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中深深受益 遭迫害流离失所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三十日】我曾在孔子故里读中文,大四时开始修炼法轮功,并深深受益。

刚开始学的一天清晨,遥远处传来了声音,朦胧中我意识到该起床去学校炼功点了,但还有点想懒再多睡一会儿。这时一个声音说:“我是来度你的。”那声音仿佛从遥远处传来又近在耳边,慈悲而清晰。我猛然一惊,一跃而起,迅速穿衣,飞快向炼功点跑去。

修炼后即与病无缘

炼功点设在学校老干部活动中心。我开始只参加集体学法,后来才学炼功动作。通读《转法轮》,我内心深处明白了修炼机缘只此一世,所以比较精進。炼第二套功法开始虽然胳膊酸,好象坚持不了,但我内心告诉自己,不坚持以后咋修炼?所以从一开始每次都坚持炼完半小时。最初几天每次快炼完的时候,很想拉肚子,好象一刻也不能等,而且大冬天出很多汗,我依然坚持。我惊喜的发现,当坚持炼完,头脑极其清爽,浑身轻松。这样几次后,自幼贫血,高中时中耳炎头痛的我变的无病一身轻。修炼后多年来身体极好,再没用吃过一粒药。后来学法中我知道,是师父给修炼者净化了肠胃,净化了身体。

神奇美妙的修炼体验

修炼后我没再刻意打扮,几乎想不起照镜子。但周围人都羡慕的说我的皮肤变的细嫩光滑,那个以前冷漠孤僻的我变的从心里散发出令人轻松的亲和。以前听课总走神,想入非非,学法后心变的静了,精力集中,能静心学习了。真是可喜的变化!学校炼功点离餐厅不远,一次晨炼完,我提着餐具去打饭,走着路双脚象要离地,身子轻的象没有重量,舒服极了。还有一次晚上在床上炼静功,随着炼功音乐磁带上师父口令“两手拉开”,盘着腿的身体轻的几乎要离床飘起来。很多次我在床上打坐身体没有一点重量,内心宁静美妙。

与同学之间的关系不知不觉改善

我一向由于自私、心胸狭窄而不断侵犯和伤室友的心,所以矛盾不断,自己也受痛苦煎熬,甚至听到她们说话都烦,午休时宁可在外边也不愿回宿舍。修炼后,我课余时间参加集体炼功学法,修炼的师生们在一起畅所欲言,彼此爱护,真是一片净土啊。我终于找到了心灵的归宿。因为按法轮功“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事考虑别人,不再经常伤害别人了。由于心变的善意,也不烦室友了,她们对我也好起来,宿舍里充满温馨。

坚修“真善忍”受到中共迫害

毕业后我参加工作,单位同事、学生及家长对我反映很好。二零零一年,我在单位公开了炼功身份,开始证实大法。不久校长、教委、公安接连找我谈话,让我口头说一句不炼。我和家人感到压力很大。大法好,我不能说不好,因为我在炼功中深深受益。如果我说了不炼,他们会去说:看,某某不学了吧,还是不好啊!我不能让他们利用我再去欺骗全县父老乡亲。不久校长联合公安局密谋把我骗進看守所,我绝食八天抗议非法关押,家人被勒索三千元后才放出。从此我失去工作,回家干农活。不明真相的教委、公安、看守所的工作人员还经常半夜闯入我家中,给家人带来很大惊吓和压力。后来我被迫流离失所,至今漂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