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作和生活中证实大法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七日】我在现实生活中基本没有象别的同修那样碰到邪恶的迫害,只是在梦境中,有两次梦见邪恶来迫害我,在梦中我的正念也很强,坚决不配合邪恶的安排,每次都是摆脱了邪恶。记得有一次梦中邪恶在后面追我,我跑到一座桥上,很高很高的桥,下面是水,我毫不犹豫的跳下去了,结果水还不到膝盖,我也安然无恙。

在同事眼里,我脾气很好,性格温和。因为某种原因离开原单位一段时间了,后来有同事和我说,他们还在讨论,说我走了以后,公司里的业务就受到影响了,让我回来算了。由于修炼大法的福份,我看上去比同龄人年轻很多,产后恢复的很快,现在根本看不出我是生过孩子的人,同学问我情况,我说大概是因为我修炼大法十年了,效果出来了。作为一个修炼人,以身作则是最好的办法,事实远胜于雄辩。

我一九九六年得法。因为种种因缘关系,在迫害最严重的时候,外界并没有给予我太大的压力,对我的干扰最主要的来自于家庭的压力。但在我的坚持下,父母逐渐对我听之任之了。记得那时有功友叫我一起去北京上访,我问他去北京干嘛。我因为工作放不下,公司上项目很紧,我是骨干,项目主要负责人,我想要是我去了,给公司造成对大法的影响更不好,修炼法轮大法的怎么对工作这么不负责任,所以我没去。

那个时候环境很差,有很多人找我询问情况,但非常奇怪的是没有一个人问我的情况。我想一定是师父在保护我,不让我走弯路,不让我做出对不起大法的事,说出对不起大法的话。网络封锁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不能知道正法的進程。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同修们出于对我的安全考虑,都不主动和我联系,因为我是为数比较少的没有被直接迫害的人。只有一次,一个同修被放出来后主动找了我,我送他一本《转法轮》。那时候,书真的很珍贵,不象现在,可以直接就能在网上下载了。本来他也不想找我的,因为没有办法上网,也没有办法和别人联系。大家基于安全因素,联系的办法随时都在换。很长一段时间,我就一个人,慢慢的被常人之心带动,甚至每天想想老师,想想大法就算今天学过法了,现在想起来非常的脸红,浪费了那么多可贵的时间。

后来去了北京的那个同修找到我,给我每天明慧的邮件,才知道师父出了很多新的经文,知道了很多最新的情况。当时师父还没有说发正念,所以做大法事情的时候,刚开始有点怕,后来就正念很强了。

每次做大法事情的时候就感觉自己就是一尊金光闪闪的神,脚下的路是无比的开阔,连路都是金光闪闪的。因为每次的正念都很强,所以基本没有碰到什么不顺利的事情。有一次骑自行车去张贴不干胶,我贴好,骑着车刚走,一部警车就从身边呼啸开过,前后不过一分钟的时间。在网上发真相电子邮件,也是正念非常强大的去做,也没碰到什么问题。

后来师父出了新经文,知道了可以发正念,那真是如鱼得水的感觉。每次发正念都觉得正念无比的强大。去了趟北京,走之前和家里人交待了一下,那时候的感觉是视死如归,现在想想这样的想法真不对,但是也因为正念强大,平安回来了。就在那个时候,邪恶和旧势力开始钻我情的空子了。我很想让同事、朋友了解真相,但是当时由于怕心在,不敢暴露自己是修炼法轮大法的,结果被邪恶利用,竟然用男女之情这种方式去对人家讲真相,在情的左右下怀孕打胎,很长一段时间觉得自己做了大错事了,每次学法学到杀生的时候都觉得自己罪孽深重。后来师父的一句话打到我的脑子,让我明白老是内疚自责也不对,跌倒了要爬起来。

随着对大法的正信,正念越来越强。我不允许任何迫害大法的事物出现在我身边,曾经妈妈居住的小区里挂了条诬蔑大法的横幅,我想回头我一定把它除掉,结果第二天我准备去除的时候邪恶横幅已经没有了。公司楼下贴着歌颂邪党的海报,我想也没想立即把它揭下来,周围的人好象没有看到我一样。

我用自己的行为证实着大法的美好,在别人眼里,我有个幸福的家庭,有比较好的工作,聪明乖巧的女儿,心疼我的老公。有一次一位同修不能圆容他们家里的环境,邀请我去她家住几天。我一个人带着女儿,长途跋涉去了她家。经过几天的接触,她妈妈对那位同修说,你要是象某某某那样多好,看人家,女儿带的挺好的,日子也过的挺好的。通过交流,她家里人改变了很多对大法的错误看法,也不逼她去医院了。而在这期间,老公对我去同修家里的事情也是非常的支持,默默的帮我圆容着这一切。

公公生病了,查出来是肝癌晚期,我向公公介绍大法,给公公听录音,公公自己也看书,遗憾的是他并不是特别相信大法,病情也恶化了。等我们再次赶回家的时候,公公已经过世了。我看到公公过世后被两个小鬼拉着走,一边走一边打骂,而公公看到了真相,痛悔不已的大哭。小鬼们对公公说,后悔已经来不及了,给你安排了那么好的缘份,谁让你没有选择好呢。在地狱一层我又看到了公公,小鬼们对公公一边用刑一边说,你还是尽量多在这里待一待吧,等到了下一层,你就会觉得在这里都是享福。按照老公家里的风俗,到第三天要请公公回来吃点东西,拿点钱的。公公站在我的身后和我说,恳请我帮他退党了,抹掉兽印,毕竟是他有过机会去选择自己的将来,而他没有能选择好。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因为我天目能看到一些东西,借公公去世的机会,我把看到的一些事情选择的讲给姐夫和我一个朋友,他们也很快都愿意三退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