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专修大法弟子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三日】我在宗教修十三年,出家在大名山、小庙庵堂,由于宗教末法,无法修行,只有保守清规戒律而已。心性也得不到提高,本体也得不到转变,也就导致体弱多病,甚至于生活不能自理。一九九七年九月有缘得到宝书《转法轮》,从此以后,我的人生道路也就改变了。那时,我学法不深,对法理解不高,也就把法当作保护伞。以为得到大法,就一切得到保障,体质一切正常,也就沾沾自喜。没有把法当作第一位,而是保护自己第一。

我是一个掉队的弟子,也摔过跟头。虽然没有离开法,但做的不够好。我性格内向,胆小,怕见生人。七二零以后,所有的心都暴露出来了,怕心、私心也就出来了,也不敢讲真相。经过同修多次提醒、帮助,我才走出来做点真相资料,三退也只做少量的。尽管我做的不够好,因我是专修弟子,很少与其他同修在一起讲真相,多数是我一个人。但每次做时,因我眼睛近视,都得到师父的加持。有一次,很早送真相资料,有一步六、七寸高的台阶,因我没看清楚,一步踏下去一闪,等我回头再踏上这一步,我当时一惊,感觉那一步怎么平安踏下来的呢?要不是师父看护我,就是在白天如不注意走,也会跌下去了。

我学大法后,已经离开原来的庵堂了。七二零迫害以后,也没有回到原来的庵堂。因为所有的寺院都被邪恶、恶党占据、破坏了,我也就没有固定的地方住了。二零零零年被非法拘留半年,二零零一年被干扰,兄嫂家不能去,原来的庵堂也不能回去,就在外地云游,过着风餐露宿的生活。在这期间,我胆小,手里也没有资料,就用小孩吃的食品袋,翻过来用笔写上小标语,用小棒穿插在过路亭里墙壁上或用绳子挂在树枝上。有几次风险都在师父的点化下,离开风险之地。我一人云游,风餐露宿也不怕,只感到师父时刻在我身边。有一次晚上在窑洞里睡,也是有风险,在师父点化下离开,我似醒非醒,听到有一句声音:好好修。

在这腥风血雨的几年中,在中国大陆专修弟子也不少,每次只看到常人中的大法弟子,借明慧宝地投稿、切磋,未曾看到专修弟子的文章,我文化不高,又怕写不好,修的也不好。有同修讲,我们不管做的怎样,也应该写这几年做了一切,我们每个人只要在大法中修,不管做得怎样,都有神奇感,同时你在写的过程中也暴露出许多不好的心。

我这几年没有固定的地方住,住的庙也不少。不知道其他专修弟子是怎样走过这几年的。在寺院中要上殿念经,不知道专修的弟子是怎样做的呢?我有时与其他宗教的弟子住在一起,早晚也上殿。有时他们大声念经,我就小声念《论语》。有时我一个人住一座小庙,也没有上殿念经,只是早晚烧香,也没有供师父法像(因当时在寺院公开师父法像还不具备条件)。干扰也很大,住了一年就离开了。我最近又接一座小庙,内有三尊偶像,一尊是佛教的罗汉像,另二尊不是佛教中的像。刚住進第一夜,我也请师父的法身给这庙里的像开光,干扰很大,一夜也不能入睡,也害怕。第二天与本地同修切磋,同修讲,请师尊帮助清理,没有事的。我回到庙里,请一位老人给我陪伴。用水在像身上写上一个“灭”,能烧的都烧掉了,并请师尊帮我清理掉一切不正的因素。以后也不怕,也能入睡了。再请师尊法身给这三尊像开光。我请师尊法身开光是这样想的,请师尊给开一下光,能开光的就开光,不能开光的就请师尊清理。我这样做,也不知道对错?

