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做证:法轮大法是正法,是真理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八日】我是中国大陆的一名高校教师,同时是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通过亲身修炼证实了法轮大法确实是好,我觉得我应该向人们说明法轮大法的真相,使更多的人了解法轮大法,使更多的人能够从法轮大法中受益。

我从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到现在已有11年多了,我认真阅读过李洪志老师写的所有书籍和文章,聆听过李洪志老师的讲法录音,我一直按照李老师提出的要求进行心性修炼并亲身炼五套功法。在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大法的七年里,我没有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我与其他千千万万的法轮大法修炼者一样,尽管经历了风风雨雨,但始终坚持修炼并且始终不断的从法轮大法中获益。在经过那么多年严肃而认真的研究、思考和实践之后,特别是经历了这些年如此严厉的考验之后,现在我可以负责任的对大家说: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是真理,我可以为法轮大法做证。

我想把我的修炼经历和我对法轮大法的思考、认识,原原本本的说出来,这也是我多年以来的最大愿望,也是我最想对人们说的话。由于中共恶党仍然在迫害法轮大法,我也仍然处在受迫害之中,因此我要请大家谅解,我暂时还不能公开我的真实身份,一旦条件允许,我会向所有的人公开我的身份的。但愿我的话能对大家有所帮助。

一、为了真理苦苦寻觅

谈到“真理”,可能很多人觉得:现在谈真理的人、谈真理的书太多了,你也谈真理,他也谈真理,谁都在谈真理,很多书也都在谈真理,哲学也好,社会科学也好,自然科学也好,各种理论也好,也都在谈真理,甚至也有些人干脆讲哪有什么真理呀?没有真理。谈来谈去,谈的“真理”好象一钱不值了。现在你又在谈什么“真理”,哪有什么真理呀?真理在哪呀?确实,由于各种各样关于“真理”的学说太多了,使得人们对“真理”这一名词已经麻木了。“真理”这一名词已经失去了其往日崇高的内涵,人们听到“真理”时已经不会再生起那种肃然起敬的感觉了。

我觉的我的一生都在苦苦的追寻着“真理”,经历了很多很多的苦与乐、成与败、荣与辱,我对于自己的所有经历,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自己对真理的寻求。很多事情我都容易淡忘,唯有对真理的寻求过程却总是印象深刻,我得见一点真理时的快乐要远远的超过其它一切的快乐,找不到真理的那种苦闷要远远的超过其它一切的痛苦。我无论得到了什么,无论处于什么样的顺境中,如果觉的自己没有窥见真理,那么我无论如何也快乐不起来;我无论失去了什么,无论处于什么样的逆境中,如果我觉的自己知道了真理,那么我也不会感到悲伤。很多很多事情我都已经忘记,但走过的真理求索之路却总是那么清晰。我的一生好象就是为寻求真理而来的。

在遇到法轮大法之前,我的人生道路表面上看是很顺利的,但上下求索中又找不到真理的痛苦却是巨大的。在修炼法轮大法之后,特别是在1999中国共产邪党迫害法轮大法之后,我的人生道路表面上看是曲折的,但因为得到了真理,我内心的快乐是过去任何时候都无法相比的。

我出生在中国大陆的农村,很小的时候,正好是“文化大革命”的后期,我看到人们生活的相当贫苦,缺吃少穿的,还要整天在田地里劳作,日晒雨淋的,不但这样,人们还不断的吵架、打斗,相互在折磨,痛苦不堪,我的父母经常与外人吵架,我的父母相互之间也在不断的吵架,没有一天安宁的日子。那时候我就想:人为什么会这么苦?有什么办法可以使人不这么苦?我很想找到一些办法解脱人的这些痛苦。这就是我有思考的开端,是我求索真理的开端,也可以说是我有清楚记忆的开端。那时的思想还是很单纯,很混沌的。

上学之后,我爱上了读书。几乎没有什么人给我压力,说学不好要惩罚我;也几乎没有人给我动力,说学好了会得到什么。我的父母都是没有文化的农民,他们不知道文化的价值,也从来没想过叫我通过读书求得什么光宗耀祖,他们很少过问我的学习成绩。那时候的老师也很少讲这些问题,即使讲了,我也没有什么印象,对我也没产生什么影响。我从读书中得到一种乐趣,一种充实,我感到书能回答我的很多问题,我感到读书的快乐超过做其它任何事情。因此我凡是碰到的书都拿来读,只可惜能找到的书实在是太少了。

