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把报告会当成法会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十日】看了《明慧周刊》二五九期的《就频繁开法会与某地同修切磋》一文,觉的同修(称为甲同修)提出了一个重要的问题,也是带有一定代表性的问题。

所提的开的所谓“法会”现象,不但文中所指的某地有,我在二零零零年于南方某市就碰到过两次。对于这样的“法会”,该文同修已经做了详细的报导。但为什么说这样的“法会”不对,已经作了分析指正。在分析这种“法会”的不对方面,我觉的还不够透彻,所以做点补充。

师父叫我们越到最后要越精進,本着对大法负责,本着与同修共同提高,本文将坦率的指出“法会”的主讲人的言论的不当之处。本文若有偏差与不对之处,望同修千万要指出来,共同探讨。

作为法会,应是所有参会者都是以修炼者的身份,讲自己如何修炼与做好三件事的体会,是大法弟子共同交流切磋如何证实法的形式。但文中的“法会”只是一个人在讲,其他人只是听,最后提问,主讲者解答。而且开完一个又一个,从这个地方开到那个地方,还有一些追逐者从一个地方追到另一个地方听她讲。这只有师父才能做的她做了,就算她没有把自己当师父,她实际已把自己置身于修炼者之外了。从其中一个主讲者(称为乙同修)说的“新宇宙旧宇宙我不在其中”,也可以得到一点证明了,她只是做指导别人的修炼来了。所以这样的“法会”不应叫法会,应叫报告会。

频繁开法会已经不对了,频繁开报告会就更不对了。搞不好将严重干扰弟子做好三件事,甚至会被邪恶利用。甲同修的文章中提到,参加了这样的会以后,一些同修发正念也放松了,发资料也不主动了。所以这样的报告会不是频繁的问题,而是一个都不能开。

这种报告会是受大陆党文化影响所留下来的形式。邪党经常组织什么英雄人物、模范人物做报告,就是一个人在讲,别人只是在听。因为我们受邪党文化影响多年,没有彻底清除,一不小心,就会把这种党文化带到修炼中来。师父反复讲过,修炼没有榜样,不能以人为师,要以法为师,要修自己看自己。许多同修在明慧网上交流切磋时,都不断的讲过这个问题了。但总是有同修只崇拜别人,学人不学法的现象。而个别同修就会崇拜自己,当起报告人了。当然这个报告人说的很在法理,问题还不算很大。但她说的就是错误多多,她的话已经类似邪悟了,那问题就严重了。

现在就分析这个做报告的同修的一些错误提法。乙同修说:“新宇宙旧宇宙我不在其中,跳出三界外,遇事你跳出来呀”。此同修也许看过师父说他不在宇宙中的讲法。但是,“不在宇宙中”只有师父一个人能做的到。不但所有的大法弟子,宇宙的所有众生都在宇宙之中。只不过我们通过修炼,同化大法,就可以到新宇宙中,始终都在宇宙中。你若不在宇宙中,还用你修吗?

她说“发什么正念呀,我时时都是正念”。发正念是师父要我们做好的三件事之一,而此同修却用一句似是而非的话来否定发正念。

这句话有两个问题:第一,她靠什么保持“时时都是正念”呢?时时都是正念,必须以学好法作为基础,任何时候都能去掉执著心,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且要以做好三件事作为见证。不是自己自封有正念就等于有正念了。

第二,她混淆有正念与发正念的关系。所谓“时时都是正念”,指的是我们在修炼过程中,在学好法的基础上,要时时处处都去掉执著心、不纯的杂念等,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这才有正念。而发正念,指的是,我们平时修炼好了心性,同化了宇宙特性,我们便有了神通功能。为了清除邪恶,便通过发正念发出强大的神通功能去除恶。当然,如果我们时时事事都保持有正念的话,我们的功能与神通会随着自己的一个真念一动即随时发出来。但是,我们毕竟在人中修炼,还会有人心存在,平时还有工作、事务的缠身等,这些都会干扰我们发正念,也不可能时时都发正念,无时间发正念与忘记发正念是常有的事情,这样专门发正念就成为必要。

专门发正念可以做到:一来,发正念前,先放下任何事情,静下心来,清除自己的不好的思想念头、业力和不好的观念或外来干扰,使精神高度集中;二来,可以有针对性的发,例如为了解体关押大法弟子的黑窝,解救被绑架的同修等等,针对具体的地点、单位或恶人等去发;三来,最重要的还在于,能最大限度的发挥大法弟子的整体作用。例如,每天四个正点全球大法弟子同步发正念,就能发挥全球大法弟子的整体作用。发正念,还有近距离发与远距离发的效果都不同。为了保持二十四小时都用正念除恶,同修还发明了接力发正念等等。所以有了正念,还必须懂得如何运用正念,有了功能神通,还必须懂得如何去运用功能神通,这二者是不能混为一谈的。这些都必须经过实修才能体会到的,不是乙同修讲得那么简单。

当同修谈到大法弟子被绑架时,另一主讲人(称为丙同修)说“这样说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不能说是绑架,应该说是到那里讲真相了。”刚好相反,正是乙同修的说法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绑架不能说是绑架,那么同修被非法判刑关到监狱了,叫什么呢?也叫到监狱讲真相了吗?那么,多一点同修被关到监狱不就更好了吗?为什么我们还要反对邪恶的无理迫害与判刑呢?如果不存在邪恶对我们的绑架与迫害,我们还用的着讲真相吗?

还有就是她说“看到警车不能发正念清除其背后的邪恶因素,而应想到救警察”,其实清除其背后邪恶因素就是为了更好的救警察。

问题是,这些这么简单而严重的错误,与会者不发现呢?还为其辩护呢?绑架不算绑架,迫害不算迫害,连人这层文化的正确表达都不算数了,连人这层最低法理的思考都不算数了,她们就没有正常的思维了,还谈什么悟法。只能是搞一些文字游戏之类来显示自己。

我们的与会同修,你们为什么要象常人的追星族那样围着她们转呢?是否忘记了师父说过的,我们每一个弟子将来都面临着肩负主持一个庞大天体的使命。我们每一个人都要走自己的路,看自己,修自己,悟出自己的一条路来,才能完成师父交给我们的使命,跟着别人后面跑能达到目地吗?

同在《明慧周刊》二五九期里,同修丁写的《去掉自己“在别人之上”的心》写得很好,刚好能从正面补充甲同修写的文章,希望乙、丙两同修很好读一读甲、丁两同修的文章。

层次有限,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