我现在早晚上殿敲法器念“经”是这样做的(庙里只有小钟鼓、木鱼、磬):起鼓念“若人有了知,三生一切佛”,我就改念:“法轮大法好”。二遍也是十个字,三阵鼓。起鱼也是念“法轮大法好”。(遍三阵鱼)起腔念“法轮大法是正法”(三遍)接念《洪吟》〈再度〉(一遍),再接念《论语》(三遍或九遍)偈子念:《洪吟》〈再度〉、《洪吟(二)》〈洪劫〉。

还有烧香的问题,常人中的大法弟子有条件的可以直接给师尊上香,而我们专修弟子是每天对着偶像烧香的。我每天烧香时是这样想的,烧香时念:李洪志师尊(三遍),再默念《洪吟(二)》〈佛法无边〉、〈钟楼〉、〈鼓楼〉。

另外说一件事,我们本地几位同修,开始向本地人洪法讲真相,人们都不听真相,多数人跑庙烧香。这几位同修悟到,人们不听真相,跑庙烧香,决对与这些庙有关系,晚上就到附近庙上发正念清理。在庙里清理时,有时听到一声巨响,又没有看到东西,有时看到黑浓烟一滚。他们清理以后,做梦看到庙里的偶像,小的偶像倒下死了,大的偶像没有死,但不能动,只能两眼一眨一眨的。再向人们讲真相,人们就容易接受。以前经常上庙烧香的人,以后也不跑庙了,有的人把念佛珠也烧掉了,就念“法轮大法好”,有的走上修炼的路了。

但有的同修有不同认识,认为不能这样做,理由是,师尊在《转法轮》开光中讲:“过去叫作地上佛、地上道的,比较少,可现在特别多。它做坏事的时候,上边也要杀它,一杀它就跑到佛像上去了。常人这个理,一般的大觉者是不轻易动的,越高的觉者越不破坏常人的理,一点不动,总不能突然间一个雷把佛像击碎了,他不干这个事,所以它跑到佛像上去就不管了。杀它它知道,它就跑。所以你看的观音菩萨是观音菩萨吗?你看的佛是佛吗?很难说的。”

我写出来的目地,是想同修们能给予指正补充,更希望专修大法弟子们能把你们证实大法的修炼经历借明慧宝地交流一下,使我们有个共同提高。

现在特别是农村,几乎每一村都有一座小庙,并且多数是带有附体的人维修庙,人们都到庙里烧香,求钱发财、求名求利,越求它,它就越控制人,人们拜的、求的都是坏的东西、可怕的东西,人们也不知道。它就阻碍人们了解真相,对大法弟子讲真相也就带来了难度。我建议有条件的同修把你们附近村庄的庙,都应该发正念清理,这样对我们讲真相也会带来顺利,也能救更多的众生。

现在佛教中的僧人多数不讲实修,就是真修的也得不到真传,也很难修。但他们都知道,现在佛教中的法度不了人,只有等待弥勒佛或法轮圣王下世度人,弟子们才能修成正果。经书中都有记载。并且他们早晚上殿,都要念上几句:请转法轮、请佛住世。早上念:《普贤菩萨十大愿王》“六者请转法轮、七者请佛住世。”晚上念《忏悔文》“转于无上妙法轮”、“请佛住世转法轮”。初一、十五早上念:“佛日增辉,法轮常转”,实际上也是为了今天大法开传而请的。就是他们不知道,为什么要请转法轮、请佛住世呢?

我写出这些就是向僧人或有文化的居士讲真相时,就要带有预言中讲的弥勒佛或法轮圣王下世度人的记载,这样的内容他们就容易接受。我与宗教中的弟子讲真相,就讲法轮圣王、弥勒佛下世度人的关系。有位女居士,她经常跑庙,看到庙里就是讲钱,好象钱就是换功德,就是能上天似的谎话。她老伴有文化,她俩也看了很多宗教中的书,都提到弥勒佛、法轮圣王下世度人等之说。她老伴也不让她跑庙了,说:“庙里现在不讲修行了,也度不了人,就是讲钱呢。”后来她与我有缘见面了,我就讲宗教法末,很难修行了。都盼着弥勒佛下世了。其实弥勒佛已经下世了。我又讲法轮功与法轮圣王、弥勒佛的关系,她马上就接受了,学功了,连她的家人也走上修炼的路了。

