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除人心,圆容整体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三十日】正法進程到了今天,各地同修都能够逐渐的整体配合起来,在当地证实法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在这个过程中,也体现出一些人心与障碍,在此我把自己接触中所看到的一些问题写出来,望同修指正、共悟。

1、怕心:怕心是阻碍整体沟通的一大执著。被此心带动的同修多数不敢走出来与同修正常接触。怕暴露自己;怕受牵连;怕抓;怕这怕那……我们都知道:真正的安全来源于师父、来源于法,来源于溶于法中。试想:溶于法中那金光闪闪的生命,邪恶怎能动得了呢?而怕心本身就是修炼人走向圆满的生死关。我们只要多学法、学好法,就一定能放下一切包袱,堂堂正正的做一名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圆容整体,更好的发挥个人与整体的作用。就象师父在《洛杉矶市讲法》所讲的那样:“……把心一放到底象个堂堂的大法弟子,无怨无执、去留由师父安排,能做到这一点就是神。”对大法坚不可摧的正念才是邪恶最害怕的。

怕心,是人心,也是修炼路上必须超越的心性关与障碍,是不能被认可和接受的。既然如此,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反过来正念解体一切“怕”的物质与因素呢?

2、认识到整体配合的重要性:有时我们还会有这样的念头:“我修好自己,三件事也都做了,为什么还要讲整体配合呢?”其实,这种意识中有时也隐藏着怕心和求安逸心。除此之外,也体现出对整体配合重要性认识的不足。

举个例子:宿舍里面闹耗子,一、二、三号房间的人都在动手清理自己的房间、捉拿它,而狡猾的耗子立刻跑到四、五、六号房间躲藏起来,等一、二、三号房间的人一停下来,马上又钻出来破坏。第二次四、五、六号房间的人开始捉,它又跑到一、二、三号房间躲藏。如此这般,三番五次问题也没能得到根除。最后,所有房间的人都意识到了:“齐心协力在同一个时间内共同捉拿耗子!”这一下子耗子无处可逃,终被灭尽。

众志成城,无所不达。从中也体现出共同配合的重要。

师父在《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中说:“我告诉大家,同时发正念,那5分钟邪恶就在三界之内永远不再存在了。就这么重要。”师父讲的是发正念,但同时我想也告诉了我们整体配合威力的强大。一个人做好,那是个人做的好,而整体配合做好,别说邪恶还想作恶,哪里还有它的容身之地呢?等待它的就是灭尽。

3、猜忌心:往往在整体配合的重要阶段;如整体营救同修或揭露当地邪恶的时候,突然会有这样的传闻:“某某曾向邪恶保证做内线”或“某某协调人有问题,可能是特务”等,给同修之间造成很大的波动与隔阂,影响了当时要做的事。

一切事情,都是针对我们的人心而来。遇到这种情况,我们是不是应该静下心来找找自己:“这些现象不会是偶然存在的。是不是在做事中我们起了怕或自保的心,唯恐‘内部不纯’牵连到自己,从而被邪恶钻了空子呢?”在传这些话的时候,也要想到为同修和整体负责。如果被误解或传闻,我想我们也要找一下自己是不是也有同样自保、戒备同修的心?或者做事不注意安全,不够理智,让同修不能理解?……我们都是修炼中的人,同样一件事情的发生,都有自己需要提高的地方。

师父在《2003年美中法会上的讲法》中说:“为什么有的地区学员配合得非常好,而有些地区配合得就不是那么太好?不能说我们这里有特务在干扰,强调有什么这个那个原因。其实我早就讲过,你们心态很正的时候特务是不敢在这里呆的,他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被正的场同化了,因为大法弟子发出的纯正的这个场啊,会消除人所有思想意识中不好的东西,纯正的场就解体它,解体人意识中一切不正的东西,这就是救度与慈悲的另一种体现。人意识中不好的一切都给他解体没了,他就剩下单纯的思想意识的时候,人就会认同正的、善的,他不就同化了吗?那么,再一个选择就是赶快跑掉,因为坏人的思想业力与不好的观念害怕解体。”

“那么为什么有些人就能够钻到我们这里来呢?当然是相当个别的,为什么那一段时间有人还给邪恶提供情报呢?是因为我们的场不纯、不正,不能起到救度众生、挽救生命的作用,不能震慑邪恶,那不是我们自己的问题吗?!还讲来讲去,还讲什么谁是特务,这个那个的,是不是我们自己的问题哪?是啊。所以在今后大家更要学好法,从而使正念更强,更有能力救度众生。”

