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紧时间救人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十四日】前几天以及前几个星期我参加过几次柏林的周末大组交流,我发现我每次要说哪个剧院需要人、剧院的观众多的发不过来时,部份学员更感兴趣的是:你为什么要来柏林发推票传单?你怎么才想到要来柏林呢?什么原因能使你每天这样发?等等。我先交流为什么我要来柏林发推票传单。

1、新年晚会能够更多的救度对共产党的真面目不表态的人

2004年11月《九评》发表以后,我就开始发中文《九评》。2005年夏天开始我一直在发德语《九评》。06年新年第一天开始我决定亲自在网络给大陆人劝三退。这当中有多少人对恶党的真面目明确表态的我是太知道了。100个人中有一个人吧。

我一个同学在部队医院工作,看了《九评》的第一评就说,不看了,太费脑子。因为他们俩口子都是月薪4000人民币,都是技术骨干。他们认为,哪个党当政也是需要技术人员,他们把《九评》当成了反对共产党的人揭露一下共产党阴暗面,无非是想掌权而已,那么他们宁愿等,等到有人推翻了共产党他们继续当他们的技术骨干。他们认为谁当政也不会对他们太坏的。

我还有一个同学他就认为挣钱是最重要的,他的熟人很多到现在都是手里有《九评》也不看。觉得没时间,还是生意重要。这样的人太多了。我在网络上碰到的一个人他《九评》都看了,但就是不退,说再观察一段时间。

对于这些有《九评》而不看和不通读的人,读了还观望的人,我一直在想怎么办,如何突破,因为修炼人都知道,对共产党真面目和对器官活摘这件事不表态的人将来面临的是什么。新年晚会,这是一台用没有共产党污染的歌舞音乐来证实五千年的源远流长的艺术和文化,也就是不用展示酷刑与那些残暴的历史画面,也能证实共产党是怎样破坏传统文化和颠倒历史的。这确实是太容易让人接受了。

举个例子:我在网络上讲真相,100个中国人中能有一个三退后说“谢谢”。而在柏林大街上,我对任何一个中国人说:全球华人新年晚会,欢迎光临!反应都是:“谢谢。”或者:“我已经有了,谢谢。”那时我真的感觉,晚会传单,真是当你知道常人掉到水里了,你在他危急时给他《九评》,他不喜欢,他喜欢一只他喜欢的船来救他。新年晚会的推票传单,就是他们喜欢的救他们的船。

2、不后悔就行

在网络上讲器官活摘真相是最容易三退的,因为这是人类的最低底线了。这么惨烈的事儿都不表态,那这个人真的不值得救了。当网络劝三退发现很多人很怕恶党,很多人拒绝听真相。和北美学员交流,他们谈到旧势力安排恶党用五十七年时间来毒害大陆众生,用经济诱饵迷惑西方人,这真的不公平哦。但大家都交流到:一年比五十七年,这么短时间,有时甚至是半小时的劝善去解体人家五十七年的邪灵附体,我们就要解体对方头脑中的邪党毒素,那才证实大法弟子的威德呢,那才有意义呢。师父很多讲法中都提到能救一个是一个,无论我们怎么救,淘汰的数量相当大。今年有学员问过师父:我们加大力度劝三退和救人,要做到什么程度呢?师父说:做到你们不后悔就行。

每当在网络上看到各国学员时,交流两句如何突破今天遇到的问题,最后我们都是互相问候:刚才那个劝了30分钟还不退的人,你对自己说如果淘汰中有他时,你后悔吗?有时我也这样问自己:刚才那个态度最不好的人,当满街都是那种淘汰景象时,你觉得你对他仁至义尽了吗?我很多网络上的好友都没有删掉,就是因为我这样问自己以后留下的。我决定在用退党新闻给他们几次机会。

在柏林以及柏林的剧院门口已经发了近三个月了,旧势力安排的“贫者一万留一千,富者一万留二三”,是我感受最深的,但我们是要否定的。现在我用DVD小放映机,就能使那些原来不接传单的富人也接了。我不认识他们,很多人都认识我了。现在我每天在剧院门口提前两小时反复播放06年晚会8分钟精选,直至观众入场结束。我发现懂这个8分钟精选片的人还是不少,音乐后面有神哦,神在透过悦耳的天音呼唤迷中人,昨天剧院门口众多等人的观众中走出来一个人,非常惊诧世上有这么美的他没听过的旋律。原来他是一个教音乐的人。

3、晚会是人们喜欢的救他们的船

我到远离我家300多公里的柏林来发推票传单,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在曼哈顿05年发推票传单过程中知道中国人如何的喜欢接晚会的传单,西方人更是如何的一听到关键词,都走过去五米远了,又回来索要传单。这样的事例太多了。05年在曼哈顿我们常常听到这样的故事:很多西方人,老人在路上,在公车上看到发传单的仙女服饰都说:“似曾相识。”

一对美国白人老夫妻,居然到现场来等退票——有人给他们两张票,一张三十美元的,一张一百美元的票,他们不要,说要继续等一百美元退票的。最后如愿以偿。我问他们怎么不打热线,他们说打不進来,老是占线。我问他们哪里得到的信息。他们说是在中国城得了一个传单。这件事给我印象很深。不知有多少人在我们讲真相的7年来与我们擦肩而过,但是一个晚会他们却如此的执著跑到门口来等退票。修炼人都知道,那是苦苦寻觅回家的路啊,世人明白的那一面在起作用啊。

