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缓刑的出现看大法弟子除恶务尽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十日】济南钢铁总厂的大法弟子刘嗣堂、李洪英、秦贤基、王金屏和谢爱英老人在经过了长达一年的非法监控、洗脑及剥夺人身自由的迫害后,济南历城区“六一零”、济南公安鲍山分局勾结历城检察院和法院已于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四日非法开庭审判。但由于当庭拼凑的所谓的“证据”得不到证实,此次所谓“审判”未能得逞。但随后恶人们即使没有证据也要强行判这些无辜的老人刑期三年,缓刑四年。

即使这几位老人目前已经回到家,但面临他们的仍旧是无休无止的骚扰和如影随形的精神牢笼。

我们可以看到这一场邪恶的表演完全是历城区610、鲍山公安分局、历城检察院和法院、济钢集团总经理李长顺等恶人丧心病狂的集体发作,恶人们不折不扣的执行恶党的灭绝人性的迫害政策,公然违背道义、良知迫害这一群善良的古稀老人。将来当它们知道自己这样做其实是在往自己的坟墓上又添了一锨土时,恐怕连哭的机会也没有了。

从积极的一方面来看,邪恶毕竟不敢再象迫害之初那样为所欲为,动辄非法劳教、秘密判刑,从三年到二十年的实刑,甚至发几份传单就能判七年刑。但我们能因此而认为邪恶在变的仁慈了吗?甚至是否还要对它们的“网开一面”感激涕零呢?那就正好中了邪恶的圈套。因为,如果一旦觉得这个结果看起来还不错,其实首先在思想上承认了这种判决。邪恶就会利用这一点我们思想上的漏子起作用。而作为身负救度众生重任的大法弟子,唯一遵从的就是师父的安排,其它一切的迫害都是强加的,是决对不能被承认的。

《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中,师父讲:“大家在近一段时间可能看到了,通过大法弟子们不断的努力,在讲清真相中,通过发正念和学法、对自身的修炼,使整个正法洪势未到之前的形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空间中的邪恶生命确实很少了,因此它们已经形不成很大面积的迫害和干扰了。但是,它们只要还存在,就会干扰学员在认识上的不足和思想中有执著的地方。心性上还有漏的地方不要再被钻空子。”

作为那几位被迫害的同修,当初被加重迫害的理由不能不说与各自的修炼状态无关。如果此时默认了这种被强加的迫害,就仍旧跳不出旧势力给划的那个圈,无论怎样做都是在旧势力的安排中。那样走的就不是师父安排的路,邪恶就有借口继续它们的安排。同修可能随时面临骚扰或者收监的威胁,要么因为怕心顾虑而沉沦。

如果有多少一直参与营救的济南大法弟子觉得人放回家就松了一口气,就不再继续解体邪恶了,那就给邪恶以喘息之机。邪恶受到了滋养,更加得心应手的实施迫害。例如,在本次对这几位济钢同修非法审判期间,历城“六一零”恶人还能腾出手来将另一位大法弟子臧希勇非法判一年半劳教。这些教训足以令我们清醒。邪恶就象毒药,毒人害人是它的本性,你想不让它害人它办不到,唯一的办法就是除恶务必除尽。

我们回顾几年来济南地区受迫害的情况,可以看到在正法洪势的推進与大法弟子的正念除恶中,邪恶确实越来越不能象迫害之初那样来势汹汹。济南大法弟子通过整体配合,越来越自如的运用师尊赋予我们除恶的能力。但对邪恶的存在不能掉以轻心,我们不能因为疏忽而让它们阻碍我们救度众生的使命。无论邪恶再耍什么花招迫害大法弟子,我们一定要认清它们的邪恶本质,对表面的人我们可以劝善,但要秉持大法的慈悲与威严同在的原则,对背后的邪恶因素要坚定不移的予以铲除。只要迫害一天不结束,就一天不动摇除恶必尽的决心,这是对自己的修炼负责,同样也是对未来的宇宙负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