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出修炼的点滴体会与老年同修交流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八日】我很早就想向明慧网投稿,可是由于自己层次有限、文化低,一直担心写不好,曾几次提笔又放下,没有勇气。最近看了《明慧周刊》上一些同修的交流,又增加了我的信心,觉得不敢写也是个障碍,投稿也是个修炼过程。

我们是一九九六年十二月底得法的,我和老伴第一次去炼功场,看到很多同修学法炼功,心情特别激动,那时只知道是炼气功的,不知道这就是修炼。别人借给我们一本《中国法轮功》修订本,限两天看完归还,我和老伴如获至宝,一夜看完了。第二天早晨一起床,老伴象得了重感冒一样,鼻子、眼泪、咳嗽都上来了,我中午下班刚一進家门就闻到做肉的腥味,别说吃了,闻到就想吐,当时我们俩思想很紧张,悟性也低,又怕耽误了学法炼功,老伴叫我赶快买药,可吃了两天,不见好转,他说:“你这药买假了,我自己去买。”吃几次仍不见效果,他自己又动用针灸,可丝毫不起作用,到晚上我忽然想起是老师给净化身体吧?说来神奇,天亮起床,他一切都又正常了。我又过了几天对肉的反映也好了。因此更坚定了我们修炼的信心,几年来我们都是每天早晨四点多起床炼功,晚上下班就先到炼功点学法炼功,然后再回来吃饭。我们身上所有的病老师都给我们翻出来净化了,说真的,我们天天有使不完的劲,感到我们年轻了许多。因此我们敬师敬法的心,在我们心灵深处扎下了根。

九九年七二零,邪恶铺天盖地的笼罩了中国的上空,开始了对师父及大法的栽赃陷害,大法徒当时真感觉有泰山压顶之势,这也是共产邪恶惯用的伎俩。师父、大法、大法徒所遭受的迫害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单位、公安、政法委,派出所,居委会,象走马灯一样来逼我们签字,写保证放弃对法轮功的修炼,当时我们也想好了,死也不配合邪恶。邪恶就威胁我们说不发养老金。小孩也受到牵连,不发工资。邪党简直不如土匪,我当时义正辞严的说:“现在共产党吃喝嫖赌,贪赃枉法,我们做好人有什么错?”孩子害怕,当时替我们签了字,我说:“谁也代替不了我们”。这件事至今总象块石头压在我心上,悔不该让孩子签这个字,这件事的背后,隐藏了一颗多么肮脏的心,这样做到敬师敬法了吗?孩子造了多大的业啊!同时这也是给大法抹黑呀,今天把它曝光出来,我的心才能得到点安慰。

还有在二零零零年邪恶要抓我到洗脑班迫害,我知道消息后,我就躲起来了,这一下邪恶慌了,竟把我当成了重点,每天不知来找多少次。老伴留在家就是讲真相: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们的师父好!法轮功是冤枉的……

最后还是把我绑架到了洗脑班。那时我就抱着一念,死都不能配合邪恶,我一句话都不说,这样邪恶天天叫听它们讲的谤师、谤法的话,我只是两眼一闭发正念。什么邪恶的展览画我一概不看,除了发正念就是睡觉。就这样到第四天邪恶说让我写在洗脑班的体会,让我回家,我当时写了我如何得法修炼的及我的身体有那些变化。邪恶下午来要稿子,我给了他,他把稿子放到桌子上,当时桌子上有个橘子他吃去了,吃完他走了,在我走出洗脑班门外上车时,我又把稿子拿给邪恶,他接过放在裤兜里。当时我心里默念师父帮帮我。我坐在车里泪水止不住的流,我深深的认识到这是大法的威力,是师父就在我身边,看护着我,保护着我,这一切都是师父安排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

老年同修们,我们都是儿孙满堂的老年人了,师父给我们的时间是让我们修炼的,不是过常人生活的,但是我们也要把家庭圆容好,因为他们也是被救度的众生。在这修炼的最后关头,越最后越精進。把师父叫我们做的三件事做好,实现我们的史前大愿,圆满随师还。

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