由于读了一点书,我对于自己探索的解脱人们痛苦的问题找到了第一个答案:我在少年的时候曾经认为技术和机械可以解脱人们的劳作之苦,我希望能发明适合于山间耕作的农业机械,使农民们不再受苦。后来我又发现,贪官污吏造成了极端的不平等现象,这也是造成人们生活痛苦的原因,因此我非常痛恨这些贪官污吏,决心铲除他们。这就是我的少年时代的主要思想。

由于我是从小自己爱读书的,因此,尽管条件有限,我在读书期间的成绩一直是非常优秀的,小学毕业后我考上了当地著名的重点中学。刚上初中不久,我在学校图书馆里读到一篇关于“哲学”的文章,说哲学是智慧之学,我对文中的一句话始终记忆犹新,文章说陆九渊九岁时就发出了“天地何所穷际?”的疑问,我感到好象一下子找到了知己。这使我心中更升起了追寻真理的那种渴望,我决心此后要探索哲学,获取智慧,认识宇宙、天地、时空。这是我的一个思想新起点。我对于“真理”的探求,从此再也不可停止,而且越来越强。我首先被所谓的“马克思主义”迷惑了,但是我感觉到它首先把物质与精神分开,然后再去论证问题,这种做法让我心里没有底。我当时觉得它在这个问题上是武断的,因为它并没有经过论证,就下了结论,把物质与精神分开,然后就以此为前提,再去论证其它问题。我感到对这一点不能接受,并且下决心研究清楚物质与精神到底是什么关系。由于我的爱读书、爱思考、爱辩论的特点,我在很早的时候就被同学看成是“理论家”。

我在读初中时就出现了神经衰弱的症状,严重的失眠。当时为了治愈神经衰弱和失眠症,我看了很多医生,吃了很多药,甚至找了很多偏方,但总是没有效果。我的同桌同学是一个气功迷,他特别喜爱武术气功,他认为武侠小说里写的那些功夫都是存在的。他有很多气功书,我有时也拿来看,当时看到有一种功法对治疗失眠有益,于是我按照去练了一段时间,我感到丹田部位发热,象有一团火在那里燃烧似的,当时是冬天,我们是洗冷水澡的,但丹田的那团火却始终不熄灭,直到我停止炼功一段时间以后才不见了。我当时觉得气功真是奇妙,但没有进一步去探索关于气功的问题。

中学毕业后我以高分考上了一所全国著名的高等学府,在大学里由于升学考试的压力减轻了,教学的管制放宽了。我的读书不限于与考试有关的书或者是与专业有关的书,几乎是碰到的书我都要拿过来读,在那段时间里,我读了很多很多各种学科的书。我从一个理论体系到另一个理论体系,从一种思考到另一种思考,但始终没有找到自己满意的答案。除了读书,我还广泛跟人接触,包括“正统”的人,包括民运人士,也包括那些喜欢气功、周易、神学等“迷信”人士。我与很多同龄人进行过大量的探讨,也请教过很多教授、学者,但我始终感觉到思想还是很迷茫,我找不到一个可以做我老师的人,找不到一种能洞见宇宙奥秘的完美理论。

我也想通过社会实践,通过组织一些学术活动来求取真理,我已开始感觉到中共恶党对人思想的严重压制,我进行了一些大胆的公开的理论、学术探讨,组织了一些思想开放的学术活动,其实还不是反对中共恶党和马克思主义,只不过主张对马克思主义进行思考和分析而已。但是我的这种做法马上招到了公安部门和国家安全部门的迫害,它们差点把我开除,或者把我送进监牢里去。其实我并不热衷于权力,我那时也不认为民运能成什么大气候,我一直保持着与他们的距离,我只不过是在追寻真理,追求一种可以统一哲学、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可以完美的解释世界上一切事物、一切现象的科学理论,也就是说,我一直在追寻着宇宙的真理。我认为无论做什么事,做人也好,做生意也好,做官治国也好,都必须首先明白真理是什么,才能做得好;如果不知道真理,那么无论做什么事都必然是盲目的,很可能取不到好的结果,甚至会出现相反的结果。

我对真理的这种探讨是非功利性的,这完全是出自于内心。我觉得,追寻真理是每个人内心最深处的渴望,虽然很多人表面上对“真理”已毫不在乎,但是,当他静下来的时候,他会对很多世事感到迷茫,渴望有一个衡量对错的标准,渴望有一个真理来指明他的行动,使他的内心得以平静。从根本上说,每个人在内心最深处都在渴求真理,只不过不同的人沉迷于世间名利的深浅有不同而已。我对寻求真理是如此执著,一生为之受过的苦不计其数,为之而放弃了多少享乐的机会,也是难以计数,可是我也不想改变自己的这一特点,即使想去改变也改变不了,因为如果叫我不去思考真理,那么无论给我多少财富,我也不会感到快乐,这,或许就是一种“宿命”吧?

