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一直等待着迷失的弟子回头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十八日】我是农村大法学员,我于一九九七年有幸喜得大法,真有相见恨晚之感,沐浴着大法的恩泽,我的身体、思想、行为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心里对师父非常崇敬,我发愿一定修炼下去。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恶党和江罗流氓集团开始了对大法的残酷迫害,虽然知道大法好,但由于我后天观念重,用人心看待迫害,摔了几大跤,走了一大段弯路。由于怕心,我交了几本大法书,以为能应付过去。自己仍在家偷偷学炼,结果乡司法、村恶党支部经常到我家骚扰。二零零一年,我散发大法资料被恶人举报,被非法劳教两年。

在劳教所,我由于怕心没去,又听信了邪恶的洗脑谎言,走向了邪悟,对师对法不敬,几次被恶党的报纸和电视台利用,诽谤法轮功,不知毒害了多少同修和世人。从张士教养院回来后,充当犹大,配合当地“六一零”开办洗脑班,还荒唐的绑架了同修──自己的亲妹妹,身在邪悟中,还觉的自己是在做好事。

在以后三年的日日夜夜里,我的心灵在极度痛苦中煎熬着,在沉沦中苦苦挣扎。三年多没学法、不炼功,陷在邪悟理论中,还以为自己比别人修的高明,还以为自己不修道已在道中,其实是被旧势力控制着,早已偏离了宇宙大法。每当尚未泯灭的佛性在内心深处复苏时,每当我想起真善忍时,每当想到师父慈祥的面容时,我全身的细胞都在振颤,泪水就会不自觉的流淌,我深深的知道,真正的我依然渴望着大法,渴望回到师父身边。

一、从新回到师父身边

二零零四年底,一场车祸把我彻底摔醒了,我从几米高的车顶上硬挺挺的大头朝下摔在沥青路面上,却只受了一点皮肉伤。劫后余生,同修来看我,从法理上交流,我找到了自己的根本执著,在师父无量慈悲的感召下,我终于从邪悟中解脱出来,从新回到正法洪流中。

我努力的多学法、讲真相、传九评、劝三退,一是挽回走弯路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弥补三年虚度的光阴,也是兑现自己救度众生的史前誓约,完成大法弟子的使命。

从新回师父身边,我的心从来没有如此安稳过。其实师父一直在苦苦的等待着迷失的弟子回头。

师父不只救了我的肉身,还要苦度我成为令宇宙众神都羡慕的大法徒。师父只有对众生无量的付出,却不需要众生的任何回报。我的真正生命属于师父和大法,根本就不属于旧势力;大法弟子的存在是证实宇宙大法和救度众生,根本就不是给旧势力迫害的。我们长期不放的执著心才是被旧势力迫害的根本原因。只有无条件地向内找,放下各种常人心与人的观念,才能真正的同化大法,做好师父让我们做的三件事。

二、放下怕心劝三退

按照师父讲的“放下人心,救度世人”的要求,我把世人当作自己的亲人,放下自我,放下怕心,根据农村的具体情况,平时充份利用一切时机,田间地头讲真相,劝三退,不放过任何一次机缘。

我们地区是水田作业,一到插秧季节,四面八方来打工的人很多。讲真相、救众生的好机会自然就来了,我就在稻田地里一边干农活,一边讲真相,仅插秧期间就有一百多人退出了中共恶党的一切组织。

我们邻村有一些水利工程,夏季施工的人很多。有一次,碰到一伙人在修河堤,其中有人知道我炼法轮功,就问我:“还撒传单吧?”我说:“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他们让我再讲一讲,我就给他们讲真相、讲三退。当场十人就有九人退了邪党团队。我告诉他们心中牢记“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善待大法会有福报。第二天,剩下的一人主动找到我跟我说:“我也退,共产(邪)党完了!”就这样又一群众生得救了。

明白了真相的世人也相互讲,一天,有几个人老远就朝我喊,原来他们正在路边等我,告诉我他们都要退党团队。九评、三退真是人传人,心传心哪。

秋收和冬季也是讲真相的好季节,自己家收完了地,就去给别人打工,我们农村现在都雇人秋收,在地里边干活边讲,活没干完,三退就差不多了,有时间还可以去另一伙雇工的地里去讲。秋收之后不长时间就开始打稻子、打苞米,打工到哪我就讲到哪。每个星期都有几十人三退,多则上百人。

