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正念 走出人来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七日】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所以在今后炼功中,你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魔难。没有这些魔难你怎么修啊?大家都是你好我也好,没有利益上的冲突,没有人心的干扰,你坐在那儿心性就提高上来了?那是不行的。人得在实践中真正的去魔炼自己才能够提高上来。”那么要闯过这些魔难,靠的是法,靠的是正念。我领悟到,正念就是神念。在魔难或过关中,是用人的思想、人的办法来解决问题呢,还是用神念化解一切难关,则是大法修炼者能否真正走出人来的关键所在。

下面讲述几件发生在我身上的事。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

正念从法中生

师父在《排除干扰》中讲:“现在大家也更清楚了我为什么经常叫你们多看书了吧!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

我对通过学法坚定正念的第一次体悟是在我得法不久。我以前患有咽喉炎,每当睡眠不足时就容易犯。我工作单位离家较远,我都会利用坐车的时间学法。有一次,刚学了没几分钟,一阵困劲儿袭来,同时感到咽喉部位隐隐作痛。按照以往的经验,如果不好好休息一下,又要犯咽喉炎了。当时我产生了一念:“不管它。坚持学法。”我就坚持睁大眼睛学法。谁知越学越精神,困劲儿没了,咽喉炎的感觉也没了,浑身有种被能量包围住的感觉。要不是车到站了,我真想这样一直学下去。我深深的感激师父用这种方式启迪弟子对学法与正念的认识。

学法时会有各种形式的干扰,有时想摆脱干扰并非易事。有一段时间我学法一直不能静心,学过后却不知讲的是什么。这种状态持续了很久。法学不好,正念也没了;炼功就犯困;跟别人讲清真相,好象连自己都无法说服,真是苦恼之极。正在那时,师父发表了经文《修改》。要找到要修改的字,就得一个字一个字去读吧。就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我总算度过了那段艰难的日子。而且正是用师父赐予的学法办法,帮我度过了多次难关。

我每天能保证两个多小时的学法时间,大部份是在我上下班的路途中。在我得法前,因公司搬迁,我每天要花在路上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在我得法后,虽然公司又两度搬迁,可我花在路上的时间几乎没有改变。师父正是用这种巧妙的办法,充份保证了弟子的学法时间。在坐车的途中,我曾试着将真相资料或“九评”发给我周围的乘客。每当这时,我心里都七上八下,想着怎样发资料、怎样讲清真相,根本无法静心学法,而从乘客那儿得到的反馈大多是拒绝。几次下来,我就悟到:“学法就是学法,决不可因为任何事而分心。”

我也曾有过这样的想法:“在车上看书会不会眼睛近视?”但我很快就用正念将其否决:“学法是世间最神圣的事,决不容许任何干扰。”几年来,无论车摇晃的多厉害,也无论车内灯光多昏暗,我都坚持学法。就在前不久的一次体检中,医生赞许说:“象你这样好的眼睛,真是太罕见了。”其实以前我有一点儿近视。

我大约六天通读一遍《转法轮》,同时,我还在背法。我已背了《洪吟》、《洪吟(二)》十多遍,背了一遍《精進要旨》,现在正在背《精進要旨(二)》。我背法都是在走路过程中進行的,因为每天换车时走路也要花不少时间。背法时常常会对法中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有全新的领悟;背法时也常常会有全身的细胞都溶于法中的感觉,真的美妙。

在正念中做好三件事

一直以来我将能否做好师父要求弟子的三件事作为我修炼状态的标志。在我学法不入心时,发正念也是胡思乱想,炼功就犯困,而要讲清真相时则各方面干扰都很大。我的解决方法就是坚持大量学法,同时向内找,及时找到并放下那些该去的执著。

前一段时间,我有许多关要过,其实都是放不下的执著造成的。正象师父说的:“当然,多数处于这种情况的弟子其实是因为开始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轻微执著或者观念的干扰,被邪恶钻了空子、加大了这些因素造成的。”(《越最后越精進》)我学法犯困,炼功犯困,发正念也犯困。真是困的昏天黑地。炼动功站着就睡着了,几乎要摔倒;炼静功更是如此,刚打完手印就睡过去了,五十分钟过去了,腿疼,醒了;发正念时,口诀还未念完,已经睡着了。每天清晨,捧着师父的照片,痛悔自己不争气。很久找不出解决的办法。

