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正念正行 就没有过不去的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九日】2006年11月的一个下午,我去发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一辆警车停在我身边,不由分说将我按住,塞入车里,我说:“我是好人,是来救人的,你们不要抓我,抓好人会遭报的,我修的是真、善、忍……。”就这样一路和他们讲着真相,来到了乡派出所。

在派出所,我又和所长讲真相,告诉他我是救人的,做的是最正的事,快放我回家。他们说送我回家,把我骗到了市公安局。有一个人对我很恶,我说你不要对我这样,我是天底下最好的人,我希望你们永远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会有福报。他们强迫我照相,开始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又逼我按手印,我不再服从。我还是要回家。他们又说送我回家,结果拉到了看守所。一到看守所,我见人就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進监舍前,他们掏光了我身上的真相资料和护身符,我说你们好好看看,看明白了,就按照上边说的去做,因为里边有些退党材料。

监舍里的在押人员都说我是个好人,我教给她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们中有头疼的,不疼了;有拉肚子的,不拉了。明白了真相后,一一都退出了党团队组织。接着我又劝负责打饭的自由号,开门见山告诉他见面就是缘,问他入过党团队吗?答入过。我讲完《九评》讲三退,告诉他不久的将来天要灭中共,因为共产党坏事做多了,神要淘汰它,退出来划清界限你就保平安了。再念法轮大法好,你就有美好的未来了。就这样一个个的退了不少。开始他们都是用小名、化名退,后来看到公安局的人一次又一次的欺骗我,说放我回家却总也不放,这时我开始绝食反迫害。大家纷纷说:大姨,你给我们都退了吧。后来都是用真名退的,凡是在看守所接触到的都退了,一共四十多个。

看守所的警察,我也劝过几个,给他们讲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功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还能强身健体。他们不说大法不好,可也不认同退党。我说:天要灭中共,谁也挡不住,我是真的为你们好,为你们痛心。

公安局三次非法提审我,我心里很平静,抱定一个信念,走到哪里真相讲到哪里。他们问我还炼不炼?我说头可断血可流,粉身碎骨也心甘,我坚决炼下去!因为我受益了,我找到正法了。

绝食到第六天,他们骗我去检查身体,其实是强制下胃管灌食。我说:你们不许迫害好人,迫害好人是有罪的,是要遭报的。这时政保科的刘春阳恶狠狠的说:你想用这种方式出去,办不到!给我灌!以后你也别想拔下来了,就天天给你灌食了。他们有十几个人把我抬到床上,强行插上胃管。我心里想:你说了不算,我有师父在呵护,我将胃管拔下、扔掉。有师在、有法在,我什么也不怕。

回到监舍,我继续绝食。饿了,我就背法、发正念、炼功。叫我报号,我说;我不是犯人,我是好人。让我干活,我说;我不是来干活的,我是救人的,证实大法来了。以后他们再也不叫我干活了。

第七天,公安局送来了非法判决书:劳教一年三个月。这时,我心里依然平静,也不执著绝食回家了,心想:无论走到哪,就是要证实法、讲真相。此时想起了师父的教诲:“修炼中所要去的每一颗心都是一堵墙,横在那阻挡着你修炼的路,对法本身还不能坚定是修不了的。”(《环境》)我一下子有明白了许多。

按照他们的法律是不能送我走的,因为少说得有两个月的上诉期。但是在我绝食第八天,决定将我送走。我一路喊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背着《洪吟》、《道法》,来到了唐山劳教所。

下车后,走过来一个年轻警官,我迎上去说:我是修炼真善忍的好人,你要永远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会有福报的。见到一位女警察,我说;你说现在是什么社会?好人被劳教判刑,坏人却逍遥法外,你要记住“法轮大法好”。来了个领导模样的人带我去检查身体,在医院里我见人就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人越多我越喊。他们不许我喊,我说:你们把我拉到这儿,就是证实大法来的。我又对他说,我是为公的,你们是为私的,光你知道大法好不行,我还要让更多的人都知道“法轮大法好”,你知道好,不敢说,我敢说。你要把我拉到北京去,我就到北京喊,到天安门喊。他说就没有见过我这样的。

检查身体,五项指标刚查了两项,把我拉回了劳教所。所里一看片子说:不行,我们不能要,有心脏病。这样,连夜回到了本市看守所。

回到看守所,有个还没有睡觉的警察笑了,说我旅游回来了。進到监舍,欢呼雀跃、哭的、笑的,有的说神大姐回来了,你走后我难受的吃不下饭;有的说神大姨,我堵的慌。她们拿出各自最好的东西给我吃,有的让我写些东西留做纪念,有人表示出去后和我一起修炼法轮功。

就这样,我又堂堂正正的回家了。

经过这次魔难,我更加体会到了大法的超常、神奇,只要正念正行,就没有过不去的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