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三退的几个值得注意的问题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一日】看了网上同修的几篇文章,很有想法,我觉的文章中的观点和做法有一定的代表性,本着对法负责的原则,我将自己的想法整理出来,旨在与同修共同交流,走正、走好我们最后的路。

文章一: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日,正见网登载了一篇题为“一句话劝‘三退’”的文章,文章的第二段中这样写道:“我没有足够的《九评》去发放。于是在一次偶然中我脑中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在和别人讲真相时插入一句:如果中共要灭亡了你是选择给中共陪葬呢,还是选择退出其组织呢?多数人会选择退出其组织。这时我不会再问其用什么名退,以免再引起其多疑之心,如真有选陪葬的也可当面劝说,我都这样说:这肯定不是你的真实想法,有谁会愿给它陪葬呢,现在谁不知道中共腐败到底了,赶快重新选择吧!有的只是会心的一笑。有的能当时改正。我回去后就用其真名给其三退。”

文章二: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中,有一篇题为“‘做三件事’是我生命的全部意义”的文章中有这样一段文字:“在此我建议,大法弟子讲真相到“三退”的时候,只要被劝者自己说了‘退’,而你心里有数就行了,不必强调“我帮你去退”。不然的话,会引起被劝者的紧张,因为中国人受邪党文化的毒害太深,对政治迫害过于敏感”。

首先应该肯定同修想方设法救度更多众生的愿望是可贵的,但是我个人原则上不赞同这两种做法。

首先,我认为,三退是极其严肃的事情,是人在选择未来,被劝者应该明确表态是否同意我们代他(她)上网三退,这是被劝者解除与邪灵的誓约,是件非常严肃的事情,我们应该认真对待这件事情,同时有责任将这一点明确的告诉给被劝者。如果象文章一中所说的,只凭被劝者选了“不陪葬”或凭被劝者“会心的一笑”,我们就有意背着被劝者,代被劝者上网三退了,就不一定能达到消除邪灵印记的效果。三退本身不是目地,通过三退,彻底清除被劝者体内一切邪灵的因素,使其能正确认识大法才是目地,才能真正救了被劝者。被劝者只是选了“不陪葬”或只是“会心的一笑”,并没有直接表态三退,甚至根本就不知道我们帮他上网发声明,这样的所谓“表态”就不太真实,不一定真能解除他当初的宣誓,不一定使被劝者体内的邪灵能就此清除干净,被劝者就不一定真能最终获救。

所以,我们作为大法弟子,应该首先充份认识劝退的严肃性,本着对被劝者真正负责的态度,使我们的劝退救度真正落到实处,才不辜负师父在《转法轮》中对我们讲的第一句法:“我在整个传法、传功过程中,本着对社会负责,对学员负责,收到的效果是好的,对整个社会的影响也是比较好的。”

再者,我认为,劝退是极其神圣的事情,是真正的在将救度众生量化的一个侧面。连古人都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而我们今天劝退是真真正正的在挽救被劝者的命,而被劝者有可能对应着相当范围的天体宇宙,这就不是简单的救“人”一命了,而是通过拯救被劝者对应的宇宙的过程,不断的归正自己的天体,完成我们证实大法、助师正法的历史使命,还有比这更神圣的事情吗?只有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才有这个资格和荣耀被赋予这么神圣的使命!因此在劝退时,我们应该做的堂堂正正、理直气壮,但又要切忌张狂,切忌过份慷慨激昂,才能达到最佳劝退效果。我们自己首先不应该表现的羞羞答答、躲躲闪闪,要不卑不亢的、非常正面的将天灭中共、三退自保的信息完整的传达给被劝者。文章一中所说的“我不会再问其用什么名退,以免再引起其多疑之心”,和文章二所说的“你心里有数就行了,不必强调“我帮你去退”。不然的话,会引起被劝者的紧张”,这样的做法就很不妥当。相反,我们应该明确告诉被劝者三退名字的灵活性,同时也是在展现神对众生的慈悲,应该非常正面的要求被劝者明确表态,是否同意我们代其上网声明。

