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喜得大法

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一日,经人介绍我走進一法轮功学员家(一个学法炼功小组),在那里我第一次完整的看完了师父讲法录像。当时我心里清楚,我从此以后是不会离开法了。

得法之前,我曾是上教堂做礼拜十二年的基督徒。我到教堂听牧师讲道,心存诸多疑惑,牧师的话无法解开我心中之迷,《圣经》中所说的我也似懂非懂,上教堂做礼拜只是感受到那种在当今社会上很少有的人与人之间友好、祥和、宽松的气氛。

而当我看完了《转法轮》后,我一下子就明白了过去一直搞不懂的问题,师父用现代人最浅显的口语语言文字,由浅入深的揭示了现代所谓尖端科学都研究不透无法解释的深奥之迷,使我不但知其然,还知其所以然。我被深深震撼!我知道自己从今以后不会离开大法,我知道自己以后该怎样做人了。

当从法中明白了自己所遭受的一切都与自己生生世世所造业力有关,我开始能以平和的心态看待那些伤害欺负我的人,不再心存怨恨,更不会想报复,这种忍与自己过去没学大法之前的那种忍截然不同,过去那种忍是由于外在环境等因素及顾虑心而压制自己心中的气恨、委屈,如果外在环境起变化,说不定也会发泄一番,也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而当我明白了法理后,即使给我机会让我去报复一下那些伤害我的人,我都不会去干的,人干了什么都是给自己干,对别人的伤害实际就是对自己的伤害。因果报应,丝毫不爽。宇宙的法理对任何一个生命都是绝对公正的。大法向我展示了怎样做好人的道理,怎样成为修炼的人,怎样升华上去成为高层次的人,她穿透人心,直达心灵深处,是人世间任何一种学说都无法比拟的。我感到非常幸运,象我这样卑微的人竟然能得大法,我心里充满了感激,我双手合十:苍天待我不薄,使我今生得大法。

师父的慈悲

2000年12月,当我们在天安门广场拉开“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时,被恶警重重的面朝下摔在地上,“啪”,我从1.61米高度一下摔在水泥地上,当时只感到脸接触地面时冰冷冷的,却不觉的疼,也没出血,也没红肿起包。

我被抓后,四、五个恶警把我按坐在地上,穿着皮鞋的恶警站着对着我的太阳穴一脚踢来,“轰”,我感到头脑里一声巨响,脑袋像爆炸了一样,我大口的喘着气,心脏就象要蹦出来似的狂跳,背后上方一只脚踢在我的脊椎骨上,然后用力往里顶压,我可以感受到皮鞋尖在我脊椎骨用力顶压的力度,却不感到疼。

一个恶警蹲下来,我睁眼一看,一张凶残的黑脸,就象黑社会里的打手一样,他挥手不停的打我耳光,一定要我说出姓名、家庭住址,我闭眼闭口,一声不吭,当他们要电击我脸时,我闭着眼,只感到眼前有光点在闪,划着圈,而我脸上却没有感觉。最后恶警用车把我拉到密云火车站,把我拖下车后,他们乘车走了。

此时天已经暗下来了,北方的冬夜好冷啊,路上行人稀少,不时有警车呼啸而过,让人感到阴森恐怖,我又冷又饿又累,因没带身份证,当地旅馆都不让住,我人生地不熟,黑暗中不知如何是好,好象冥冥中有人帮我、指引,这时路边来两位行人,我上前问路,此时一辆小客车经过,其中一人挥一下手,车停下,我赶紧上了车,辗转回家。

事后想起,当恶警踢我太阳穴时,我的脸若稍微往右一转,右眼球立即就会被踢飞的。回想当时恶警穿着大皮鞋对着我的太阳穴猛踢,我背后脊椎骨同时遭另一恶警猛踢,四、五个恶警围着我拳打脚踢,专踢要害部位,若不是师父法身保护,我也许当场毙命。师父的慈悲超出我们的所思所想,有的是我们知道的,还有许多表现在另外空间,是我们现在不知道的。

