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冀东监狱四支队的罪恶还在继续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一日】河北省唐山市冀东监狱四支队位于滦南县嘴东,是对大法弟子严管的地方,对外消息封锁极其严密。监狱里的一所楼房是医院,专门关押大法弟子。

目前有几名大法弟子都处于生命危险的边缘。大法弟子杨建坡生命危在旦夕,他的病房有八个犯人分四组轮流值班看守,外面有三个警察看守。狱医给杨建坡打点滴,输氧气,还给打一种不明药物,打时因极度痛苦身体会抽动。邪恶以此确定杨建坡还有知觉。邪恶之徒不允许任何人见杨建坡,恶徒曾扬言:“上面说要这个人,就让他活着,上面说不要,就把氧气管一拔……”

正告那些无视天理道义,一意孤行的行恶者。自古以来,善恶必报是天理。不要依仗权势与地位肆意行凶。三尺头上有神灵。而人间的正义和法律也会严惩邪恶。独裁者萨达姆已被处以绞刑,江泽民被告上国际法庭。前车之鉴,停止行恶,为自己的未来想想。

同时呼吁,所有善良的人,站在正义的一面,为了那些在暴虐中依然坚定,依然大善大忍的法轮大法学员,为了那数万个残缺的家庭,为了那无数的孤儿和无人照顾,白发苍苍的老人……呼吁停止这场持续了八年的迫害。


冀东监狱四支队相关恶警:

韩庆年,男,五十岁左右,四支队队长。
马金玉,男,五十岁左右,身高1.6米,瘦小,四支队书记。
石海平,四十岁左右,身高1.8米,体胖,四支队病区科长,专门负责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病区。
郭子林,滦南县人,1.8米,四支队接见室副科长。

我在冀东监狱被非法关押期间遭受的迫害

我曾在河北省冀东监狱二支队被非法关押三年,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曾违心的写过“四书”,做了一个大法弟子绝不该做的,虽然心里明白向邪恶转化不对,但由于放不下名利情,还是顺从了邪恶。今天借此机会再次声明在三年的非法关押中所写、所做一切不符合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定的跟随师父、坚修大法,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一个真修弟子。

自二零零零年开始,我被恶警关押在各刑犯中队,有一名主管警察和二名刑事犯包夹,每日一言一行,一日三餐均被记录,每周一次大搜号,把你写的只言片语都搜走,记录在案,搞邪恶的心理咨询问答,分析你的思想动态,不准其他刑犯与我们说话,更不准谈论法轮功的内容。由于二零零零年以前的犯人没有接触法轮功,更不了解法轮功,接触到的全是污蔑法轮功和师父的东西,对我们都怀有仇恨和惧怕。几年来我们被关押在各刑犯中队,里面的同修没有联系,与外界更是隔绝,家属看望我们时周围安排四五名干警监视,还有录像。家里捎点东西搜查极严,连衣角裤角都得搜遍了。仅有的一点信息就是从包夹我们的犯人口中得到一点同修的情况。

二零零一年在一队,有一大法弟子与功友传递师父的经文被举报关入严管队,遭到酷刑折磨,六天六夜不让睡觉,用吊刑,一闭眼就用竹板抽打吊在身后的十指,一棍下去痛一身冷汗。夜间站在屋外,逼迫念污蔑师父和大法的标语,不念就用胶皮棒打,电棍电脚,腿肿得穿不上鞋,棉裤,只能穿秋裤,就这样也照样出工干活。

在十一队,一次一功友绝食抗议迫害,邪恶警察把他绑在椅子上二十多天,每天灌食,插在鼻子上的胶管都不拔出来。功友第二次绝食,恶警把他绑在椅子上四十多天,直至生命垂危,最后送到四支队犯人监狱继续迫害。

在二支队,恶警故意对写了“四书”的学员在生活上、劳动上照顾一点,而对于坚定的学员则采用关小号、酷刑折磨、加大劳动强度等手段迫害,从而使我们产生各种人心,分化瓦解我们的意志。

在二零零一年,天安门自焚伪案播出后,二支队的邪恶在监狱里大肆宣传污蔑法轮功,逼迫刑事犯每人写揭批法轮功的文章,要犯人给家中亲人写信讲述法轮功不好,劝家里人不听不信更不能炼法轮功,使大批犯人在无知中对大法犯罪,二十多名学员顶不住压力写了“四书”。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邪恶妄图对我们进一步毒害,我们通过集体学法交流,通过同修给我们传阅的师父的新经文和狱外大法弟子的情况,坚定了我们修炼的信心,在洗脑班结束时的思想报告中,否定了邪恶的安排,使它们准备完全“转化”的计划破产。邪恶十分害怕,洗脑班不了了之。大部份同修从法上坚定起来。

积极参与迫害的有:
副监狱长 高立江
管教科科长张某、 孙某、陈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