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做个更精進的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6年4月2日】《转法轮》中说,“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

过去我每当读到这里的时候,我总是很自豪,觉得自己就是那个上士!师父把法传给了我,而我也能弄明白!世界上有几十亿人,而我就是那少数得到法的人之一!每天早晨我学法,我感觉很良好。我觉得自己对师父的大法有很好的理解。学完法后,我就把书放下,开始我一天的生活。

我在正法时期也做了很多事情。当我回首六年来的修炼历程,从表面上看我是个很精進的学员,是个得了法的上士。

我们都想当那个上士。没有哪个学员认为或承认自己是个中士。

不幸的是,现在我意识到自己就是那个学法的中士。

在我的修炼中,当一个项目進行的顺利的时候,我觉得自己的修炼状态很好,能处理好一切事情。我会坐下来读《转法轮》,炼功。而我也能很好的理解书里的道理,还有一种充满智慧和喜悦的感觉。我真的觉得自己是个按法行事的上士。

当我和其他人之间发生问题或情况变的匆忙无序的时候,我会批评他人,自己也觉得压力太大。我的心就会动,也会象个常人一样还手。我就象一个正在学法的中士一样,没有遵循在《转法轮》中学习过的原则来行事。

我们2006年新年晚会来去匆匆。然而,我仍然记得的是,我失去了很多机会象一个上士一样,真正的修炼和提高层次。在筹备新年晚会的过程中,我很担心,因为我觉的象做其它项目一样,很多学员总是习惯把事情留到最后一分钟来做。在和其它企业打交道的时候,这显得非常不专业。我觉得这种不成熟可能会有害我们和赞助商之间的关系,影响我们以后晚会的声誉。

但是,我没有象一个精進的上士一样,默默的支持大家并修炼我的心性。我动了心,变得紧张。我和大家有不同意见,几乎把项目组里的每一个学员都批评了一遍。

一个学员把自己的手机用来做售票热线。有一天,我狠狠的批评了她,因为她有几个电话都没接。第二天早上,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还把手机紧紧的抓在手里,因为她害怕再错过任何一个电话。从那以后,我觉得很不安。

晚会结束后,我向内找到了自己的缺点。但是已经太迟了。尽管我最后向内找了,我已经有很多关没有过去。我更象那个时修时不修的中士。

师父很久以前就要求我们去掉最后的执著。那个驱使我们最初走進来学大法的执著。我最近才悟到自己当初入门时的根本执著。我总是觉得那是为了修炼,但是我最后才意识到是为了拥有快乐的人生。

我记得自从高中毕业后,我就开始不快乐。多年以来,我一直向外求寻找快乐。终于在多年的艰辛后我找到了大法。

我会坐下来,读读《转法轮》,炼功。那时我也能真的能很好的理解书里的道理,还有一种充满智慧和喜悦的感觉。

但是,当我把书合上后,和同修们或我的家人打交道的时候,我在学法时得到的理解就迅速消失了。我又开始变得沮丧紧张。我一遇到魔难的时候常人心就出来了,总想让别人采用我的想法,保护自己的面子。

魔难太大的时候,我就试图从法中寻找快乐。

我曾经想通过法轮功解决自己的问题。当我情绪不好时,我更多的学法炼功,然后我就会好起来。当我心情好的时候,我就容易松懈,忙于做事,然后陷入更多的魔难而无法解决。

就象那些希望通过炼法轮功祛病的学员一样,我希望通过炼功解决我的问题,让我自己快乐。这是一样的道理。

旧势力就是寻找这些漏来考验学员。

它们会认为,“这个人想要快乐,他想让法来使他变的快乐!让我们把他的家庭生活变得痛苦,看他怎么样!让其他人攻击他,骂他,看他能不能放下执著!”

“这个人想要利用法来祛病?让他病,看他能不能放下执著。让他病的厉害!”

“这位女士想让大家对她好,喜欢她?让大家都讨厌她,说她的坏话。看她能不能放下执著!”

这个道理是真的,旧势力就利用我们的漏来迫害我们。

师父在《转法轮》里说:“过去有人在公园练功也好,在家里练功也好,练的倒挺用心的,很虔诚,练的也不错。一出门就不是他了,我行我素,在常人中为了名、利跟人家去争去斗,他的功能长吗?”

