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几张传单做起,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一切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二日】我于九八年三月喜得大法并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走到了今天。下面谈谈我在邪恶迫害的七年中,如何坚信师父和大法,努力做到正念正行的一些体会。师尊告诉我们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不但要修好自己,同时肩负着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历史重任。

从几张传单做起。记得刚开始时,我都是选在早晨三、四点钟外出发真相材料。一天,当在大街的门市房刚发几张,就听见远处有人喊,吓的心都跳到嗓子眼了,回到家里心还怦怦乱跳。于是我就背《真修》,心渐渐才平静下来。

当师尊赋予我们发正念口诀后,每次去做真相或当面讲真相时,我总是提前对要去的地方发正念,清除那里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去发放真相材料一路发正念,每发一份材料心里都想:大法救度你们,让真相材料一传十、十传百,让有缘人都能在大法中获得新生。

我也不轻易错过救度众生、讲清真相的机会。我丈夫在私人公司打工,有时他让我到公司去领工资,我想这也是师父给我安排救度众生的好机会。我就带上光盘,真相材料、护身符当面送给他们,有的还说上一句:“你胆子真大,你不怕这里有警察,不怕我们告你呀?”我一边发正念,一边对他们说:“我是为你们好,把大法的真相告诉你们,让你们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不要听信电视里的谎言。”

他们都很愿意接受真相材料。当我每到楼区里发真相材料时,我都请师父加持,让这楼梯口无人出入,我就能顺顺利利发完材料。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只是在动动手动动腿脚而已。

由于后天的环境和观念造成我的胆子非常小。没看到《明慧周刊》时还没暴露出太多的怕心,当看到周刊有同修被迫害的文章时,就往自己身上联想,产生了怕迫害的心。每当这时我就不断多学法,发正念,背《怕啥》。师尊就在梦中点化我。有一次我做梦自己骑着雄狮在奔跑,身边还有豹子也在跟着跑,醒来后我悟到师尊让我不要怕,要有雄狮豹子胆,要更精進。在不断学法和看明慧同修交流文章后,使自己认识到了那个怕不是我自己,是邪恶在怕。大法弟子做的事是全宇宙最正的事,在这个正法时期是谁说了算,不是我们伟大的师尊吗?我有什么可怕的呢!

我在与同修切磋时,我说在学法中我悟到一个理,就是无论在任何干扰、破坏、造谣的邪恶迫害中,我们每个真修弟子都要亿万倍的坚信师父坚信法,无条件的同化大法。

我悟到要多学法,不能让自己的脑子空白,随时发正念清理一切邪恶,睡觉前我都心存一念:二十四小时不间断铲除一切旧势力的邪恶安排。当听到有同修被迫害时或是邪恶有什么所谓行动时,我的第一念就是解体、铲除邪恶。决不允许邪恶旧势力有任何迫害发生。由于刚开始对法理认识的不太清楚,发正念只是为了怕被迫害,带有这颗心发正念。后来通过静心学习师尊的讲法,师尊告诉我们:“当然了旧势力所有安排的这一切我们都不承认,我这个师父不承认,大法弟子当然也都不承认。”“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我们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们中你们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去修炼,是在不承认它们中走好自己的路,连消除它们本身的魔难表现也不承认。(鼓掌)那么从这个角度上看,我们面对的事情就是对旧势力全盘否定。它们垂死挣扎的表现,我与大法弟子都不承认。”(《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因为我们有师在有法在,所以决不允许邪恶旧势力有任何的所谓考验,就走师尊安排的正法路。

我也有做的不好的时候,在与同修切磋时,看到同修不足的地方,就用指责、埋怨的语气,使同修接受不了,总是过后后悔。我反问自己:怎么修这么多年,好象善心、忍耐力还这么差,师尊的讲法自己在不断的学,也明白一些法理,为什么就做不到呢?向内找找,一是自己有愿意听好话,不愿听坏话的心,还有很武断的心、自私自利的心,没修出更大的慈悲心。我又意识到了这里也有旧势力强加给我们同修之间互相看不上对方,从而达到隔离我们不能协调一致、整体升华的邪恶因素。当自己意识到这些后,我就多学法归正自己,发正念,请师尊加持彻底铲除一切不符合大法的所谓考验因素。当清除这些因素之后,同修之间再见面交流时都能在法上认识法,共同精進。

在这几年的正法修炼中,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平稳的走过来了,今后还应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一切,发挥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作用,随师把家还。

因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