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的暴行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一日】下面是我了解的黑龙江省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二零零四年至二零零六年迫害大法弟子几个主要迫害事件。

二零零四年十月份,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有组织、有部署的指使犯人在四大队集体殴打大法弟子,副所长刘伦积极主张暴力迫害,亲自参与的恶警有:管理科科长:吴科长(人称眼镜吴)、于干事、教育科科长王煜欧、四大队长:郝威、张斌、王家利;四大队管教:敖平、丁延丰、高辉、刘文辉、李志勇、牛铁军等人。

一、大法弟子何庆辉当场被打成后脑骨折、脑浆流出

十月十一日下午从各队抽调多名恶警到四大队参与毒打折磨大法弟子,安排好的犯人有王荣(现已遭恶报脑出血死亡明慧上已曝光)、何伟(现已遭恶报车祸死亡明慧上已曝光)、周飞、余震、钟晓涛、周连涛、郭蕾、刘野、刘志红、岳跃滨、肉孜买买提、小花(化名)、刘井海等;打谁由恶警敖平来决定。恶警敖平首先点名曾抵制过他强迫洗脑的大法弟子姚士国,指使事先安排好的刑事犯人把姚士国拖到宿舍毒打,当时被打昏迷又用凉水浇醒,反复昏迷又浇醒三、四次。然后大法弟子安秀伦、寇房启、高继柱、常永福、何庆辉等十二人被轮流毒打恐吓,那振贤被恐吓。

直到大法弟子何庆辉当场被打成后脑骨折、脑浆流出,致使迫害成植物人(现在还在哈市康复医院至今,反应迟钝、行动缓慢、大部份记忆力消失),才停止血腥迫害。有善心的刑事犯人杨玉宝,将大法弟子何庆辉从二楼的宿舍背到楼下,是用四队副队长张斌的私家车送到医院,司机是恶警丁延丰,在往车里放何庆辉时,没有人性的恶警张斌还野蛮的踹了何庆辉一脚,是因为何庆辉的血和脑浆弄脏了他的车。

当天晚上,恶警副所长刘伦亲自组织继续迫害大法弟子,逼迫大法弟子从新写“三书”。第二天,大法弟子徐振峰早晨起床时以死反迫害,加之大法弟子何庆辉没抢救过来、没有苏醒、生死未卜,又一轮对大法弟子的暴力野蛮迫害才停止。

这时所长史英白假惺惺的以调查事故为由来掩盖犯罪事实,管理科副科长陶大健名义上组织调查四大队大法弟子何庆辉被殴打致残事件,找参与亲自动手打大法弟子的刑事犯谈话,实际是有计划的教犯人统一口径掩盖犯罪事实,绝口不提当场是管教指使、管教在场。新疆籍的犯人肉孜买买提没有领会管教的险恶用心,说出了亲眼目睹迫害大法弟子的实情,惨遭包夹迫害。劳教所对何庆辉家属和对外谎称:何庆辉是自己摔的,驻所检察官任检察官,也参与了系统掩盖犯罪事实捏造假口供,找亲自参与的刑事犯提供假口供。在史英白的亲自策划下,使此一严重暴力致残事件被掩盖,此事不了了之。所长史英白罪责难逃。

事后不久四大队队长恶警郝威竟然荒唐的被评为“市司法系统的先进人物”,此人极其伪善、极其邪恶,阴险程度可与五大队队长恶警赵爽的残暴程度相提并论。十一月中旬大法弟子那振贤身体极度虚弱,恶警郝威拒不给办保外就医。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份一大队大法弟子也在同时抵制迫害,集体绝食,一大队大法弟子遭到野蛮灌食及各种迫害。一大队恶警有队长杨金堂、副队长杨宇、遭迫害的大法弟子:徐宝林、张德龙、郝运输、于闻祥、莫志奎、田英等。

二零零四年年末劳教所组织一次给大法弟子集体抽血,大法弟子莫志奎拒不配合邪恶,遭到一大队恶警野蛮毒打后强行抽血化验。

二、恶警赵爽

在二零零五年三月末,竟然把那振贤转到严管队(臭名昭彰的五大队)继续进行没有人性的残酷迫害。当天,恶警赵爽以大法弟子孙宏大“眼神不对为由”,找茬对大法弟子孙宏大进行暴力迫害,参与迫害的有:恶警王福海手持电棍进行野蛮电击头、嘴、后脑和脸、脖子等敏感部位,致使舌头被电烂,几个月吃饭十分艰难。