我有时与其它宗教中的弟子讲:佛教徒为什么早请法轮,晚请法轮,请佛住世呢?有的悟性好,说:那不就是法轮功吗?也有的说:不知道为什么请转法轮?我就讲:佛教徒早请法轮,晚请法轮,我们生生世世不知请了多少世了。现在大法开传,正转大法轮,我们还不认识法轮。有的人甚至听信谎言欺骗,还在诽谤法轮呢!也有悟性好的人,我拿带有法轮圣王、弥勒佛下世传三字真经等预言给他们看时,一看就说:这预言写得真好,现在佛教确实度不了人了。

有位男居士看过预言,说好,我就将师尊的《洪吟》中诗,针对他能接受的,抄给他看。他看后说,这诗写得真好。我说这是我师父写的诗,还有好多呢!他又问我要书看,我没有这类书,他又说,你能抄下来给我看吗?我就将《洪吟》全都抄给他看。他看后过三天,说:你师父写的诗都好,太好太好了。有经书请吗?主要是看经书呢,我说有书请,有好多书呢,主要的有一本。他说,我就要请主要的那一本书。过几天,我把《转法轮》给他。他说,我要把这本预言带回家救我家乡人呢,这本《转法轮》暂时我自己看,我还要上庙来的。过了十几天,他又来到庙上,很高兴的说:我把预言给我家乡人看了,他们都说好,经书(《转法轮》)我自己在看。他笑着说:将来就是法轮大法了。他在庙上又住了一月有余才回去。

我看他一切观念、言谈举止都改变了,都带有大法的言词、风味,讲修心性、忍、不失不得等等。他跟我讲,某某师(指我),我以前也去上殿念经,看他们(僧人)都这样,也没有意思了。我都不愿意跟他们一起上殿了。我就修法轮大法了。他说,我家乡也有学大法的。有一位年纪跟他一样的,为了学大法,被非法关押好长时间了,出来后还是很坚定呢。这位男居士住到六月十九日后就回去了。

还有一次,我到一座中型寺院,是个道场,在山区,离县城很近。他们那里年前就没有下雨,一直到我年后农历三月下旬来到这座庙还没有下雨,池塘结底,洗衣、吃水都很困难,吃水从山下往上挑。我去了以后,问他们僧人接到过法轮功真相资料吗?他们说从来没有见过这类东西。我带了几本预言,因怕心重,不敢给他们看。我就求师尊,我来到这里为什么?我流着眼泪求师尊帮我,我就拿一本预言给他们看,天就下了一场雨。过一段时间,又拿第二本预言给他们看,又下了一场雨。我还没有注意到。又过一段时间,我拿第三本预言书给一位普通的老头子,当时他一人在菜地锄草,我偷偷给他,让他看完后还给我。他说为什么?我说你看了就知道。他说晴天我没时间看,等下雨或晚上看。第二天又下了一天雨。他看完了,等没人看见时,他双手向我合十,说,我看完了还给你。这预言写得真对、真好。弥勒佛传的三字经不知是哪三字真言(因他年纪大,没能理解“真善忍”这三个字)。等没人时,我将护身符给他,说,你看清这九个字,“真善忍”就是三字真言,他又向我双手合十。他还给我预言时说,今天下雨,上午我就看完了。我才想起,此地久旱未雨,我拿了三次预言给他们看,就下了三场雨。这是大法给他们带来了福份,他们还不知道呢。

后来我又把师父的《洪吟》、《论语》又抄给他看。他礼拜谢谢我,说:感谢某某师千里迢迢为我传经送宝。我也确实是千里之外来的。

我修得不好,文化、层次有限,请同修们慈悲指正。还望专修的同修们投稿交流,共同提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