我们的人心与执著是最容易被邪恶钻空子的地方。做的正,就能够否定、破除这一切。

4、自我:生命的来源不同,层次不同,特性不同,对法理的悟道和修行体现也会有所不同。所以彼此之间应该相互理解、圆容。非要讲个你对我对,这也就是对自我的执著了。这种对“我”的执著有时体现在表面上,有时在心里,就是总站在自我的角度衡量问题,认为自己的对,对方不在法上,感觉都应该采用自己的方式方法,而不能从法理中全面的衡量。其实,当真的能够退一步去看这个问题的时候,就会发现:生命各异,长短不同。在大的方向上,谁也没错,只是存在着欠缺和不足。无论采用哪一种方式,只要不执著于自我,互相圆容补充,都会做得很好,形成阻碍和干扰的,不是谁的方法好与不好,而恰恰是那颗执著自我不放、不能为法负责的人心。

比如斧与剑两种兵器,斧认为:“看我多威武勇猛,力可劈山;剑不行,形体单薄,难成大事!”剑不服气:“瞧你粗粗钝钝,我才是敏捷犀利,锐不可挡,谁又抵得上我游龙四射的锋芒!”两者互相只去看自己的优点和对方的缺点。始终难熔一体,耽误了很多大事。终有一天,各自悟道:放下自我,剑借斧的勇猛;斧借剑的锋锐,二者并肩作战,所到之处,无不所向披靡,真正是战无不胜。

我们整体也是这样啊!执著自我不放其实就是在放大自己的“私”,不能为法负责,从而破坏了整体的圆容。

让我们共温师尊的教诲:“那些大觉者呀,他们在天上有很多事情也是要互相协调、商量的。”“他们是什么心态呢?是宽容,非常洪大的宽容,能容别的生命,能真正设身处地的去想别的生命。这是我们在很多人修炼过程中还达不到的,但是你们渐渐的在认识、在达到。当一个神提出来一个办法的时候,他们不是急于去否定,不是急于去表达自己的、认为自己的办法好,他们是去看另外的神所提出的办法的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样。路是不同的,每个人的路都是不同的,生命在法中证悟到的理都是不同的,可是结果呢很可能是相同的。所以他们看其结果,他的结果达到的,真的能够达到要达到的,大家就同意,神都是这样想的,而且呢,哪块有不足,还要无条件的默默的给予补充,使它更圆满。他们都是这样处理问题的。”(《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

5、妒嫉心:《转法轮》中讲:“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炼的一切心都变的很脆弱。这有一个规定:人在修炼当中,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绝对不得正果的。”

在整体配合中,“妒嫉心”有时表现的也很突出,如:协调人之间互相不平衡:我们那片做的如何如何,你们那片做的如何如何;或什么事情怎么让别人知道没让我知道呢?也有的学员对协调人不服气,四处传言;或谁与谁走的近一些,有些事没让自己参与;谁的文章写的好一些,谁的口才好一些,谁的主意得到了采纳等等……心里总是忿忿不平。

无论何时何地,我们都别忘了修自己,别忘了自己是个大法修炼者,是为法而来的生命。当这些人心、忿忿不平的情绪冒出来的时候一定要清醒。妒嫉是魔性的体现,要及时的修正,不能被其带动。往往这个时候,周围又会有人对你说:某某如何如何不好;你如何如何好。说不好的这个人恰恰也是你心里不平衡的同修。邪恶的目地就是破坏,阳奉阴违,煽风点火,利用各种手段以达到间隔整体的目地。这个时候我们更要静下心来,找出自己这颗心,这颗爱听好话、希望在别人那里有个好名声,妒嫉别人等等各种执著心,连根挖掉。其实,谁好谁不好,本身就是人心在衡量,本身就是矛盾,修炼的人就是修自己,出现这样的问题,不恰恰说明自己需要提高了吗?哪一颗心使自己不平衡了,那就是该去那颗心的时候了。

其实谁做都是大法弟子在做;谁做都是在为助师正法而做;谁做也都是在为救度众生而做,又何必区分你、我、他呢?只要正法需要,力所能及,能做什么,我们就踏踏实实的去做什么。不存在高低贵贱之分,只有分工不同而已。

6、安全与修口:修口其实也是修心。尤其对于做资料的同修,我们更要为其负责,不能随随便便的就把人家泄露出去。谨小慎微不等于就是理智,而什么都不在乎也不代表正念正行。这也涉及到我们能否真正的设身处地的为对方着想和负责。这种不修口有时是有意,有时是出于无意。有意的我想大家都会用法衡量做好,我这里就举几个没有意识到的例子吧!

在切磋中就听有的同修这样说:“我做的真不行,看人家张某某,虽然年龄那么大,一样能上网!比学比修,真是自愧不如!”(是找到了差距,但同时也没做到修口,暴露了对方的身份。)还有的同修当着许多人的面说另外一个同修:“你这次做的(真相资料)效果不好哇!不清楚,以后得注意,我们做事得为法负责,为众生负责。”(单单忘了为对方的安全负责)……

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我们真得怀大志而拘小节呀!邪恶毕竟还存在!不能因为我们的粗心大意给同修和整体带来损失。有很多时候,包括同修切磋,我们完全可以不必称名道姓的谈到其他同修,涉及到了可以说“有个同修如何如何”就足矣。只要能说明事情,达到彼此提高的目地就行。

还有在电话安全、资料交接等方方面面,这都已经是老话题了。多次惨痛的教训足以让我们引以为戒了。麻痹大意和侥幸的心理同样是漏啊!图一时的方便可能带来的却是更多的麻烦。防微杜渐,时时刻刻都用高标准来要求自己。否则,一思一念的放松最终也会导致“千里之堤溃于蚁穴”!