三退过程中众生表态的真实与否,是关系到众生生死存亡的大事,众生对要不要邪灵的表态也应该是实实在在的,明明白白的,这样的表态才真实,才有效。

再有,认为话题“敏感”而不敢触碰,是不是也是党文化强加给我们的观念呢?我们自己在没有做到堂堂正正的去说之前,怎么知道被劝者会觉的话题敏感?过份担心党文化对被劝者的毒害,却没能把该讲的话讲到位,这是因为我们没有认识到这一点,我们的观念在客观上人为的纵容了另外空间的邪灵。劝退过程中,我们可以顺着被劝者的执著讲,却不应该顺着邪灵对被劝者的毒害讲,不能一味的迁就邪灵对被劝者的毒害,我们就是要从根上否定邪灵对被劝者的毒害,同时将邪灵正念清除掉。况且,这是事关被劝者生死的大事,话题就是再敏感,都应该向被劝者明确说明。要是由于我们的种种顾虑,闪烁其词,致使被劝者没能当场明确表态,而失去了获救的机缘,就可能成为我们将来捶胸顿足的遗憾,而我们当时可能还单方面的陶醉在以为被劝者获救了的成就感中。

人都有明白的一面,都有党文化无法操控的一面,当我们真能做到完全抛开自我,心无旁骛的、真诚的去挽救被劝者的时候,被劝者明白的一面不会感受不到。这时我们明明白白、大大方方的将三退真相讲给被劝者,被劝者不一定真觉的“敏感”,因为我们劝退的过程,就是调动被劝者正念的过程,同时也是破除我们自身党文化观念的过程。也许正是我们的观念在障碍自己,才使被劝者觉的话题敏感。

我自己在两年来的面对面劝退实践中,从来都是很正面的去做,我不觉的话题敏感,被劝者也不会这样觉的,非常正面和严肃的以平和的口吻,将三退的事情向被劝者表达清楚,丝毫没有影响我劝退的成功率。当然为了保证劝退的最佳效果,我们可以照顾被劝者的心理,从各个角度、采取种种变通的方式去劝,同时避免在大庭广众之下要求被劝者表态,可以采取一对一的方式,但是完整的转达三退的信息,要求被劝者做明确表态,这一做法却是不能含糊的,尽量保证众生的表态真实有效是我们的责任。

文章三:是明慧网十月二十八日讲清真相交流栏目中题为“拓宽我们的思路”的文章。我认为该文章一个重大的缺憾是,整篇文章过多的强调如何通过一些历史过程以及计谋,如“草船借箭”、楚汉相争、“孙子兵法”等,去拓宽我们三退的思路,却缺乏站在法的基点上,用法理去分析,感觉有些偏离我们证实大法的大方向。用这些历史过程和计谋去“拓宽”我们的思路,硬往三退上去套,总感觉有些牵强和空洞,这些东西我们讲给常人去听倒还不错。我们应该用法赋予我们的智慧去拓宽三退的思路,从法中得到启迪,而不是靠历史过程和计谋去启迪;我们是在证实大法,而不应该去证实那些历史过程;作为正法弟子,我们要清清楚楚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在救度众生过程中,我们想什么、做什么都不能偏离证实大法这一主线。

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这是开天辟地都没有过的高尚和荣耀的称号,我们过去是历史的奠定者,现在是未来的开拓者,用“草船借箭”、楚汉相争、“孙子兵法”等这些历史过程去拓宽我们三退的思路,似乎与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身份不太相称,对大法也不够尊敬。而且这些历史过程,如“孙子兵法”中的一些计谋,当我们对照大法去仔细分析时,就会发现里面有很多变异的东西。我们将这些历史讲给常人,只不过是为了调动常人对传统文化的记忆,为他们三退和正确认识大法做铺垫,但这些无论如何也不能成为我们大法弟子自己拓宽思路的依据。尤其是在三退问题上,同修希望救度更多众生的急切心情诚然可贵,但是我们更应该清楚,真正能改变三退局面的是大法,是正法的洪势,是我们如何如意运用从法中获得的智慧去劝退,是我们从法中修出的慈悲与正念。

文章四: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一日)的“传九评促三退”系列之二:突破障碍(二)的“破除既得利益者的障碍”标题下有这样一段文字:“那些对退党漠不关心、甚至抵触的人有两种:一种是视权力、利益重于道义、生命的人,死心塌地的做中共党徒,一条路走到黑,心甘情愿的作共产党的陪葬品;另一类,就是那些从中共获得票子、位子、房子一类利益的人。对后者我们有如下忠告……”。这样的措辞象是在给众生在三退中的表现下定论,我个人认为这样断然的措辞很是不妥,同时也反映了我们的修炼中在怀大志而拘小节方面的欠缺。