去掉情

我所在单位的头目为了那顶乌纱帽,为了捞取政治资本往上爬,主动积极的参与迫害法轮功,成立了“帮教领导小组”,动员全单位各处室都来参加,我一下子成为重点。它们强行在我卧室房间铺张床,派人轮流24小时住在我房间监控我。后来更肆无忌惮的用暴力撞开我厅房的门,将我劫持到与省女子劳教所一墙之隔的一座楼房(据说此楼原打算关押吸毒犯)内囚禁起来洗脑,强迫看诬陷诋毁大法的电视报纸,指使劳教所里的犯人和武警以及所谓“帮教”人员轮番围攻我,逼迫我写诽谤大法的文章和不炼功的保证等,并停发我的工资及福利待遇,一天也没有放松对我的迫害。

后来当我到父母家住时,单位头目又派人多次窜到父母家所在的居委会、派出所,以及找父母单位的领导,要求配合对我進行监控、迫害。单位头目派人派车与居委会、派出所一些人以查户口为名,窜入我父母家要将我劫持走,未果。后用公款收买宿舍传达室,叫其暗中监控收集我家情况,报告给单位头目以换取钱财报酬。派出所副所长、片警、居委会主任及社区工作人员、单位邪恶之徒轮番上我父母家,搞得全家不得安宁。母亲时常大发脾气,摔东西,对我不满。

就在这种被各方骚扰的情况下,我弟弟从外地回来,住進医院不久即去世,他走的很突然,全家一下子陷入悲痛之中。在太平间里,我抱着弟弟的头,喊着他的名字,一遍又一遍的对他说:你下辈子一定要炼法轮功啊!你一定要去修炼法轮大法啊!他能听得见吗?那段时间我经常梦见我弟弟,我想自己如果很精進的话,他也许不会那么快就走,因此很自责、很伤心。

从魔难中走过来

唯一的一个男孩突然去世,我父母真是晴天霹雳,老俩口都病倒在床。母亲把我叫到床前说:“爸爸妈妈都是不久的人了,你去找个伴吧。你一个人孤零零的,生病了谁管你啊,出了事谁帮你啊,你去找个伴,这样我和你爸就放心走了。”我说:“我师父会管我,我有师父管。”父亲(基督徒)瞪着眼问:“你的师父在哪里?你的师父在美国,在那么远的地方他还能管得了你?!”我反问他:“你信的耶稣在哪里?你信的耶稣在更遥远的天上,他又为什么能管得了你?”母亲(信佛教)说:“你说你师父管你,为什么你还被抓、被迫害?”我问她:“当年释迦牟尼佛传法时,为什么他的弟子也被迫害?”我告诉他们法轮功真相,他们都不吭声了。

那段日子,我经常坐在父母的床前给他们念法。念着念着,我心里慢慢平静下来,我看到自己的“情”怎么这么重啊,师父说:“‘情’恰恰是最不理智的反映。修炼的人,你要放不下这个情,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人的行为。”(《在澳大利亚法会上讲法》)我意识到了这个“情”,就不断的排斥它,不能被它牵着鼻子走。

承受

在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时,同牢房有个叫宋竞红的犯人,说她想炼法轮功,她认识法轮功学员某某,她家里有大法资料,要我教她炼功,她出去后要看《转法轮》等等,还说她梦见师父,师父告诉她如何如何等等,我当时信以为真,把她当同修,各方面尽可能帮助、关心她,自己舍不得吃的食物都给她,家里寄来的钱、买的东西也给她,出来后还寄几百元钱给她。谁知她一出看守所就伙同诈骗团伙合谋骗走我所有积蓄(包括我母亲的两万多元人民币)共计十三万多元人民币,并与同伙开车从我宿舍搬走电冰箱、电风扇、毛毯、薄棉被、竹凉席、开水壶、电话机等生活用品,然后不见踪影。