七:慈悲圆容:整体或某个同修出现问题了,不是善意的指出和帮助,而是相互指责、埋怨,有的人还抱着这样一种想法:“我早就知道结果会是这样。”暴露的是私心、自我,还有显示等人心,也是在承认旧势力安排同时又往同修身上加压,同时也内耗了整体的力量。

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无论哪个地方出现了漏洞或不足,我们都身在其中,在这个问题上我怎么认识?心怎么动?是把矛头指向别人、还是先找出自己做的不到位的地方,然后责无旁贷的去帮助、弥补、圆容?

向外推,指责,埋怨这种观念也是一种物质存在。有时隐蔽的还很深,不易察觉。曾有这样一件事:同修甲状态不好,做了错事,同修乙指责他不该这样做。同修丙说同修乙做的不对,不该用这种态度对待同修甲。旁观一个同修觉得自己看的清楚说同修丙:“虽然你的出发点是好的,是为了制止同修间的指责与埋怨,而你可能还没认识到:你刚才也是以同样一种指责的语气在说乙呀!”此时,在场的同修都有所悟了:为什么这件事情让我们看到啊?噢,原来我们都在看别人,能看到别人的不对,却没有拿这种不对来对照自己。只知道乙指责甲不对,丙指责乙也不对,却没有意识到:自身可能也存在同样的物质,只不过是指责的对象不同罢了。真正需要去除的,是一颗相互指责的心。

还有一种情况:比如参加法会或学法,看到一些不足,往往也会冒出一种人心:“这个场不够正,我也得不到什么提高,不如不来了”或“这么多老年同修读法又慢,不如我自己在家学得多”等等。这种念头说白了也是一个私心,只想从别人那儿索取,而不肯付出。如果换个角度想想:这件事,是去我哪颗心?我能为这个整体、为同修做点什么?我想这颗心就不是自私的了。环境不够好,恰恰需要你我去弥补、开创;人心复杂,恰恰有我们可修的,逃避解决不了问题,互相切磋,共同提高;如不能容忍,不也是人心吗?场不够正,那我们就尽心尽力的去做,拿出自己的见解,共同在法中归正。

还有的时候,看到同修有漏或障碍,碍于情面,不好意思指出。这种维护人情、面子的心也是该修去的,执著自我的观点是一种“私”,而这种碍于情面也是在隐藏着另一种“私”。表面上看怕对方生气,怕他不高兴,怕他接受不了,好象在为对方着想,实质上也是怕对方生自己的气,怪罪自己,真正保护的还是自己。

师父在法中讲:“如果有人说你的意见不好就不爱听,要是没人提反对意见,甚至说这个意见也挺好、那个意见也不错,谁也不想得罪,我说这个学员对大法与自己的修炼不太负责,不敢面对冲突,不敢面对问题,看到问题也不敢说,太执著自己了,这就是私。如果面对问题没有自己的执著,很坦然的提出问题应该怎么做好,我想别人听了不会不舒服,因为你是为了法。”(《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从自身做起放下自我,走好走正,为法负责,为同修负责,为整体负责,环境就会发生变化,这也是整体圆容的需要。

在具体方面,我们地区渐渐趋于这样一种状态(有不足之处敬请同修指正):首先要建立学法小组,保证同修们的学法环境,这是最扎实的基础。有什么问题在学法点上就会得到及时的切磋和解决。每个学法小组中都有一个协调人,然后协调人经常在一起沟通,交流,这样,整个地区就形成了一个整体,都有了相互沟通与交流的机会。个人或学法点有了什么问题,会及时反映到整体当中来,整体共同切磋或给予帮助,整体需要配合做什么事也都会有条不紊的协调、传达到个人那里去,“聚之成形,化之为粒”。

写起来简单,这个过程也是经历了诸多的风风雨雨、磕磕绊绊,其中也溶入每一个同修为法负责的心,而且目前也仍存在着很多不足有待于提高和完善。某个地区整体配合的好,是与每个同修的共同努力是分不开的,也是正法進程推到了这一步,大法弟子整体上应该达到的状态。总之,人心多,问题就多,人心少,整体配合得就会好。法有不同的层次,正法也有不同的阶段。走到今天,我们就应该放下一切自我,整体圆容,整体配合,彻底清除旧宇宙中的一切尘埃!

我个人体悟:整体就象由一个个小身体宇宙构成的一个巨大的身体宇宙,那些“私”心和执著就象阻碍通脉的黑色物质与因素,大法可正一切人心。在整体不断地精進和升华中,最终这个正法洪势所贯穿的巨大穹体也一定会达到无私无执,圆容无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