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進赶上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二日】我是九七年喜得大法的,得法前天天大小病不断。我丈夫是个怪人、浑人。因为是白手起家,家庭内外、大事小事都由我一人承担。搞的我常常以泪洗面,所以脾气很坏,经常骂丈夫、打孩子。是慈悲伟大的师尊救了我,使我有缘得法,重获新生,在社会家庭中做个好人。

走上修炼的路以后,我如饥似渴的学法、炼功。安排好家务,哪怕是一点一点的时间和自己的一思一念都放在学法上。就这样99年7.20前我背会了《精進要旨》、《精進要旨》(二)和《洪吟》。当时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大法给了我健康的身体,净化了我的心灵,更给我的家庭带来了欢笑。

99年7.20邪恶开始了疯狂的镇压,我的心都碎了。但我当时只有一个念头,是大法造就了我。但大法现在却被诽谤,最最痛心的是师尊被无理的中伤,我们的修炼环境被破坏。那么我应该也必须做到的就是为大法说句公道话。

九九年十月二十五日早八点多钟,我和另一同修到达了北京。刚走進天安门,就被两个恶警抓走,绑架到了天安门派出所。那天我一想起来就好似昨天,在那里我结识了好多外地同修,我们互相好似相识过,我们都是共同的一个心愿:“还师尊清白”、“还大法清白”。两间房里关满了人,我被关進了不报姓名的房间。大家齐声背诵着大法。不知怎的,我边背边流泪,边背边流泪,几乎是泣不成声。沐浴在师尊的洪大慈悲之中。在这片修炼人净土的群体之中,大家你为我,我为你。形成一个坚不可摧的整体。为有缘人播下了得法的种子,令一切邪恶胆寒。

二十五日下半夜两点多钟,我和另九名同修被送到了北京市郊区第十三看守所,在看守所里,同室里有两个别的犯人,他们吃米饭和炒菜,我们每人两小条咸菜,一个窝头。但我们谁也不去吃。我们遭到了非人的折磨,就七十岁的老人他们也不放过,扒光了衣服,说是搜身,不让我们穿鞋,光着脚在水泥地上。十月底的天气,窗户开着。我们穿的是单衣。第四天恶党开始了邪恶手段,把我们送進了北京市“郊区精神病院 ”

几个打手施展了对精神病人的手段,不由分说把我们每个人的手、脚绑在了病床上,连按带打的给我们灌了不明药、扎了不明针,强行灌食。在我们之前两天進去的同修在致命的穴位上被扎电针,然后全身通电(这是同修悄悄告诉我们),要我们有思想准备,电通在人身上说痛苦极了,但我们都不畏惧。

后来同修说了住址,恶警把我送回了当地看守所,无理的拘留半个月,并勒索了五千元钱。在那里真是度日如年,药物开始反应。全身不能放松,整个身体象抽了筋似的,不能坐不能站,脖子筋硬,脑袋不能转,眼睛直直的,不能迈步,只能一点点的往前蹭。我姐、弟妹来看我,说我完了,成了废人,但没有说理的地方。半个月回家,我听师尊讲法,炼功,开始抱轮,胳膊抬不起来,腿在抖、心在往起揪。那个滋味是人想象不到的。中共恶党把我害成废人,是伟大的师尊再一次为弟子承受了一切。使我沐浴在玄奥、超常中。使我能稳步的向前迈進,做好三件事。

二零零一年的二月,恶警再一次闯入我家,两个恶警把我架着塞進警车,连鞋都没穿,十三岁的女儿喊着叫妈妈,毫无人性的恶警一把将女儿推倒。没有任何手续,非法判我三年劳教。在那里,天天洗脑,强迫看诽谤大法资料。在那里我有过最最悲伤的一夜,修炼中的污点,自己转化也转化了别人,但慈悲伟大的师尊没有嫌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给我再一次得到大法的机会。

二零零二年的三月,我提前两年释放回家,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写了严正声明,把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堂堂正正的走回了师尊安排的正法修炼之路。每天在师尊安排的做好三件事的路上不停歇,我做了三十几人的经文的传递工作。在师尊慈悲呵护下,我们几年来这个整体的机制都各自在自己做好三件事上正常的运作。互相勉励,共同精進。

在九年的修炼当中,我和各位同修相比还差的很远很远。但我决心在师尊的教诲中精進赶上,不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