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忘师父的救度之恩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一日】

*  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

我是黑龙江地区的大法弟子,94年8月5日我有幸参加师父在哈尔滨的讲法班,我感到无比的幸运和喜悦,这是万年遇不到的高德大法,我遇到了。在学习班的那几天,是我一生最快乐的日子……留给我的回忆真是幸福难忘。

我听课的座位是在后面的,离师父稍远一点儿,可是听到师父的讲法声是那么的洪亮,可我总是睡觉,听着听着就睡着了,听当地的气功学会的人讲:这功很好,大师给下法轮,常年带着总转,当时我们就是抱着得法轮来的,我们一起是三个人去的哈尔滨。

法轮功前,我身体全身疼痛,从头到脚全身部位没有一点好地方都是病,在单位上班总睡觉,回家睡觉,黑天睡白天睡,甚至连走路都困,由于身体不好的原因,我什么都信,听说哪个地方有算卦的,我就赶快去,花了不少钱,还给人家送了很多礼,结果啥也没治好。后来又听说练气功能治病,我又去学气功,我学了很多气功,又花了不少钱,一次比一次钱多,又啥也没得到。当别人介绍我去参加哈尔滨班的时候,我还在参加别的气功班,还没有结束,我们就去了哈尔滨参加师父的讲法班。

第三天早上外面下点小雨,地面很湿,我们几个人到外面去学练动功。那时候我们还不会炼,是跟着老学员学,等教我抱轮时,眼前出东西,然后不一会儿就变成一个不大不小的眼睛,可能那就是我自己的眼睛吧。后来我再没看见过这只眼睛,只能看见光什么的。

讲法班第五天的时候,师父在讲台上讲法我还看见师父的周围桌子上,地上连师父坐的椅子底下都是金光佛像,在我前面坐着一个小男孩,有十四五岁,我问他:老师的桌子上放的那是什么东西呀?他说:那是矿泉水瓶子,我说:我怎么看都是金光佛像呢。

一天,我和另一个要好的朋友想好好看看师父,所以就在师父没开课之前,还没来的时候,我俩就在外面等着,很多学员都在等着看师父,不一会师父来了,看见师父那高大健壮的身体,走路是那样的轻快,比一般的人高出一个头,但是师父的身材特别的标准,面带笑容、慈祥,皮肤细腻,白里透红,那种白不是一般的白,就象莲花那种白里透红。

还有刚要结束的时候,师父叫跺右脚,然后再跺左脚下去的时候,我当时感到自己身体就象拿掉一个大麻袋一样的东西,身体特别轻松,是从来没有过的,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对慈悲师父的感恩。

回家后,我们成立一个炼功点,几年来一直和同修在一起早晨炼功,白天学法交流,互相提高,每天和同修在一起,心情都特别的高兴,可是自从99年7.20以后,被邪恶迫害,我们不能在一起炼功了,心里特别难受,我想每一个同修都有和我一样的感受,99年7.20后,为了证实大法,2000年我去北京被抓,被拘留,2002年邪恶抄家,被迫流离失所。现在大陆邪恶还很邪,可我不灰心,一直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走好神的路。

* 不忘师父的救度之恩

有一次我去弟弟家,弟弟家的门铃坏了,我想去打一个电话,在街上路口站着的时候,一辆汽车没人驾驶,这时忽然从我身后顺坡滑下来将我压倒在汽车底下。我当时不知道怎么回事,也没害怕,这时没几分钟的功夫,就从屋里跑出来三个人将车扶住,他们当时那几只眼睛都在看着我,担心我的腿,可是又没有一个人上前来扶我,我想为什么他不来扶我呢?这时我悟到,我是炼功人,不能叫他们扶我,要自己爬起来。这时我说:“你们不要害怕,没事儿,我是炼法轮功的,你们都感谢法轮功吧。”我告诉他们法轮功怎么怎么好,不要相信电视,电视都是假的,这时人已来了很多了,那司机他们说:真谢谢这老太太,这老太太是好人,太好了,他们要送我上楼,我说:不用了。

第三天,我去水果站买水果要出远门去外地看母亲和参加外甥的婚礼,结果又碰上那个司机了,他老远就上下打量我,还看我的腿,看挺好的,没什么事,他就笑了,他说:“我昨天回家跟我媳妇说:我可遇到好人了,咱们积德了,我碰到那老太太可好了,人家是学法轮功的,没要咱钱。”说着说着非要给我打个三轮车送我上车,给他三元钱说啥不要,开三轮车那个人给我讲:说昨天一个司机在大街上把一个老太太给碰了,那个老太太当时跟他要了6千元钱,我说为啥要那么多呀?他说:不给人家那老太太不起来呀,他儿子都来了,所以说,得给人家呀!是啊,中共邪党把中国搞的世风日下,要是不学大法之前,我还不知道要做出什么事情来呢!

我今年68岁了,全身的病都好了,走路一身轻,走多远都不累,别人都说我年轻,不象是快70岁的人,都说我象50多岁,这是因为我修炼大法才得到的。

虽然修炼的路并不平坦,但我一定要坚持做好,决不忘师父的救度之恩。我不会写字,没读几天书,如有不合适的地方希望同修批评指正,谢谢。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