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绥化劳教所对大法弟子残酷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日】我是二零零二年五月被绑架到绥化劳教所迫害。在三年的迫害中,我亲身经历和目睹了绥化劳教所的恶警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邪恶的迫害手段是非人性的。我刚被非法投入劳教所,恶警整天给我看污蔑大法的录象片,看中共恶党造谣的“天安门自焚”伪案的电视录像,用各种手段强制观看。并利用邪悟的人迷惑我对师父和法的正信。整天利用邪悟的包夹及其他普通劳教人员对我严管,不许和任何人接触、说话,甚至不许闭眼睛,整天用包夹看着,一步不离的跟随,并用多人看着我一个人,普通劳教都是犯了法多次被劳教的违法人员,持续到二零零三年三月恶警开始对我大打出手、关小号。用带子硬把我捆在铁凳子上,我被捆的没法动,一连十天十夜,恶警们将只有不到二平方米的小屋仅有的小窗户堵死了,不见阳光,不知道黑天和白昼,期间整天高声放迪斯科音乐及一些不准修炼大法的条款和律令。恶警在此期间多次用高压电警棍电击我的身体,将电棍插入我的后背衣服里,脖子上,电击双脚。被迫害时,经常听到在隔壁小号里其他大法弟子被电击发出的喊叫声。当时我的腿肿的粗的吓人,双脚肿的已经穿不上鞋子,走路只能靠人搀扶。

动手的恶警有刘伟、高中海、龙奎斌。恶警高中海对我拳脚相加,一次在小号时高中海一个人偷偷溜进小号,不容分说对我大打出手,拳脚相加,双拳一起“双峰贯耳”,膝盖猛顶前胸,肘击后背。有一次把我从小号硬拖到办公室,用脚踹击我的上身,他的皮鞋鞋跟用力过猛都踹掉了,其流氓手段及其残暴,高中海每次打人都反映出很兴奋,很高兴,从这一点上映印出他内心变态扭曲的心里。整整折磨了我十五天,这还不算完,后把我从小号绑架到车间每天十几小时以上强制劳动。

到今天为止,绥化劳教所还在迫害大法弟子,奉劝绥化劳教所的警察,停止你们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犯罪,不要给邪教中共充当殉葬品。给自己选择一条求生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