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救度众生上,我们尽力了吗?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三日】当写下这一题目时,眼泪就不听使唤的往下流。

内心深处感动于师父为众生操尽了心(世上再没有语言能表达师父的佛恩浩荡);感动于大法弟子坚定的走在师父安排的路上,一步一个脚印的向前,面对邪恶永不畏惧、退缩;感动于同修在邪恶迫害的环境下兑现着自己的誓约;感动于有的同修宁愿自己的生活过得节俭些,也要用省下来的有限的钱用于做大法资料上。

一次,一个外地同修来到我这,晚上下了班回到住处,见她来了,我说要做晚饭一起吃,她说不用做她的了,她自己已经吃过。后来听和我住的同修说,她带了好些馒头,晚上就吃馒头来着,还听说,她用自己省下来的很多钱都用在做资料上。我流泪了,同时也是为自己在这方面的不足而内疚。是啊,在这方面,我尽了多少力?虽然自己工资的三分之一也用于做资料上,但是,那三分之二呢?却用在了过自己的小日子上:赶潮流,看到喜欢的衣服和首饰就买,甚至去做所谓好看的发型,一下就几百,钱都花在这些没有必要的地方了,这样的执著都似乎形成了一种自然,若不是不断的看书学法,都察觉不出这是后天变异了的行为。在后些年的学法中,一点点的去除了这些不好的执著,有时被朋友拉去逛街也想不出自己有什么东西要买。我清楚的知道我渐渐的去除了那些对物质追求的欲望,我清楚的知道我如果能省下十元钱,就能买一包打印纸来印真相资料,那包纸上的真相能救度无数的众生。

看到有同修把头发做成现在社会上那种所谓流行的发型,更甚的是把头发染成了其它的颜色,那时我只会淡然一笑:那么好看的头发怎么把它变成这样了?看到和我住一块的同修不断的往衣柜里添新衣时,我看到了当年自己无知的影子。我也会跟其开玩笑说:再添衣柜就装不下了。那时她也会不好意思的说:对啊,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相信同修包括我自己都会在学法中意识到,这样的追求潮流也是修炼人要去除的执著。如果我们把用在此方面的钱用于救度众生上,那是一件多么神圣的事啊!

《忆师恩》里,有同修说师父穿的很朴素,两套西装,一双很旧的皮鞋,但很整洁、干净。为了不耽误讲课时间,师父吃方便面。听到有同修把自己房子卖掉,那些钱用在救度众生上的;还听到有同修把自己家养的鸡生的蛋,卖了的钱用在做资料上。当然,我们不能走极端,不能强为,得符合常人社会。是的,整洁干净大方、不追求现代所谓的潮流,让人看了更感觉得体。

师父在《退休再炼》中讲过:“人类的道德在一日千里的往下滑着,常人都在随波逐流,离道越远越难往回修。”通过学法修心,我悟到救度众生的紧迫。后来我把自己工资的三分之二都用在了救度众生做资料上,虽然修炼不看重在这方面用钱的多少,用钱多与少,威德都一样,神佛不看这些,看的是用心多少。也许旧势力看到了,所以它在这方面想干扰我:突然袭来的洪灾,家里房子倒掉了,家乡那里成了一片灾区,看着那些难民,心也有一阵子没静,但是,邪恶没有干扰到我,我并没有被邪恶带动去忙常人的事情,我更加抓紧做好自己应该做好的三件事,也是在这个时候,我做了“遍地开花”中的一朵小小花。老家里,我尽了做儿女的责任,把家里也平衡好,寄了些钱,再重砌房子,我知道父母非常的苦,但是,更多的众生也很苦,还在等着我们去救度。救度他们、让他们明白真相才是真正的脱离苦海。

这半年下来,经济方面有些紧张,旧势力在这方面想干扰我们修炼,有时觉得很艰辛,修炼真的很苦,我知道那是用人的心在想。师父讲过:“有人凭感觉炼功,你的感觉算什么?什么也不是。”“难忍能忍”、“难行能行”是啊,我们在修炼中的种种感受,都不是修炼最高的理。走过回头一看,柳暗花明又一村,什么也不是,而且什么也没有失去,重要的是我们得到了神都羡慕的东西。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给自己做,我们所做的一切神佛都在一笔一笔的记录着。

记得一次和一同修交流,我说“我们得抓紧时间做好我们要做的,不能被怕心牵着,得出去证实法,不能被其它地区的同修落下,要“比学比修””。她说“这个急不来,师父会安排给我们的”,话中我看到了她对出去证实法的怕心,同时也看到自己的怕,虽然当时我并没有感觉自己有怕心。只要我们按师父的要求,三件事都真正的做好了,邪恶是不敢动的。我们不能等着,等着世人来自己家听真相,如果我们不出去做,世人又怎么会自动来呢?这样我们走好了师父安排的路吗?救度众生上,我们尽力了吗?同修说我,就是为了求功德,听后我心非常的平静,其实修炼人是不执著这些功德的,风风雨雨的都走过来那么多年了,我知道我在做着什么,我们只有救人的份儿。但是她的这一点醒也不是偶然的,师父借她的嘴在提醒我,在救度众生上别忘记了修心,三件事都得要做好,还得平衡好家里、社会上的一切。个人所悟,不正之处,望同修指正!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