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心中谱出一段持久的和谐的韵律

我在欧洲天国乐团中的一点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二日】在美国时,我曾看见一些游行队伍中有天国乐团出现。我也看过很多有关天国乐团的文章,而且师父也讲过天国乐团的演奏有强大的威力。

而且我也注意到,学员们是如何积极和用心的来学习及练习乐器演奏。学员们坐在一起学习识谱,练习节奏,在演奏时如果乐器出来的声音不对,大家会报以一笑,这些景象都时不时的浮现在我脑海中。

谁能够听了这些用心演奏的乐曲不被感动

学了师父的经文《法正乾坤》:“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我认识到,善可以从我们的状态中体现出来,他有不同的形式,可以在言谈、行为和歌声中体现出来,而在天国乐团里就从乐器的演奏状态中体现出来,那乐器的演奏状态就是我们心性的状态。

从美国回来时,我想要做两件事,一件事就是加入欧洲“为你而来”合唱团,另一件就是加入天国乐团。正好这时欧洲也要组建天国乐团,我就欣然加入了。

在我家乡那里几乎每个村都有管乐队,这是我们那里的传统。然而天国乐团的成员中大多数却是中国人,这给我一种很特别、不同寻常的感觉。

我所选的乐器是萨克斯,因为我在年少时曾吹过很短的一段时间,并且我有一个萨克斯。当我接到乐谱时,时机就成熟了。在我从顶楼储藏室把它取下来前,我已经有二十一年没碰它了。因为我在大约十三岁时曾想参加我们村的管乐队。可惜我的热情没持续多长时间,来的快去的也快,很快我就没兴趣了。

现在我还剩下的东西就是还能识谱,知道如何演奏四分之一拍和八分之一拍,还有一个放在顶层的已经被人遗忘的高音萨克斯。

我打开了箱子,它等待这一刻已等了二十一年,我想起师父讲过的“没有偶然的事”。我体会到了法的越来越多的内涵,这些话在我以前或许理解错了或者只理解了师父在眼下的安排。这只是我那时所理解到的,不清楚其实后面还有更多的意义。

我把乐谱打印出来,从箱子里把萨克斯拿出来,我感到了一种熟悉的感觉,觉的很有把握。我理解了先前一个学员的感受,他认为我们所使用的乐器现在是作为法器和我们连起来了。通过这个理解我把这乐器完全当作另外的东西了。乐器的每一部份都携带了我的心愿,这是我的理解。它的每一部份就象合唱团的每个成员。它也把我的心性反映了出来。

有人说,一个好的歌唱家唱歌是向内发声,我想,这就象修炼我必须要向内修一样。我通过歌唱的形式或演奏乐器的形式来修炼。每个心性上的问题会通过歌唱或演奏反映出来。

我看着乐谱,开始演奏了。我感觉似乎又回到了十三岁的少年时代,它好象就在昨天,而今天我还在继续练习着。二十一年一晃而过,我还知道指法,我演奏着,听上去已经能奏出旋律了。我感觉到了能量,这是来自师父的鼓励。一个曾在以前用吉他和我一起演奏的朋友后来告诉我,他简直不能相信,我已有如此长的时间没有碰过萨克斯了。

在我第一次开始演奏前,天很暗,都是云。在我练完后,天空变晴朗了,太阳出来了,环境和谐了,真是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后来我起了执著心,天空就不象先前一样在练习后变的那么晴朗了。但是每次练习后,我都能感到安静。

我意识到参加合唱团的演唱和天国乐团的演奏是一把销毁邪恶的利刃。萨克斯发出的低音在我听来有时就象号角。大法弟子演奏的音乐是引领人类走向未来的路标,就象号角或给船只领航的灯塔。

乐团的第一次聚会

当我们第一次集训时,很多人在此之前还没碰过乐器。在短短几天内弄出点名堂来我本来就觉的不可能,但另一方面我却又明白:“难行能行”。

从很多同修身上所看到的增强了我的信心,而这种情形我在美国也曾看到过。这儿的氛围就象人处于一个和睦的大家庭之中。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每个人都富有责任心。

例如在集训中安排了学法炼功,有时时间到了但指挥却不在场。我注意到这时总有同修承担起这个责任,安排学员们学法炼功。

一位母亲带了孩子来参加,炼功时她不能总留意着孩子,这时早有别的同修在帮助她照看,和孩子玩耍了。

有两位学员主动协助同步翻译,以减轻指挥的负担。后来指挥的太太跟我说,好象没有刻意去安排什么,一切就那么自然而然的成了。

这使我想起了师父的一段法:“他们是什么心态呢?是宽容,非常洪大的宽容,能容别的生命,能真正设身处地的去想别的生命。这是我们在很多人修炼过程中还达不到的,但是你们渐渐的在认识、在达到。当一个神提出来一个办法的时候,他们不是急于去否定,不是急于去表达自己的、认为自己的办法好,他们是去看另外的神所提出的办法的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样。路是不同的,每个人的路都是不同的,生命在法中证悟到的理都是不同的,可是结果呢很可能是相同的。所以他们看其结果,他的结果达到的,真的能够达到要达到的,大家就同意,神都是这样想的,而且呢,哪块有不足,还要无条件的默默的给予补充,使它更圆满。他们都是这样处理问题的。”(《在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

我在自己的层次中真的领悟到这一点。

随后我们进行了列队操练。有趣的是有些外人问我们是否在训练中故意把一些音吹错了,当然他们不知道我们中的一些同修还是平生第一次吹奏乐器。

尽管环境比较宽松,但我们都认真的对待每一次训练。我们互相配合形成一个整体,发挥着应有的作用。我记得一位同修在一篇关于参加天国乐团的心得交流中谈到,当有人一个音吹不出来时,其他同修会配合填补上。这是我理解的彼此圆容。

这种圆容我在这次集训中总能感受到,同时也使我对什么是坚持和包容有了更深的理解。

今天我把自己参加乐团的心得体会写出来,在同修们共同工作的环境中,如合唱团、媒体工作中,我希望我们能把这份圆容带到心里,在心中谱出一段持久的和谐的韵律。

以上是我在目前的认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