二、我终于在法轮大法中找到了真理

我大学毕业后到一所高校从事教学工作。1993年我的一位朋友参加了李洪志大师办的法轮功学习班,他向我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法轮功。我当时产生了一定的兴趣,但当时还没有学,直到1995年,这位朋友给我寄来了《中国法轮功(修订本)》和《转法轮》这两本书,我才真正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我读完《中国法轮功(修订本)》之后,感觉到这是一种很好的功法,特别是强调炼功要注重修炼心性这一点更让我敬服,于是我开始按照里面的功法要求做五套功法的动作,我一做功法动作的时候就感到非常奇妙,双手做动作时好象有一股力量在牵引似的,我当时想:这可能就是书中所讲到的“气机”吧?因为书中讲到自学法轮功的人学习动作会有“气机”帮忙引导的。我还感觉到有一种无形但又真实的东西,给人感觉有点热有点麻,我想这是不是就是书中所说到的气功“能量”呢?

我读完这两本书的时候,我知道我终于找到了多年以来所苦苦追寻的真理,我知道《转法轮》是全世界最珍贵的书,是无价之宝,我知道了李洪志大师是最伟大的人,是值得我、值得所有的人永远追随的人。我是流着泪水读完《转法轮》的,那种喜悦和感动真是无法形容。那时候我就知道,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可能动摇我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

在随后的修炼中,我的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也看到周围的同修在发生着同样的变化,这一切都在一一证实着大法中所说的道理。很多人感到很神奇的现象,过去连我自己都不会相信的现象,在不断的展现出来。当时,我的最大愿望就是,让更多的人尽快得到这么好的真理,这么好的大法。

法轮大法“真善忍”真是太好了,以至于我对于那些不能接受大法的人感到很难理解,对于那些嘲笑大法、毁谤大法甚至迫害大法的人就更不能理解了。所以在1999年7月江泽民和中共发动对法轮大法的迫害时,我一时还不能相信这是真的。当我知道这一切是确实发生了的时候,我深深的为这些迫害大法的人感到可悲:面对大法洪传这万古难得的机缘,得到大法的人是多么幸运,不能得到的人已经很可惜了,而这些迫害大法的人却偏偏走向大法的对立面,等待他们的是一种什么样的结局呀?!同时我对于他们的做法又感到非常可笑。他们总是站在他们那名利熏心的角度来看待修炼人,他们分析“法轮功问题”的思想方法,他们采用的一切想让修炼人放弃修炼的手法,都让修炼人感到极其的低能和可笑;他们无论做什么,总象隔了一层东西,丝毫也触不到我们的内心。看着他们处心积虑、挖空心思的在做着迫害法轮大法的事情,那么低能,那么愚昧,他们想通过害别人来谋取私利却最终害不了别人反而是害了自己,对于这样的生命,我真是感到很可悲。

三、七年的迫害,更证实了法轮大法是坚不可摧的真理

从迫害一开始,我就知道,等待迫害者们的只能是可耻的收场。如果法轮功真是一个政治团体、一个党派,那么真的是经不起中共这么严密、这么暴戾、这么恶毒的狂轰滥炸。可法轮功不是政治团体,不是党派,而是由修炼人组成的无形又坚实的群体。在这个群体中,人人都是一个内心得到真理的个体,没有共产邪党所认为的那种“头”,这个群体的一切都远远不是共产邪党所认为的那样,也是共产邪党永远不可能了解和理解得了的,所以,从迫害一开始,共产邪党就已注定了必然失败的结局。他们越是努力,就越是加速自己走向灭亡的进程。他们无论做什么,其实际结果都必然与他们的自私的出发点相反。

在七年的迫害中,我经历了许许多多的风风雨雨,但这一切不但没有消减反而增强了我对大法的信仰,千千万万的同修也是这样的。确实,真理是谁也迫害不了的,坚信真理的人得到的永远是幸福,而决不是灾难。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个简单而又永恒的真理正逐渐的在人世间展现出来。