我看到自己就象那些想通过炼功来长功,但不真正提高自己心性的人。

师父在《转法轮》里告诉我们炼只是一个辅助手段,而修才是最根本的。师父给了我法和功,这样我就能用法来指导自己在日常生活中修炼我的心。在魔难来的时候,正是要我们修炼的,而我大部份时间都没有修。

师父在《走向圆满》中告诉我们, “你们知道吗?目前旧的恶势力对大法迫害的最大的借口之一就是说你们的根本执著在掩盖着,从而加大此难,要把这些人找出来。”

我们一些隐蔽很深的执著会被旧势力利用而变成非常严重的问题。很多同修在和病业抗战,有些甚至被夺去生命。

很长一段时间,我一直自以为是师父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而且忙于证实法的事情,所以旧势力不可能干扰我。我总是以做大法的事太忙为理由,忽略自己的执著而没能真正的修炼自己,象师尊所说的那样在魔难中首先提高自己的心性。

2005年1月,我开始有病业的症状,首先的表现是感冒,后来这种症状演变为拉肚子和痉挛。这并没有引起我的重视,因为我觉的这是很好的去除我身体上和思想里不好东西的一种方式。我还确确实实记得当时为这事挺高兴的。

但是事情越变越坏。几天后我连东西都不能吃,体内开始出血。我接连不断的上厕所而且还便血。我身体里的能量象被抽干了,连床也爬不起来。体温比正常指标高很多,常常是冷汗淋漓。痉挛越来越频繁,并伴有巨痛。我根本无法睡觉。这种症状持续了2个星期,其间我瘦了30磅。

每天都有同修轮流来陪我,我太太更是寸步不离。他们发正念并想法儿让我吃东西。我虚弱到甚至不能听师尊的讲法,唯一能做的事就是抚摸师尊的照片。有天晚上我觉得自己快要死了。而奇怪的是我居然期待着死亡,那种感觉还挺舒服。但是我马上又有另一念:我怎么可以死呢?我还没完成我的历史使命呢,死了就什么也做不了了,于是我硬着头皮撑下去。

我试着要逃出疾病的控制,但却做不到。

我父亲打电话给我,他在电话中大吼大叫,勒令我马上去医院,但是我不想去。父亲因此大发雷霆并说了许多大法的坏话。

我感到愤怒和沮丧,但我又觉得要阻止他再说任何大法的坏话我必须去医院。去了医院后医生说我要留院观察,我不想住院,我想回家,但我又实在受不了疼痛的折磨。师父啊,对不起,我为自己处于这种状态而感到羞耻。

我在医院里一呆就是3个星期,其间只靠点滴维持。

我实在羞愧难当。我知道自己在考验面前失败了。别人告诉我这是邪恶的攻击,必须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知道这是事实。

但是,我从心底里知道旧势力之所以攻击我并得逞是因为我的心性标准太低了,修炼不够精進,执著去的不够多,以至于给邪恶钻了空子。

师父告诉我们怎样区别真正的好人和坏人是要看他能不能同化宇宙的真理。

只有当你同化了真善忍的特性,你才会升华。

不管是治病也好,寻找快乐生活也好,或是追求其它东西也好,这个根本的原则是不变的。大法不会给我这些东西,因为这些东西原本就是必须去掉的执著,而大法不会滋长我的执著心。我想用大法来满足和保护自己对快乐的欲望,而师父给我们大法是要指导我们真修的,是要我们去掉这些执著心的。

很多同修工作忙压力大,常常会有隐藏着的贪图安逸的消极想法。我们可以骗别人或自己说这种执著不存在,但这样真正受到伤害的就是自己,因为我们悟的慢就会影响师父的正法進程。师父仍然在耐心的等着我们放下自己种种执著。

我感到万分惭愧,总觉得自己浪费了太多时间,以至于我今天也不敢正眼看师父的眼睛。

虽然在魔难和考验面前我失败了,但是我能感觉到正法的進程越来越快,我能感觉到自己被同修们带着往前走。由于师尊的慈悲宽容,我仍然有机会可以做得更好,也由于身边的同修,我不断的被向前推着,我深深感谢这个修炼环境。

我很想以我如何最终打破旧势力的安排和自己如何发生本质上的变化来结束我的发言,但是我还做不到,因为我还在不断努力做个更精進的大法弟子,跟上正法的進程。

(2006年纽约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