两年来的面对面劝退经历中,我接触过形形色色的上述文章中提到的“对退党漠不关心、甚至抵触的人”,众生这样的表现原因众多,而且非常复杂,但从我个人的经历中,大多数还真都不属于上述那两种类型。我可以举些例子:我碰到过一个越战期间的老兵,认为自己被××党耍了,跑到“组织上”去大吵大嚷之后,退出了中共,这件事发生在三退大潮之前。但他却是个“对退党漠不关心、甚至抵触的人”,抵触的原因很简单,他反感“天灭中共”的说法,因为他是无神论者,这样的人非常多;有些无神论党员甚至到处嚷嚷要退党,但是,用他们的话讲“我不按法轮功的方式退”,这些人都是“对退党漠不关心、甚至抵触的人”,可他们不是“死心塌地的做中共党徒”,也不是“从中共获得票子、位子、房子一类利益的人”。还有一些人也“对退党漠不关心”,但绝不是中共的既得利益者,他们只是觉的这件事情离他们的生活很远,这些人整日为生存奔波,他们几乎没有别的思想,像机器一样为生存而转动,根本就不关心也不想参与三退的事,这样的人也是大有人在。还有一些人本身是党员,内心又信仰了宗教,有的甚至声称自己拜了师。他们认为一旦信仰了上帝或者佛,上帝或者佛主就会看护他,当初的宣誓就自然解除,根本就没必要再有为的去发声明退党,退党本身也不符合他那一宗教的教义,这样的人也有相当一部份。还有太多其它例子,都不属于上述两种类型,就不在此一一列举了。众生在三退过程中表现出的种种不正确状态,都可以从过去宇宙为私的属性中找到依据。

我们大法弟子天天学法、发正念,尚且不能完全走出为私的阴影,尚且不能绝对破除执我和对现实的执著,更何况尚未得法的、困在现实利益中的可怜的常人。再加上被邪灵毒害与对邪灵的恐惧,劝退中众生的何种表现我们都应视作正常。所以我们在给众生的表现下结论之前,一定要慎之又慎。事实上,下结论的应该是大法而不是我们。我们不应该超越大法,急于给任何人的任何表现下带有负面性质的定论,宏观的定论就更不应该,即使是在思想中想一下,都是我们的慈悲不够洪大的表现,更何况是落在文字上并发表出来。他们都是我们要救度的众生,也许他们暂时还执迷在现实利益或自己的观念当中,但却不见得不可救要。随着讲真相和劝退的深入和邪灵的不断解体,他们说不定很快就会改变认识,主动找我们三退呢。当然,文章的作者不一定是有意要下定论,只是在措辞上有失斟酌,可是,大法弟子的思想和行为都带有巨大的能量,要是由于我们不够善的定论,或者由于我们有失斟酌的措辞的导向,真的把这部份常人推到了这个结论上,致使这部份常人不能得到救度,可真的就是我们的罪过了。师父在法中是这样教导我们的:“你如果要是带了一定能量,你讲出的话要起作用的。不是那么回事,也给人家说成那么回事了,那么你可能就做了坏事了。”(《转法轮》)如果我们的慈悲和善念都能很到位,我们的慈悲和我们的“忍”真能博大到“不信良知唤不回”(《济世》)的成度,三退的局面很可能会是另一番天地。

最后希望我们大陆的大法弟子,尽量正确、认真和严肃的对待每一篇向明慧投稿的稿件。在成文之前,应该仔细反复检查自己投稿的动机是否纯正;成文过程中仔细检查自己的一思一念是否符合法的要求,仔细反复推敲自己措辞的细节是否能达到证实法和救度众生的最佳效果。我们要时刻负责任的对待自己一切证实法的言行,包括向明慧投稿的行为。向明慧网投稿的过程,是我们去除自身不纯净因素的过程;仔细反复推敲自己稿件的过程,也是按照法的要求,在细节上归正我们自身的过程;拿出来的稿件,也应该具有一个大法粒子的力量和纯净度,不要指望把我们应该自己去修的那部份推给明慧网去审核,更不要把本该我们自己完成的文字措辞工作都推给明慧网,给已经超负荷工作的明慧同修增加不必要的负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