七年来,我被恶党及恶党挑动起来的无知的人不断的攻击、迫害,家人变得那么不近情理,昔日的同事变得冷漠无情,单位先是停了我工作,组织所谓的“帮教组”对我轮番轰炸“洗脑”,限制了我的人身自由,成了变相的软禁,继而停发了我的工资,“在经济上断绝”,只发200元所谓的“生活费”,最后凶相毕露,在单位里设立“监狱”,非法把我关押了几个月。与此同时,公安局人员非法抄家、非法拘留、非法拷问、威胁、恐吓,先后五六次的非法抄家、拘留都达不到他们的目地,他们最后穷凶极恶的把我关到监狱里,以为这样就可以消磨掉我的意志,使我放弃对大法“真善忍”的信仰,但是他们错了,他们永远都无法想象大法的伟大,永远都想象不到大法弟子的坚韧。

在几年的恶毒监禁中,邪恶势力禁绝我接触大法书,禁绝我接触大法同修,整天想方设法给我“洗脑”,妄图给我灌输那一套邪恶的“党文化”,同时奴役我,强迫劳动,妄图使我没有时间思考问题,还组织犯人日夜监视我的行动,总之是无所不用其极,为达到邪恶的目地他们已不择手段。但这一切都毫无作用,因为大法早已在我心中深深的扎下了根。邪恶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强制我的身体,但他们绝对强制不了我的思想。我时时心向大法,尽量背诵大法。几年里不知多少次的在背诵《转法轮》,我有坚强的一念,就是绝对不能忘记大法,无论发生什么事。

同时,我深知众生对大法的态度将决定他们的未来,所以想方设法的跟见到的人多讲大法的真相,希望他们能得救度。我感到大法有着无限的智慧和力量,无论在什么情况下,大法总有办法,真是“佛法无边”。

几年下来,在表面上,邪恶之徒剥夺了我的人生幸福,似乎占了上风,似乎取得了一定的胜利,但实际上,恶人所做的一切反而帮助了我,成就了我,使我更加明白了大法,使我更坚定了对真理的信心。在身体上,迫害也无法阻挡大法神奇的功效在我身上的显现,除了个别地方受到一定的损害之外,整个人显得很年轻,很健康,人们都说“你真不象是坐牢,倒象是在度假,这是不是你的功效?”然后我就给他讲大法的好处。

我看到,七年来,象我这样的人和事简直太多了。法轮功修炼者就象亿万朵寒梅在傲霜雪呢!我是多么希望所有的人,包括那些迫害大法的人都能够冷静下来想一想:法轮功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法轮功有这么坚强的生命力?应该怎么样对待法轮功?七年了,发生在法轮功学员身上的事情已经很多很多了,我想所有的人也都应该认真想一想了。

四、选择正邪是每个生命必经之路

生命离不开真理,生命必须辨正邪。这不象有的人认为的那样:真理跟我没有关系,什么是正什么是邪也跟我无关,我只想过好我的生活。对于这样的人,我想说这样一句话:人人都想过好的生活,但要过好的生活就要知道真理,就要学会分辨正邪。一个不识善恶、不辨正邪的人怎么有资格过好的生活呢?

在今天,事实已经充分的表明了法轮功“真善忍”是最正的真理,而迫害法轮功的中共恶党是最邪的势力。所有的人,所有的生命都必须在这个正与邪的问题上做出选择,做出表态:自己是站在正的一方还是站在邪的一方?这一个选择比任何一个选择都重要,因为这个选择关系到一个人、一个生命的未来。

明智的人已经洞察到天象的变化和人世间奔涌的潜流。邪不胜正,一正压百邪,这是决对不可阻挡的巨变之势。法轮大法的正,法轮大法的善,法轮大法的高尚、纯洁、无私,越来越显扬于世间;中共恶党的邪,中共恶党的恶,中共恶党的卑鄙、肮脏、唯利是图、嗜血成性、草菅人命,它的邪恶本性和它的流氓历史,也日益暴露于世间。特别在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这件事上,可以说充分的体现了正与邪的对比和较量,也充分的证明了邪不胜正,善恶有报的永恒真理。

麻木的人拒绝去做选择,但不做选择同样是一种选择。在中国大陆,因为所有的人都在不同成度上受到过“党文化”的毒害,所以,麻木,不表态,实质上是一种恶的表现,是“党文化”造成的,不是他本性的真实体现。一个有良知的人是决对不能容忍中共邪党继续施暴的。

在经历了七年空前绝后的大迫害之后,我最想对人讲的就是这些话。我心中没有怨恨,没有遗憾,只有得到真理的喜悦,只有得大法后的幸运感。我的一切都是法轮大法赋予的,我想为法轮大法做个见证:在我的身上,在我的经历中,充分的体现了法轮大法的纯正与神奇。法轮大法是正法,是真理,是一切生命的根本,只有归向大法才能有一个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