4、跟上正法進程

我在自己城市发了四千多份德语《九评》,刚要计划下一步重点发谁时,揭露器官活摘的新闻出来了。我又在自己城市发了二万多份揭露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進行倒卖等黑幕的传单,这个过程中我看到不知多少前几年没表态的人表了个义愤填膺的态,毫不犹豫中摆放了自己未来的位置。加大力度劝三退的進程又把我推向夜间向大陆一对一直接劝三退。加大力度在网络上讲了两个月,正与网上夜间劝三退的亮绿灯的学员讨论如何突破57年比10几分钟的不公平时,就知道纽约在邀请大家看晚会预演了。看了预演后的学员很多都流泪了,回到各自城市象充了电一样的加倍努力。这时晚会传单就已经出来了。我感到真的时间不等人,正法進程太快了。真的是一个阶段有一个阶段的重点。都是重点,但是还有轻重。于是10月份来到柏林发新年晚会推票传单。

当然发资料的时候也知道什么时候该学法了,什么时候该向内找修自己了。

5、找我主动来聊三退的人反倒多起来了

开始我发推票传单,我过去讲真相的网络好友老来找我聊。有时要出去发传单了,他看我绿灯亮还是要问。几次告诉他没时间,那个人也就慢慢知道我在发传单。就问起中国政府不反对晚会吗?我说:上演的内容都是五千年传统文化和艺术,他们反对什么呢?他又问钱,我就是告诉他我们是义工。后来我发现我不能为了发传单,不理网络上的大陆人。他们问的问题不正是几个月前,我要急于劝他们听進去的真相吗?我还发现我自动发大陆人的一些退党文章,人家骂的也少了。原来发推票传单前我能看到一片菊黄色反馈,都是不好的。但是自从我去柏林以后,我有一次回家看人家自动反馈都是与给他们发的揭露恶党的那个文章产生共鸣的。我把这个现象告诉了一个网络劝三退、现在也在美国剧院发推票传单的义工,她说,她那里三退的也是按9号键的反倒比以前多了。我们都悟到:现在晚会是加紧救人的。

每当我累时,没人接传单时我就知道该学法了。每当这时我就去歌剧院那个地铁站。大厅到处都能找到椅子坐下学两小时正好剧院的观众入场时间到了。我就手机闹钟一响,我就对自己说:“正邪大战开始了。”于是一路发着正念向剧院走去。我通常提前两小时在剧院门口,没人我再学两段法,这种学法记得最清楚,也效果最好。如果这时来的人都是远道而来的,容易长聊。

四百万人流里面发(柏林人口总数),没有障碍老有新智慧,与旧势力抢四百万生命進入未来还是淘汰的机会,正邪大战,方方面面修炼自己,在法中修,施展的空间太多,太大,太无形了,其乐无穷。有一次一个管理人员接了,读了,又回来告诉我,你应该到那个地方发,那里人比这里多。我去那里一看,正是我希望的滚动电梯上和下两个方向的乘客必经之处。

夜间用DVD小放映机常常碰到不同地铁管理人员,他们可爱看呢,还有地铁一组7个人看完后问可以订团体票吗?凡是坚持看完8分钟精选的人,都说我一定要去看。

2007年1月份以后,我用DVD放映机与人交谈的多,也知道人家想什么了。一些人认为我们义工是推销东西,是拿报酬的。凡是那些说没钱买票的人我都告诉他们,我是义工,我不靠这个挣钱,我只是觉得这么好的东西,人们不知道太可惜了,要人人知道没有共产党污染的艺术是什么样的。你看上网点播新唐人电视台的节目,有去年的晚会,今年三月份世界40多个城市巡回演出结束时你也可以去点播今年的晚会,……。每当我讲到这儿,对方反应都是说:“我感觉还是现场自己直接看好。”

我发现用去年的DVD推今年的票,非常好,不会把今年的节目端出去影响今年的演出售票,同时又能使我们与人们互动,知道好多信息。以前我尽量不发旅游者,现在我认为旅游者可以尽量告诉他回家上网看DVD,特别是晚会开演前几天旅游者也是最可能直接得福份的人。

这个过程中我认识到自己修炼中有一个很大的漏,就是只会自己从法中悟到什么马上去自己做,不会想到整体、为整体提高出点力。直到去年我得知一个老热心为大家协调的学员由于学法少,时间全花在协调大家上了,摔了好大一个跟斗。表面上看是那个学员自己关没过好,后来我认识到跟我的漏有关,那个学员干很多,我们也应该帮忙的事的时候,我都在学法,那么那个学员不就没有学法时间了吗?修整体,证实整体的威德。晚会过程也是看整体都动起来,众生才能得救更多。柏林有四百万人,几个学员怎么救的过来呢?如果救人的质量上去,就要集体智慧,集体交流,然后整体去圆容师父所希望的,证实整体威德。有一个美国学员告诉我,他们集体学了《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全城学员紧急集体交流后,第二天票出售情况就大改观。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