甚至产生反感;如果你的话题引不起他的兴趣,他都不会理睬你,更谈不上听你讲真相了。

一般情况对年纪大的,先从天灾人祸为什么那么多?人的道德为什么那么败坏?怎么样才能使人快乐、健康、长寿等等说起,从而引起他的共鸣,然后转入正题讲真相。

对年纪轻的相对话题多一些。一般年轻人,他们的目标就是如何找一份理想的工作,如何事业有成。因此,我除了以上话题之外,还可跟他们谈谈什么是真正的幸福、讲讲善恶有报的道理、古今中外的预言等等。对那些文化层次比较高的还可以跟他们谈谈“進化论”、“无神论”等等,这样在他们明白真相的基础上,对法轮功的修炼有了初步的认识。

对学生主要是讲做好人的道理,同时告诉他们符合“真、善、忍”的要求就是一个好人,记住“法轮大法好”一定有好报。

总之视情况而定,谈话力求简练,主要目地是在讲真相之前,避免使他们感到唐突而不愿听真相。从参与讲真相到现在,虽然也有不愿意听甚至反感的人,但就大多数而言,我相信他们或多或少的明白了真相,这是我感到欣慰的。

在讲真相的过程中,也遇到过惊险。有一天,我和几位小学生讲“法轮大法好”,谁知他们很害怕,并把此事告诉了他们的老师,老师报了一一零,后者通知了当地的公安。当公安人员赶到时,学生和老师都走了,他们没有证人,不知道是谁讲的,也只好走了。

还有一次,我和几个人讲真相的时候,其中有一个人跟我讲:“我对你很不满意,你不要讲了,为你好,我就是处理这些事情的。”我说:“我告诉你,也是为了你好。”我明白,今天讲真相可能讲到六一零人员头上了。

这两件事都有惊无险,我体会到正念强时就能解体一切邪恶因素,排除一切干扰。尽管我有怕心,有的时候甚至胆胆突突的。比如:听到有点风声,赶紧把大法书及资料藏起来。然而那天,我真的一点都没有害怕。

在讲真相的过程中,让我最遗憾的是由于怕心,由于自己不善言谈,由于一时搭不上话,错过了许多有缘人。

零四年十一月《九评共产党》发表以后,我意识到正法進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因为要停止这场残酷的迫害,唯有解体邪党,这对大法弟子是一个新的考验。传九评促三退这比讲真相难度更高,责任更大,特别是在上海这样一个国际性大都市,人们热衷于追求物质利益,况且受邪党长期的洗脑,对政治很敏感,一涉及到这样的话题,非常害怕,唯恐躲避不及。同时,因为上海人普遍认为自己比较“现实”。你说共产党杀人如麻、谎言成性犯下了滔天大罪,有的因为没有这个阅历、不相信;你讲:“天灭中共,退党保平安”,他认为是笑话,不可能。所以,开始的时候,我有思想斗争,有顾虑,导致了最初一段时间内,传九评促三退几乎没有任何進展。

有一位同事,和我住一幢公房,我就试着先把退党资料给他看,第二天他就还给我了。我想他怎么那么快就看完了呢?马上问:看了怎么样?谁知他说:“我看了一点点,还有的没有看。”我心里一阵悲哀。心想:看看资料有什么关系呢?我还没有正式劝你退党呢,至于怕到这种程度吗?一天早晨,我正在街上买菜,碰到也是单位里的一位同事,我就跟他谈起了退党之事。我说:“现在已有三百万人退出了共产党、共青团、少先队,我把资料给你看一下”,谁知他马上说不看,就借故走了。还有一位同事,大学本科生,过去由于受家庭地主成份的影响,人生颇为挫折。我想他亲身见证了邪党给他人生道路带来的种种磨难,应该不至于象以上二位那样吧。于是,我就把“九评”和其它一些退党资料送到他家。过了一段时间我又到他家,问他看了以后有何感想?他说:“你搞什么啊?太太平平过日子算了。”

通过以上三件事(还有其他一些人也有类似的反应),对我的触动很大,这里固然有旧势力的干扰因素,邪党几十年来暴力恐怖统治的恶果,因为这些人大多数并不认同共产党,有些人甚至背后大骂共产党,但共产党历次政治运动,使人不寒而栗。同时我感到由于自己认为三退难做,众生难救这一念,在某种程度障碍了他们明白的一面。因此,在做三退的过程中正念不足、心态不稳,造成了这种局面。

面对这种局面怎么办?毫无疑问,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份内事。我在发正念之前,经常默念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才是真信。

认识到自己的不足,我就坚持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黑手、烂鬼对我讲真相,传九评促三退的干扰,同时加强自己的正念。正因为众生难救,才需要我们大法弟子去做,如果众生一讲就明白了,就退了,也不用我们大法弟子去做了,谁都可以做了。

之后,三退的效果有了变化,开始有人三退了,甚至有些人几句话就退了。当然,不愿退的人还是有,但我想,我的工作不会白做,一是正法未结束还有机会,二是他至少知道三退这件事,如果其他人再劝他三退之时,效果会好一些。

通过几年来的修炼,特别是证实法的历程,深感作为一名大法弟子我是幸运的。同时,我感到有那么多的众生受邪党控制迷惑而不自知,面对即将到来的法正人间,有多少众生要淘汰啊?我感到了责任的重大。

我深感作为一名大法弟子,离法的要求差距很大。因此,在今后的修炼道路上,我会不断的归正自己的言行,去各种执著。同时,持之以恒的讲真相,传九评促三退,走好、走正最后的正法修炼之路。

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