三年多来,我学法不放松,面对面地讲真相、促三退,正念也越来越强,我的体会是,众生都在召唤着真相,亲人都在期盼着三退,有的人真是发自内心的感谢你。其实这些都是大法的威力,只是我们有时掺杂着人心,做的不足而已。

当然也有不顺利的地方,也有不明真相的人跟我说,再说共产党不好就把我扔到河里,也有的人拿手机说是给110报警来吓唬我。为了不让众生对大法犯罪,我发正念清除其人背后的邪恶,虽然没能使他们三退,但最后都和平善解。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又可以去救更多的众生了。

除了面对面讲之外,我努力争取每星期作一次真相,晚上带上一、二百份真相去发放张贴,事先发好正念,求师父加持,让有缘人得到真相资料。我在车站、村口、桥梁等处放好九评,在公路指标杆上贴上“中国共产党亡”等不干胶,再把资料、九评撒向家家户户。

有一天,我要去二十里外的地方散发真相资料。大约半夜时分,我在一家门口刚要投放,一个人在门里说话了:“撒什么的?”我说:“撒法轮功资料的。”他气愤的让我走开。当时我没有生气,也没有害怕,走过来对他说:“看看对你有好处。”又对他讲了讲真相,他欣然接受了,说回去就看,态度变得十分温和。当我离开时,他说:“我真得谢谢你!”他说出了心里话。

写到这里,我更加觉的我们的责任重大,觉的自己做的还不够,自己说一定要做好三件事,可有时候还很差,执著心还很多,比较明显的如欢喜心、显示心和争斗心。当做出点成绩时就沾沾自喜,别的同修比不上我,自己如何能耐,到处张扬。当冷静下来时,才发现自己在修炼的路上还差得太多太多,特别是懒惰、发狂等魔性时不时就出现。举个例子,秋收打场一段时间里,真相资料发的比较少,有一天晚上十点我睡着了,电话响了,是海外同修的真相电话,内容是中共高官贾甲脱离中共恶党的事,我悟到这是师父点化我该精進了,因为我家存的就是贾甲脱离中共恶党的真相资料,我没及时发出去,耽误了救度众生。

炼静功时我也很懒惰,怕腿疼,每天只炼半小时,有时还达不到,不得不炼,敷衍了事。还有在日常生活中,遇到什么事不对自己心时,说话变声,态度不好,不理智,不能象修炼人那样慈悲平和。今天在明慧上曝光自己的这些魔性与不足,就是要去掉它,稳健的走好以后的路,更好的救度众生。

三、与走过弯路的同修交流

师父在经文《走出死关》中说:“作为师父我从不记你们在修炼中做的错事,只记你们做的好事与成就;作为大法弟子们来讲,也都是在修炼与无比邪恶的迫害中走过来的,深知修炼的艰辛,不会不理解走错路的学员,所以我再一次告诉你们:所有在这方面做错了的学员,从现在开始最好公开表示放下这污浊的包袱,走回到大法中来。只有公开做错的一切,才能摆脱特务的纠缠与要挟;只有公开,才能去掉执著与怕心。”

师父的这段法理,点悟和鼓励着我,在我周围还有一些和我一样走过弯路、甚至犯过大错的同修;还有一些在劳教所由于怕心顺水推舟违心的“转化”后回到家中一蹶不振的同修,我真心的希望这些昔日的同修应该想一想,九九年之前,我们都正常的学法炼功,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身心受益,没有任何违法行为,是中共恶党无辜的迫害我们,是中共恶党在犯罪。

同修啊,不要因为怕心和爱面子,自己欺骗自己,苟且偷生了,静心看看师父的新经文吧,看看身边那些精進的大法弟子吧,难道你真的想永远沉沦下去?难道你真的想失去这万古机缘?那是任何一个生命都无法承受的、深深的、永远的痛悔呀!

曾经跌倒的同修,让我们加紧弥补吧,不能再徘徊了,还有多少众生正在等待着我们去救度啊,还有多少亲人正在期盼大法的福音哪。慈悲伟大的师父一直在等待着我们!

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