那时单位早已停发我工资,我没有经济来源,又被骗走省吃俭用积攒下的全部积蓄,换上常人说不定会去跳楼。有位认识多年的常人,对我炼法轮功后表现出的承受力表示钦佩。他知道我原来是位多愁善感胆小脆弱的女子,可是我现在的忍受力、承受力出乎常人的意料。这是因为自己通过不断的看《转法轮》及师父经文,明白法理后,渐渐的把人世间的物质利益和各种欲望看淡了,才能承受得住,才能从魔难中走过来。其实常人哪里知道修炼人还承受着许多常人无法理解的痛苦和魔难,这其中的滋味只有自己清楚。

学法修心 做好“三件事”

在做“三件事”的过程中要修心,学法就是最重要的。可是这最重要的我常常没做好。我有时把看书当成例行公事,完成任务一样去做。看书的同时脑子还在不断的冒出乱七八糟的念头,心不在法上,有时边看边翻后面,看看还差多少页才能看完,赶快看完,了一桩事了,看完了一讲,哦,今天三件事完成了一件了。这哪是在学法,这是不负责任的自己骗自己啊。可是我发现,这种情况其他同修也存在,还不是个别的,我们赶快归正过来吧。不能在法上修,不能在法上提高,还谈什么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

在大陆这样严酷的环境中,频频发生的同修惨遭迫害,资料点被破坏,能说与我们平时没学好法没关系吗?我们必须遵照师父所说的那样,学法时放下心去看,静静的去看,不抱着常人的观念学法,并且用法来指导我们修炼,真正实修,从本质上改变着自己,才能破除迫害,走正自己的路。我们的一切都从法中来,法没学好,何来正念,嘴上说正念强,其实不过是常人的冲动、匹夫之勇而已。

关于发放真相资料的切磋

现在这种特殊的历史时期,用各种方式救度众生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每份资料都是救人的法器,都应珍惜。对于每份大法真相资料我都要先包装加工,然后才发放的。把明慧周报折叠成约10.5×7.5厘米大小,用纸包好,在正面贴上一小四方红纸,在红纸上用毛笔端正的写上“福”字,背面用双面胶贴上,然后贴在楼房里家家户户的门旁墙上,直接粘贴在铁门上,会留下双面胶痕迹,人家搞卫生很难擦干净,注意不要贴在门旁对联上,以免房主去拿时把对联红纸撕破。边做边发正念:神做事,不许人看见。资料发完加一念:铲除操作世人的邪恶,启迪看真相资料人的善念,最大限度发挥大法真相资料救度世人的作用。

发放方式:粘贴、投放,以及不同资料种类,如明慧周报、九评书籍、光盘,我都采用不同的方法進行包装,并写上健康的常人愿意看的短短几句格言、祝福、警句等。目地是吸引常人,首先能够使他愿意拿在手中,不会随手丢弃,然后才会看下去。我看了明慧网上一篇文章,说的是一个常人接过真相资料,虽然没看,但因他接了真相资料,在另外空间就已经破了他一层壳。所以我觉得对真相资料,是拿起还是丢弃,对一个常人来说,这一举动可能就决定了他将来的“存”或“灭”。

另外,珍惜真相资料,也是尊重同修的劳动,从买耗材、上网下载、复印、传递到最后发放给世人,如果最后这个“发放”环节没做好,常人看都不看就扔掉,那么资料点同修的劳动不就白做了吗?有的同修直接把《九评共产党》、明慧周报、法轮功真相这些字眼显露在外,一眼就看出是法轮功资料,我觉得有些不妥,这样恐怕常人即使想看也不敢拿,因为人都有怕心,不愿招惹麻烦,再说也不安全,有的人可能会举报,便衣警察看到随手就毁掉。发真相资料时不要只注重自己发了多少,好象资料发多了威德就大,而是要更注重怎么才能真正有效的使世人得救。这也反映了一个人的心性、境界,前者侧重于“自我”发了多少,后者则侧重于“他人”能否得救。其实真正为他人考虑,去掉为私为我的心,才能使真正的“自己”得以升华。我们所做的一切都与我们的修炼有关,在做的过程中处处都有自己应该提高心性的因素在内,所以我们平时要注意保持一个修炼人的心态,不混同于常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