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平度市孙克林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6年9月4日】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和共产邪教相互利用发动了对法轮功的疯狂镇压,然而,在铺天盖地的造谣、诬陷和欺骗中,许多理智、明白的人却没有被中共媒体宣传的谎言所迷惑。山东平度市仁兆镇孙家汇的孙克林,他想这么多人学大法肯定好,我也应该好好了解。机缘也巧合,他找到了一本法轮功的主要书籍《转法轮》,看完以后他马上决定学。通过看书、炼功,在极短的时间,孙克林身上的病全好了。自此到处弘扬大法的美好,劝那些受蒙蔽的人们不要相信那欺世的谎言,给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2000年夏天,孙克林开始走出去向更多的人讲述大法的美好,大法受到迫害的真相,仁兆镇派出所多次抓他,并非法闯进他的家中抢走了他无比珍贵的大法著作。同年腊月,仁兆镇派出所5、6个恶警又闯进家中把他绑架,铐在铁椅子上四天四夜,原来孙克林炼功前腰部有病,在炕上半个小时不到必须改变一下姿势,恶警们打他、骂他、肆意侮辱他,指导员刘伟(已调往祝沟镇派出所)关上门(做贼心虚怕别人听到),丧心病狂的用拳猛打他的头部,往他的口里吐痰。为了不让他出声,他又邪恶至极的用刚拖过地的脏拖把硬往他嘴里塞。尽管受到严刑拷打、非人折磨,孙克林也没有屈服,恶警们只好放了他。

2001年7月20日,孙克林和同修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在天安门广场上刚升完旗,他举着“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喊:“法轮大法好!”恶警们马上围了上来,他举着横幅边喊边跑,恶警们追了一里多地也没追上,竟然喊抓小偷。明白真相的人没有一个听他们的。最后几个恶警把他俩围住,揪着头发硬往车里按,拉走后关在天安门分局,他不报名字住址,一年轻的恶警猛踢他心口窝,把他打倒在地,恶警又猛踢他的头,最后根据同修的口音和一个本子上的地址把他俩送往青岛市驻京办事处。孙克林仍不说名字住处,邪恶之徒把他铐起来脚尖着地,猛跺他的脚趾头,用皮鞋狠打他的头和肋部,见他还不说,恶徒拿来吃饭的小勺猛刮他的肋骨,毫无人性的恶人咬着牙刮,累得浑身是汗,打完后邪恶之徒极其嚣张的说自己是即墨的,出去以后找他好了。

二、三天后他俩被绑架送回平度,路过济南时,他俩被铐在一起,齐发正念,在师父的保护下正念走脱。孙克林在街上打电话时被一不明真相的老头举报,给其讲真相也不听,希望他能早日明白真相,莫去跟着共产邪教陪葬,给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孙克林被非法关押在平度看守所期间,仁兆派出所又闯进他家抢走了电视机,妻子去阻拦,被恶警打了一顿,平度看守所一恶警(姓尹,50多岁)去孙克林家勒索几千块钱,被他妻子拒绝。

在看守所内,孙克林摔伤,头骨裂纹,三天后醒来才知自己躺在平度中医院,一好心人告诉他说:“大夫以为你不行了,救不活了,”他知道是师父又一次救了他一命,他刚苏醒过来时还不能说话,身子不能动,在孙克林生命垂危刚从死亡线上回来时,一恶警竟然惨无人道的上去用拳打他,这时他的手脚还被锁在铁床上呢。

孙克林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每天被强迫干很长时间的奴工活,有时一天一夜不准睡觉,还要遭受恶人的打骂。因孙克林身体虚弱,头有重伤,一恶警(40多岁,中等个,姓京,平度西南某镇京家疃人)背地里指使恶人:不要打他的头部。不仅如此,还逼着他跟家里要钱给他们花,真是邪恶至极。

几个月后,孙克林与另外一名大法弟子被平度法院非法判刑四年,被强迫送往潍北监狱。在潍北的第一年,孙克林因受长期的折磨摧残,身体异常虚弱,浑身疼痛难忍,坐立不安,躺着也疼,一年后身体稍微有点好转,四年后回家炼功才完全复原。

孙克林回家后,共产邪党人员还是不放过他,派恶警上门骚扰,当他有病遭受痛苦的时候,共产邪教对这些老百姓不闻不问,当他们炼功做好人病好了以后,共产邪党竟然迫害他们,不让他们炼功做好人祛病健身,当他们按照宪法规定为法轮大法说了一句公道的话,竟然被非法判刑关押四年,受尽了非人的折磨,给他的家人带来了巨大的痛苦。

善良的人们啊,当你听说了孙克林被邪恶迫害的遭遇后,谁对谁错?谁正谁邪?相信您会一目了然的。在宇宙新旧交替的关键时刻,请记住我们发自肺腑的呼唤:请您记住法轮大法好!在退党退团(退队)已超过1300万的今天,请您赶快做出明智的选择:天要灭中共,退出保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