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静的教室沸腾起来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二日】我是一名高中学生,今天的一节课令我振奋,和以往同一类的课,但反差很大。以往老师讲,同学们鸦雀无声、呆若木鸡地听着,而今日的一节课老师刚入话题,同学们纷纷参与、反驳、说理、分析推理,老师无言答对。

上课的铃声响了,老师照旧夹着课本走进教室,由于面孔相对熟悉,教学内容是上节的延续,同学们无大的反应,老师站在讲台上侃侃地讲谈,同学们或听或思。老师讲着话题一转说:“我们现在讲科学,相信科学,我看法轮功就不讲科学,……”

他的话音刚落,一个同学就站起来说:“老师你说的不对,法轮功是好人,天安门自焚是假的。”另一个同学说:“对,天安门自焚是假的,刘思影烧伤严重还缠上厚厚的纱布,会感染的。”

又是一个同学接过话来:我也知道,自焚是假的,王进东全身烧伤,盘在腿中间装汽油的雪碧塑料瓶子却完好无损。一个接着一个地补充着,一串一串同学议论着,三个一群,五个一群接起话来。天安门自焚疑点多,摄像机当场拍摄一个警察当场把一个妇女打死了,灭火器当时就能拿在手里,刘思影喉管切开还能讲话,天安门自焚早有安排,不是法轮功干的,光碟我们都看见了,真相我们都知道了。

同学们,你一言,我一句。此时,平静的教室沸腾起来。

老师问光碟哪来的?同学们说是家门口经常有,小传单、小资料,常常有人送,我们也经常看,法轮功的事情,我们知道很多、很多。

一个同学说,两个说,三个说,最后全班有多半人参与,教室里又是掀起了一阵小高潮。

此时,老师谈的这个话题再也无法按着他自己的意愿、自己的想法继续下去了,同学们觉醒了,知道了真相,有了充份的证据、理由,和老师说理讲真相。老师无话可说了,最后说我是这样认为的。老师的想法、做法代替不了学生了。看到了这精彩情景,激烈的场面,我心里痛快!好痛快!

在中国大陆,学生们从小到大受着中共邪灵的强制洗脑多年。我小学时被欺骗在血旗下宣过誓“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时刻准备着”,从此每天上学,脖子上系着“血带”,无论春、夏、秋、冬,每天“辅导员”都要检查是否“血带”戴上,如不戴上,被邪党控制的所谓“辅导员”就瞪眼训斥,指责为什么不戴,如果说丢了,辅导员就命令你去校门外小摊高出两倍的价去买,还得指责你不遵守学校规章制度等等。每当听到这些话时,看到“辅导员”这些举动,我从心里就有极大的反感,但我不敢反抗,我知道反抗的后果会遭到邪党的更糟糕的惩罚。

一幌小学毕业了,我来到了初中,“血带”不戴了,到了入团的时候,记得那是初中毕业的前一个月,班主任号召全班同学都入团,还说团组织是“先进的青年组织”,同时又诱骗说入了团对你上高中、大学都有好处等等。此时我想,小学时我不明真相被欺骗入了少先队,现在我清醒了,再也不上当受骗了,我坚决不能加入这个邪恶的组织。老师终于找到我头上了,“问我为什么不入团”,我想全国正在进行“三退”,我再入团就等于跳进火炕,我严肃和老师说:“我对入团不感兴趣,我不入团。”我本人不挣钱,还得管父母要钱交团费;团员私心大,争名争利,显示自己,做人并不太好,我不入团。就这样我清清楚楚地拒绝了。

上了高中,语文课、政治思想课、历史课等共产邪灵编造的假东西无时无处不在向同学们灌输、强制洗脑。以往不明真相的同学顺从着,而今不然了。前一个学期,课堂上老师也提过法轮功一事,当时,同学们却麻木、无声、默认,没有反驳、没人理论;今天不然了,同学们在大法师父的慈悲救度下,在大法弟子讲真相的过程中了解了真相,他们清醒了,能够独立思考了,不再被动的接受那些邪党的谎言。

一个班能出现这样的事情,我想,班班都会这样知道真相,大、中、小学都会知道真相,邪党编造的那些自相矛盾、自欺欺人的谎言,一揭就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