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的力量远胜强权”(图)

加拿大鲁文•鲍克博士(Reuven Bulka)国会山演讲词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八日】(明慧记者英梓编译报道)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六日,法轮功支持者和多名国会议员在加拿大国会山前集会,呼吁加拿大政府和人民共同制止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东部安大略省肾脏基金会器官捐赠委员会主席鲁文•鲍克博士(Reuven Bulka)在集会中发表演讲,博得现场观众的阵阵掌声。


鲁文•鲍克在二十六日的集会中发表即兴演讲

其演讲词翻译如下:

很荣幸能参加你们的集会,尤其是有可信赖的加拿大的人权英雄,大卫•乔高,出席的集会。我过去几年曾经同乔高共同致力一些被特别授权的问题。

我想同大家分享两个要点,基于一个生命一个受迫害的民族的继承者,我对于你们正在经历(的苦难)寄予强烈的同情。

我们来回顾一下一九三零至四零年间,当世界范围内的人们拒绝相信纳粹德国正在发生的事情时,他们说,人无法做出这样邪恶的事。我们后来知道,人能够做出最邪恶的事来。

想到人能够低下到从鲜活的人体上摘取器官,只是为了牟取暴利,(说明)那些人能够做出我们无法深窥其底的邪恶之事,这种邪恶在挑衅人的(正常)逻辑思维。

有许多人说如此反人类的事情不可能发生。不要陷入这个陷阱!在人类历史上我们曾太多次因那些罪大恶极的野蛮人(的罪行)而濒临危境。现在这样的罪恶正在我们眼前发生。这是第一点。

第二,是我们正面临着什么?无疑,我们面对的是世界上正在萌芽的仅次于美国的超级大国,中国。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站在我后面的人,大卫•乔高,面对着另一个超级大国,是苏联。苏联现在在哪?不再存在了!

当时,我们在经历着另一场抗争。这场抗争针对的是苏联的宗教迫害。我必须承认,如今发生的野蛮行径的邪恶程度百倍于我们当时面对的迫害。尽管我们当时没有为被称之为“美好”的事而抗争,而是为苏联拒绝给予犹太人基本权利,也包括对其他信仰的人遭受的迫害,我们才为之抗争。

我认识这位男士(乔高),是因为我曾同他一起游历过整个加拿大。实际上是九个加拿大主要城市。我们面对的,也同目前中国一样,是当时禁止涉足的国家。你无法在这样的国家找到直接的证据。但是我们知道,由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来自于可靠的消息来源,我们知道正发生着什么。

我们当年同宗教迫害的强权作战,有人说我们在用鸡蛋碰石头,同美国一样,苏联是主要的超级大国。我们说,如果我们不抗议正在发生的迫害,我们怎么能再面对自己?我们怎么能对我们的孩子说?告诉他们,在必须阻止这样的邪恶时,我们都做了什么?

因此我们抗争、抗争、再抗争。加拿大国会有最大的邮寄名单。当时,为苏联迫害犹太人而抗争的国会议员们的声援签名多得一张纸都容纳不下。每一个国会议员和参议员都想对这样的抗争表示支持。我们继而迅速而有效的动员其它国家共同反迫害。最后,苏联不得不变得温和,并最终解体。苏联为什么解体了?因为我们置身苏联之外,看到了它的不道义,我们不会沉默。

因此,今天你们不要因面对强权而退却,因为你们拥有真相力量的支持,这种力量远比强权更加有力。

几周前,“渥太华公民报”的观点社论、头条文章等讲述了发生在中国的事情后,渥太华中国大使馆出奇的沉默,直到一名中使馆职员写了一封信给公民报,文章中他反驳了我们的说法,他拿不出任何证据反驳,只是说,“中国是一个开放的社会”。

这就是我们不得不听到的全部:“中国是一个开放的社会。”如果真如你说的,那么,你是在确证所有我们指控的真实性。大卫•乔高和大卫•麦塔斯被拒绝进入这个“开放的社会”。如果他们真是开放的,为什么他们不让乔高和麦塔斯进入中国核实?这不是一个开放的社会。中使馆官员的开放之说是谎言,其它的说辞也是谎言。

我们任务当前,正如大卫刚才所说,不要退却、不要懒惰。(我们面对的)是一个不能等到明天的问题,不能等到奥运会以后再解决的问题。这是我们正在发出声音的问题,(在中国)那里的人们在被谋杀,这也许是全世界最需要重视的人权践踏行为,我想不出任何其它人权伤害更甚于此。

我们要动员全社会的每一份能够运用的资源,确保每一个国会议员在抗议(暴行的)请愿信上签名。这意味着工作、努力的工作、不眠不休的工作。因为唯一解决问题的途径,就是锲而不舍、不屈不挠。你们需要锲而不舍的努力。大卫和你们在一起,我同你们在一起,还有那么多其他的人和你们在一起。

但是,如果你们没有做到锲而不舍,就不会成功。知道吗,有些人说,“今天他们(法轮功学员)会花点心思在这里集会,但是明天他们就会弃之不管。”必须明确一点,我们不会让任何人袖手旁观,直到问题真的被提出来了,真的被解决了为止。用你们的热情、用你们的赤诚、用你们的诺言,我们绝不含糊犹豫、绝不妥协退让,我们就会成功,法轮功学员能够在和平中、而不是在任人宰割中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