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救了我一家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一日】《忆师恩》这本书,在明慧网上已刊登到第五集了,每位大法弟子的回忆都令我感觉到师尊的慈悲伟大,也充份体现出大法的殊胜。师父真是为弟子,为众生承受了太多太多,以慈悲的胸怀,无微的呵护,把我们从迷于世间一切而忘记回家的人逐渐变成了不畏邪恶,不计世间得失救众生的大法弟子。

我虽没有参加过师尊的传功讲法学习班,但我有幸在一九九六年农历十一月十七日在同修家看到了师父在济南大连的讲法录像带和教功录像带。十几个晚上过后,使我懂得了很多年来想弄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问题,明确的知道了宇宙的最高特性是“真、善、忍”。在那时间里,师父真是把我们拔起来又往前送。心性提高的很快,在社会上努力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和充沛的精力,白天干农活,晚上与同修们到处洪法或互相交流。随着学法的深入,我的心性与境界也随之不断的升华,直到现在和本地的同修一起学法发正念、讲真相,坚定的做好三件事,而且还与另一个同修承担起了做资料的工作,逐步的兑现着我们的史前大愿—助师正法!

在这里我想说的是:师父在讲法时也谈到“一人学法,别人是要受益的”,师父不但呵护着我们,也同样呵护着我们周围的人。

我没得法前,丈夫得了司机的职业病“腰间盘突出”,根本不能再开车了,严重时站不起来坐不下,不到半年,严重的神经压迫的左腿比右腿细了一圈。也曾做牵引和洗中药浴等,跑了几个医院都无效果,眼看着左腿一天比一天细。那时又因计划生育超生﹙当时我村一个女孩的夫妇到三十岁也没批二胎,大部份都抢生﹚,两个孩子又小,里外我一个人,我真是对生活失去了信心。是师父救了我一家!从我得法以来,一家人的身心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丈夫的病已痊愈,孩子们也在佛光的沐浴下健康成长!

话归主题,说九六年我在看师父的讲法录像中,看到师父和蔼可亲,平易近人就象是在参加师父的亲授班一样,感觉浑身暖洋洋的。

师父在讲到给大家清理身体时,我还记得很清楚:有病的想一想自己的病,没有病的家里亲人有病的,想一想你亲人的病。我就想,我本身没有明显的病,结果想到了我母亲的一双白内障眼和丈夫的腰间盘突出症状,但我又听到:每人仅此一件事。﹙不是原话﹚我便揣摸:母亲年纪大了,丈夫的路还长,那就是丈夫的腰痛病吧,这时师父看了我一眼,我就觉的象孩子得到了父亲的呵护一样,非常感动。现在写到这里我仍是眼泪扑簌簌的打在草纸上!而师父做到了父亲做不到的事情。但事后我没把这事放在心上,更没与丈夫谈起,到后来在一个辅导员交流会上,有个同修谈起她亲身受益的情况,也令我想起了此事,回家一问,使我惊喜万分,丈夫的左腿与右腿已看不出来。而且他说:自你去学炼法轮功,我的腰也在好转,不知不觉的不痛了,我还以为休养的缘故呢!有一次他弟问他的腰是怎么好的,他便自豪的说:多亏了你嫂子炼法轮功,是李老师给治好的。现在他虽还不是大法弟子,但一直支持我做大法工作,我做资料时,他替做家务,我撒资料时,他作掩护,我劝三退时,他在旁帮腔。在我的修炼中,他有时是一个榜样,当然不象常人中讲的那种榜样,我是在处理一件事中,与他相比,更看出我的不足,促使我向内找,去执著。我悟到当初师父给他清理身体,而没给母亲,看似是我决定的,其实是他们的缘份决定的吧!随着我学法的深入,我对法的认识不论深浅与他交谈,他都很接受,所以我也不失时机的跟他谈助师正法的事,他一概认同。

我非常感激师父给我安排的这段因缘,也珍惜这最后的时间,努力做好该做的三件事,携家人一同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迎接法正人间的那一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