我没有忘记自己是个炼功人,仔细向内找,找到了自己很长时间以来就已经认识到但却放不下的执著:不能堂堂正正的做大法弟子应做好的讲清真相的事,总是背着妻子去发真相资料、发传真、寄“九评”等,怕她知道了生气。说小了这是怕心,说大了,这完全是一种为私为己的私心。就在我还不能完全放下时,又发生了两件看似偶然的事。一天下午,妻子不在家,我就在家准备邮寄“九评”的信封,用一个小塑料容器装水来封信封。封到一半儿,我突然发现水全漏在桌子上了。就在几天前,我刚用过它,而且这几天根本无人动过,一直在桌子上放着呢。这不是明显点化我有“漏”吗?就在当天晚上用洗衣机洗衣服,快洗完时,我突然发现满地全是水,原来是排水管裂开了。这不又是明显点化我“小漏不堵就会成为大漏”吗?我默默的向师父道谢,谢谢师父对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的一再点化。我也痛下决心,要从这一阴影中走出来。后来,当我对妻子说第二天晚上要去发真相资料时,她只对我说了几句注意安全的话。

我最初对发正念的体悟是在打电话讲清真相中。一个周六的下午,我有一段空闲的时间可以打电话讲真相,我就先打坐发正念。那天我心态较好,往那儿一坐马上就静下来了。我默念了正法口诀之后,就感到自己的身体已置于一个旷野之中,所覆盖的区域在不断扩大、扩大……,真正体验到周身溶在能量中的感觉。再接下来打电话,几乎每通电话都有人接,而且对方都能听完我讲述的真相内容。其中一通电话是打到公安局的,一位女士接了电话,让我吃惊的是,她竟对我说:“我在这儿等很久了!”她提了很多问题,我都一一作了满意的解释。当时我就在心里对自己说:真是“佛法无边”啊。

后来,除了在打电话前发正念,在打电话的过程中也是边打边发,哪一次正念发的好,哪一次真相就讲的好。就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我逐渐体会到怎样正确发正念,怎样集中强大的念力。我发正念没有用定时音乐,都是自己掌握时间,多数都超过十五分钟,有时会很长时间。发完正念,我能体会到一种“天清体透”的感觉。目前我每天发正念八次左右。每次在讲真相或发真相资料前,我都会集中念力发正念。而大法所体现出的神奇,也是对我不断精進的一种激励。

现在仔细回想我对发正念的认识过程,真是深深体会到师父对修炼弟子的慈悲,以及对修炼弟子严格的循序渐進的引导。

用正念化解日常生活、工作中的难关

大法弟子是在常人环境中修炼,决不会脱离常人的生活、工作环境,我们的修炼状态、能否在本质上从人中走出来,也必然会在日常生活和工作中体现出来。下面仅举几个小事例。

我在得法之前,每天睡眠约八小时;得法后,睡眠时间逐渐减少,目前通常睡五个小时左右,有时状态很好时睡三、四个小时就足够了,而且一天都很精神。而刚开始为了保证在午夜十二点和星期天早上五点发正念,与困魔搏斗,那真辛苦。却正是这种艰苦的实践,才使我能较快的突破困魔的障碍。试想,神会怕睡眠不足吗?

我一直从事电脑软件开发工作。在得法前,每次软件设计,都要進行周密的思考与规划,因为过份投入,常常是走路、吃饭、睡觉都会在思考工作中的问题,搞的人疲惫不堪。在修炼中,我逐步放弃了这种“传统”的工作方法。试想,神要做什么事,会这样思前想后吗?现在,我想做什么,在做的过程中,灵感就不断的涌现,工作效率和质量都比以前高很多。这样,我就有更多的时间来学法、阅读明慧网,也再没有了疲惫的感觉。

我从未过吃肉的关,但却存有要吃的好、吃的有营养的执著。怎么去呢?有好几次,看到一桌好菜,心想,这会儿可能好好吃一顿了。可还未吃到一半儿,肚子就开始疼。几次下来,就把我对吃的欲望去的差不多了。现在我就是以吃饱为目地。试想,神会有对这些美味佳肴的欲望吗?

我原来牙齿不好,牙龈出血,吃东西,好塞牙缝。以前是半年要洗一次牙,牙签、牙线不离身。得法后,这种情况也未见好转。有一次,妻子催促我去洗牙,我也想,是啊,师父也讲过洗牙就算是修饰,那我这个周末就去洗一次牙。就这么一想,第二天,牙就肿起来了,肿的非常厉害,根本就无法去洗牙了。从此,不再执著洗牙。

得法后有一段时间,每当用牙签掏牙缝时,就会出很多血,而且掏哪个牙齿,哪个牙齿就要疼几天。随即悟到,不能再掏牙缝了。塞了牙缝,却又强忍不掏,真是难过,记不清有多少次忍不住又掏了。这样过了几个月,我才最终闯过了这道关。现在我已经完全放弃了牙签、牙线,塞牙缝的现象也越来越少了。试想,神会害怕身上这里或那里出什么毛病吗?

(二零零六年新加坡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