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柏林为新唐人晚会推票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九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功友好!

最近两个月我一直在柏林发新唐人晚会传单,在柏林参加集体学法交流时,有学员问我,你怎么想到要来柏林发推票传单呢?什么原因使你能每天这样发?都说地铁不能发,你在地铁上遇到的各种问题时,是怎么处理的呢?今天我就和大家交流我在柏林发推票传单的体会。

1、晚会是用平易近人的方式救度众生

从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九评》发表以后到二零零五年夏天,我就一直在发中文和德文《九评》。二零零六年新年第一天开始,我一对一在网络上给大陆人劝三退。这当中碰到许多中国人对共产党真面目不表态。我一个同学在部队医院工作,看了《九评》的第一评就说,不看了,太费脑子。因为他们俩口子都是技术骨干。他们认为,哪个党当政也需要技术人员,他们把《九评》当成了反对共产党的人揭露一下共产党阴暗面,无非是想掌权而已,那么他们宁愿等,等到有人推翻了共产党他们继续当他们的技术骨干。我还有一个同学他就认为挣钱是最重要的,他的熟人很多到现在都是手里有《九评》也不看,觉的没时间,还是生意重要。这样的人太多了。

对于这些有《九评》而不看和不通读的人,我一直在想怎么办,如何突破,因为修炼人都知道,对共产党真面目和对器官活摘这件事不表态的人将来面临的是什么。新年晚会,这是一台用没有共产党污染的歌舞音乐来证实华夏五千年的源远流长的艺术和文化,也就是不用展现酷刑等那些残暴的历史画面,也能证明共产党是怎样破坏传统文化和颠倒历史的。这更容易让人接受。

我在曼哈顿二零零五年发推票传单过程中,知道中国人如何的喜欢接晚会传单,西方人更是如何的一听到“大唐的歌,大唐的舞”后明白的那一面走过去五米远又回来索要传单的。这样的事例太多了。当时在曼哈顿我们常常听到这样的故事:很多西方人,老人在路上,在公车上看到发传单的仙女服饰都说:“似曾相识哦”。很多人你真不知道是什么缘份,一对美国老夫妻,居然到现场来等退票。我问他们怎么不打热线,他们说打不進来,老是占线。我问他们从哪里得到的信息,他们说是在中国城得了一个传单。这件事对我印象很深。不知有多少人在我们讲真相的七年来与我们擦肩而过,但是一个晚会他们却如此执著的跑到门口来等退票。修炼人都知道,那是苦苦寻觅回家的路啊。他明白的那一面在起作用啊。

二零零五年在曼哈顿发传单时,对常人喊一声:“新年好,欢迎光临全球华人新年晚会”时,常人也喊新年好,那一瞬间,我的手指象过电热流一样直通肩膀。那是我才真正感到跟常人的最低底线通了,晚会是最能引起人们普遍共鸣的救人的法器。

我在网络上讲真相,一百个中国人中能有一个三退后说:谢谢。而在柏林大街上我对任何一个中国人说:全球华人新年晚会,欢迎光临!反应都是:“谢谢。”或者“我已经有了,谢谢。”那是我真的感觉:当你知道常人掉到水里了,你在他危急时给他九评,他不喜欢,他要一只他喜欢的船来救他,而新年晚会,就是他们喜欢的救他们的船。

2、找我主动来聊三退的人到多起来了

在网络上讲中共活摘器官真相是最容易三退的。因为这是人类道德的底线了。这事儿都不表态,那这个人真的太危险了。网络劝三退时发现很多人很怕恶党,很多人拒绝听真相,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说:“大法弟子啊,讲清真相中你们付出得再大,我告诉大家,最后还是有很多生命不能得救的,他们注定是要被淘汰的。我知道中国大陆将要有多少人被淘汰,非常的可怕,数量非常的巨大。”

我还经常想起二零零三年华盛顿法会师父讲的:“当我们走过这段历史的时候,回过头来每个大法弟子都能够说我做了我要做的,那才是最了不起的。”我反复的看这段法,感触很多。如今劝三退的时间短,我们是与旧势力残留下来的机制抢众生,它们是破坏性的检验修炼人,它们要毁灭众生,我们要救度众生。对大陆劝三退就是清除中共五十七年来在中国人心中留下的毒素。有时我也这样问自己:刚才那个态度最不好的人,当满街都是那种淘汰景象时,你觉的你对他仁至义尽了吗?我很多网络上的好友都没有删掉,就是因为我这样问自己以后留下的。我决定再用退党新闻给他们几次机会。

