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闯魔窟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十八日】

  • 正念闯魔窟的经历

  • 彻底清理一切邪党物品,不给邪恶留躲藏之地

  • 新学员正念排干扰

  • 正念闯魔窟的经历

    文/湖南大法弟子

    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同修的正念支持营救下,我于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二日正念闯出魔窟,历时三十三天。

    从十一月十日我不幸被抓至被释放,其间我全盘否定旧势力,不配合恶警不报姓名住址,拒绝任何签字,未给邪恶提供任何材料和依据。

    在看守所,我多次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等。恶警、牢头曾多次强迫我穿囚衣,每次都被我否定。每天上午狱警到监狱里来点名,当点到我,干警叫:“大法弟子”(因为开始他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只好叫大法弟子)我回答:“法轮大法好”。

    我拒绝所谓生产,不参与其奴工产品加工。除了与干警讲真相外,一律不配合他们。恶警说要判我劳教,我立即否定:“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

    十二月六日恶警非法递给我劳教通知书,我当众撕毁。十二月八日又非法送我去长沙新开铺劳教所,当时在看守所内我高呼“法轮大法好”,遭到衡东县看守所所长的毒打,几个恶警气势汹汹想强迫我跪都未得逞,所长用脏布堵嘴,并把我反铐上,把铐子锁到最小位置,齿都卡到骨头上了。到了长沙新开铺劳教所,我又高呼“法轮大法好”。那里的劳教人员说:“又送法轮功来了”。

    劳教所检查身体,检查出我血压高而拒收,要求到市级医院作心电图和照片检查。检查结果两项均正常,劳教所医生正准备接收,突然他犹豫停顿一下拿起电话把检查结果向上司汇报,上司问:“血压多高?”,医生说:“一百八十至一百一十.”上司说:“不收”。其实这都是师父在加持暗中助力所致,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同修的正念支持营救与自己正念正行,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终于闯出魔窟。


    彻底清理一切邪党物品,不给邪恶留躲藏之地

    湖北大法弟子

    元旦前看到同修交流文章中讲到,一同修多次反复出现严重病业,当把家里邪党物品清理干净后病业即消除。看过此文后,我想起二十多年前曾买过不少邪党书籍,还在老家放着没销毁,才马上将其销毁掉了。

    在大纪元网站发出销毁邪党物品的倡议时,我早将老家放着的邪党党魁象处理销毁过,当时就是没有想起家里还存有邪党书籍光碟。所以希望同修都能在家里再清一清找一找,是否还存有邪党物品,若有马上彻底销毁掉,决不给邪恶留躲藏之地。

    在此特别还要和同修交流的是,我在彻底销毁邪党书籍光碟物品之前,总能感觉到自己身上还存有邪党因素,当时只觉的奇怪,讲真相效果也不是很好。我是九八年幸遇大法的,虽然较其他同修走出来晚,也还有许多没修去的人心和怕心,但自己身上还存有邪党因素当时确实没悟透。

    在二零零六年九月底,还发生了一件事,我莫名其妙的被一大客车将右脚大拇指压成骨折,给自己证实法带来一定困难,甚至不理解的身边亲人说“你师父怎么没保护你”,从而不愿接受大法真相。我知道这是邪恶的干扰迫害,我也彻底否定,正念对待。就此事我悟到,除我修的有漏外,家里当时存放着邪党物品被邪恶钻了空子。所以希望同修们吸取我的教训。做好师父交代的三件事,维护好法,证实好法,救度众生。


    新学员正念排干扰

    我是一名得法不久的新学员,在大陆某机关内负责一个项目,经常有很多人来送报告、签字、咨询的等,也有不少来乱聊闲扯的。

    那天上午,我处理好手头上的工作后,刚要静下心来学法,来人坐在我对面的椅子上,就东长西短、天南海北的闲聊起来,大有“扯不完、就不走”的架势,我对其发正念:清除一切干扰学法的因素。正念一出,那人戛然而止,什么也没说,匆匆就走了。

    隔了一会儿,又進来一个联系业务签字的,他签好字后,我见他边聊边向椅子走去,我又发正念:没什么事,且勿坐下闲谈。就见这人看了看椅子,转了半个圈也走了。

    又听到门外塌塌的脚步声,由远而近,工作业务?还是聊扯之人?我再发正念:是业务办完就走,闲聊者勿進门内。只见我门口外一个人影一晃,随即传来由近而远的塌塌的脚步声。

    编者注:这种情况也不一定都是对学法的干扰,也可能是有缘人通过这种方式来接近大法弟子,想听大法弟子讲真相。所以不要一概排斥,可以理智、智慧的抓住机会讲清真相。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