恶警赵爽亲自骑在大法弟子孙宏大身上,有五、六个刑事犯人按着,进行残酷的推、掰、蹶,致使大法弟子孙宏大多日身体各个关节疼痛,行动艰难。副所长刘伦亲眼目睹这一切后,却装聋作哑地走了。恶警赵爽打大法弟子孙宏大耳光,致使其左耳多日听不着声音。

二零零五年四月中旬把各队坚定的大法弟子都调到邪恶的五队后严管(被关押在五队的大法弟子多时达到六十来人),实际就是要进行新一轮的迫害,而且所里又给五队从新配备多名恶警,现五队恶警有:队长赵爽、副队长王凯、副队长强胜国、副队长李剑峰、管教汤洋、郭万机、王福海、张振松、孙庆雨、窦育新(二零零五年已得脑出血明慧已报导)、刘峰、张保书等;具体迫害方式有长时间超时劳动,挑牙签一天二十四小时除两小时睡眠(凌晨三点才被允许睡觉凌晨五点就必须起床),吃饭时间外,都是超负荷劳动。恶警赵爽叫嚣说:“挣钱买电棍,把你们累坏了买药,也不能让你们好过,我也知道早晚我也是个完,舒服一会是一会,我是七月一日生日,共党完了我也完。”

年近六十的大法弟子那振贤,当时血压高,也遭到熬夜迫害,这种超时劳动迫害持续了一个月。刑事犯齐坤雷(此人于二零零六年过年得暴病而死,明慧已报)、董和斌(此人姐姐是恶警赵爽的姘头)、王勇、李晓东、林海洋、钟春龙、李哲星、郑旭刚、杨庆国、王立、韩再岩、谷峰、刘伟臣等,敲诈勒索大法弟子钱物,打骂大法弟子更是家常便饭,恶警看见也不管。

三、大法弟子那振贤之死

九月中旬,连续发生三期疯狂迫害大法弟子事件:

第一件迫害大法弟子事件:恶警赵爽将大法弟子于闻祥耳膜打穿孔。

第二件迫害大法弟子事件:恶徒齐坤雷有意挑起事端,恶警赵爽故意酒后发疯,拧折大法弟子周培红的双臂致残,当班恶警汤洋、郭万机极力配合罪责难逃。

第三件迫害大法弟子事件:大法弟子那振贤是被送医院前一天发病的,发病时是在早上起床后,开饭排队时,那振贤浑身颤抖走不动路,向恶警李剑峰请求休息,恶警李剑峰置之不理,排长(犯人头)董和斌将那振贤一顿暴骂,并唆使犯人强行拖到食堂开饭,但是当时的那振贤已经吃不了饭了。开饭后董和斌唆使犯人将那振贤拖回车间,下午恶警郭万机(此恶警是专门负责在押人员看病的)假惺惺的领着那振贤去看病,医院值班大夫敷衍了事,测测血压,也没开药也没打针,恶警郭万机就将那振贤带回五队,当时的那振贤已经行动艰难,那振贤自己说全身、心理发冷、颤抖。

当晚那振贤已经不能自理,将大便解在裤子里,是大法弟子给换的内衣,干警无人问津。等到第二天早上,那振贤已经起不来床了,开完早饭后,当班队长王凯进宿舍,还一顿暴骂那振贤说他装病,到八九点钟时犯人韩再岩发现年近六十的老人身体已经僵硬,报告给邪恶的当班队长王凯,王凯才报告所里把他送进医院。之后邪恶的长林子劳教所一直隐瞒老人病情,封锁死亡消息,在五大队在押人员情况揭示板里,一直心虚的登着那振贤是在住院。

九月十八号中秋节,邪恶队长李剑峰非常心虚的给大法弟子买月饼,以此来掩盖大法弟子那振贤因延缓治疗致死的事实。恶警赵爽还当着全体大法弟子的面假装给那振贤家属打电话,谈论病情掩盖死亡真相。

那振贤致死一事虽不是直接毒打所致,但那振贤在长林子劳教所非法关押期间,精神折磨、强化洗脑、超时劳动、伙食极差、人格侮辱,发病时没有及时治疗等诸多因素导致老人死亡,长林子劳教所罪责难逃。

二零零六年二月份长林子劳教所又一次组织抽血化验,四大队大法弟子坚决抵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