刚开始发推票传单时,我过去讲真相的网络好友老来找我聊。有时要出去发传单了,他看我绿灯亮还是要问。几次告诉他没时间,那个人也就慢慢知道我在发传单,就问起中国政府不反对晚会吗?我说:上演的内容都是五千年传统文化和艺术,他们反对什么呢?他问钱,我就告诉他我们是义工。后来我发现我不能为了发传单,不理这样网络上的大陆人,他们问的问题不正是几个月前,我要急于劝他们听進去的真相吗?我还发现我自动发大陆人的一些退党文章,对方骂的也少了。

原来发推票传单前给大陆人讲真相,有许多不好的反馈。但是自从我去柏林以后,我有一次回家,看自动反馈都是与给他们发的揭露恶党的那个文章产生共鸣的。我把这个现象告诉了一个网络劝三退,现在也在美国剧院发推票传单的义工,她说,她那里小帮手也是按9号键(直接要求退党)的反倒比以前多了。我们都悟到:现在晚会是救人的,是师父亲自关照的,师父说怎么救人我们就必须圆容这个法,听师父的话只能是促進其它救人项目。

3、丢眼镜带来的启示和学法的重要

在柏林我的眼镜丢了,从那以后,我发东西再也不挑人了,不去想这个人发不发,那个人会接吗?只要是人就发。现在我已经是非要学完法炼完功才发了,一踏上去剧院的路,碰到的每一个人都发。最近很多学员问白天在哪里发,我的经验是哪里人多就发哪里。我经常是提前几小时出发,路上动静随机,看到人多马上停下,一边讲解一边发。地铁上很多时候,人们不接,我就感觉他们以为我在募捐,我就强调是信息资料,关于晚会的。这样就接的人就多了。有时为了人家明明白白的接,不扔,我一定要强调这是古老的中国艺术,展示的是大唐的歌舞。我发现很多西人我发过去时不接,等我返回时,刚才不接的人说,“也给我一个吧。”“是有关中国的吗?”

有时解释时我看着对方眼睛,解释完了也发完了,才看见人家穿的是地铁管理人员的制服。一次一个地铁管理人员接了,读了,回来告诉我,你应该到那个地方发,那里人比这里多。我去那里一看,正是我希望的滚动电梯上和下两个方向的乘客必经之处。人们都反应是:“这是什么,你在发什么好东西,我要看看。”一节车厢发完了,我就到下一节车厢,等到目地地时,我已经所有车厢都发遍。我发现车厢是发了人们就能认真读的好地方。而其它地方你能看到一些人接了就把传单拧在一起了。

心性不好的时候,求数量的时候,马上就有人来管了,不让发了。很多地铁是规定不让人发,但那是给“人”规定的。修炼人当慈悲心上来时,发到穿地铁制服的人手里,人家还笑着跟你聊,什么好东西啊……,前天也是都发完了,讲完了才发现他的制服是地铁的。

我发完车厢里的人就学法,问人家有几站下车,通常到站时那人都告诉我。坐我旁边的人我都给他们看《神韵》,有时也看DVD,效果非常好。那是救人,师父通过晚会项目给我们一个最简便的与被救的人互动的机会。师父给我们搭了个舞台,我们是这个舞台的主角,配角要我们自己去找。这是荣耀,不是负担,每当我累时,没人接传单时,我就知道该学法了。每当这时我就去歌剧院那个地铁站。大厅到处都能找椅子坐下学两小时,正好剧院的观众入场时间到了。

4、推晚会传单的同时方方面面修炼圆容

我在每天学法炼功都保证的情况下才出去发传单。我先生不修炼,每次他来电话,我都告诉他常人对传单的反应。我先生在我们城市每周发中文大纪元。我每次出远门讲真相时,我先生生意都特别好。我几年来发现我讲真相犯懒、怕冷、计较钱出的多少时,我先生的生意就不好。我也没特意去观察,就是事后一回忆,就发现这样一个规律:师父法身知道我会毫无计较的用在讲真相上,那么我户头就老有我先生汇的款。表面是先生汇的零花钱,但是实际是非常有规律的,就是我在讲真相方面勇猛精進,我先生那边就生意特别好。十二月二十三日我刚回家过圣诞节,我先生给我意外惊喜,又送一个新的笔记本电脑,要知道他前一个月看了《震撼》后刚刚给我买了一个质量非常好的大台式电脑。

我住的那家学员,我现在也帮着打扫房间、吸尘,女主人的女儿喜欢饺子了,我就包。一次她女儿非要吃饺子,我没时间,要发传单,我就说我夜里一觉醒来包吧,结果那个学员说,这样我们怎么吃的下,别包了。我发现,修圆容也不能走极端,稍微一过,人家也承受不起,好象我很悲壮,白天发传单,深夜包饺子,我修了个自己很感动自己。别人都要吓的吃不起这个饺子了。

谢谢大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