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州市看守所对白顺奇的迫害和勒索


【明慧网2006年9月5日】河北深州市东安庄乡东阳台村大法弟子白顺奇,男,四十多岁。二零零六年四月份被衡水公安伙同深州公安从家中绑架到深州市看守所后,半年来受尽折磨,原本体壮如牛的一个人,被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在这样的情况下,看守所本应承担责任,却勒索白顺奇家中出钱到医院检查。

8月22日上午9时许,看守所指导员王二喜和一恶警(不知名字)带白顺奇到深州市人民医院检查病情。当时由于白顺奇身体极度虚弱,而且还被戴着手铐脚镣,下车后走不了路,白顺奇的妻子王凤准提出借个轮椅,被恶警拒绝并恶语相向:这不是来享受的。王凤准说:我男人不偷不抢,没杀人放火,没有犯法。看守所恶警恼羞成怒,一拳把王凤准打倒在地,王好长时间爬不起来,头在水泥地上磕了一个大包,白顺奇的妹妹白凤兰见状,怕这个恶警再对嫂子下毒手,就上去死死抓住这名恶警,使其不能再施暴打嫂子。

当时医院门口、马路上围观了几十名群众,有看不过去的就问那名恶警是干什么的?(他们穿的是便衣)回答:是公安局的。围观群众说:公安局的随便打人也不行!有的还说:去告他。有的说:她男人炼功与家属有什么关系?有好几个人气愤的说:你们去告他,我们给做证。在围观者们强烈谴责声中,打人的恶警慌忙逃离做案现场。王二喜见状不好,用手机打电话叫来几名警察把白顺奇劫持回看守所。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看守所的恶警竟对当事人的家属大打出手,不难想象,在看守所内他们是用什么毒辣手段折磨大法弟子白顺奇的。

事后,白顺奇的两个女儿到看守所探望父亲,看守所所长赵恩学不但不为手下行凶打人赔礼道歉,还对两个闺女恐吓说:22号家属的行为是企图劫囚。并扬言:今后不再给看病,囚犯逃跑负不起责任。大家评评理,两个弱女子,手无寸铁,无故挨了打、受了伤,还要给扣上“劫囚”的帽子!赵恩学真不愧是“三个代表”培育出的“人民警察”!

此事在进一步的调查中,我们也在密切关注着事态的发展,坚决要求严惩打人凶手!希望看守所警察能明辨是非,了解大法真相,停止迫害大法弟子,做一名真正的“人民警察”。为了你们自己,也为了你的家人。

看守所电话:0318--3312136

附看守所所长赵恩学基本情况:50岁左右,矮个子,黑圆脸、双眼皮,圆眼睛,家住深州市内北环路,老家兵曹乡邵甫村人,他奶奶姓赵,他爷爷是上门女婿。他爷爷家是唐奉乡东不町村人,爷爷姓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