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同修被迫害与吉林市同修交流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三日】当听到刘宏伟、穆萍两位同修将被船营法院于本月二十九日非法开庭时,我想很多同修的心里都会觉的有些沉重。因为如果我们整体在法上能够有清晰的认识,也许早在一年前我们的同修就不会离开当地;如果我们整体每个同修那时多一份宽容,也许他们真的不会从我们的整体中分离出去,给旧势力迫害同修提供了借口;如果那时我们能够认识到对同修的迫害,就是对我们整体的迫害,就不会让同修独自面对魔难;如果我们能够以法为师,把同修的事当成自己的事,彻底否定旧势力,不受各种“消息”的迷惑,王建国就不会在看守所里孤军奋战,直至在我们所有吉林市大法弟子的面前被活活的迫害致死。

正是因为从那时起我们的整体变得七零八落,给邪恶迫害造成了可乘之机,使得在过去的一年中我们一直处于被动,被邪恶迫害很严重——几十位同修被非法绑架,在洗脑班邪恶连连得手,更为甚者在去年十一期间,邪恶以插播为由对大法弟子進行所谓排查,致使当地证实法、救度众生受到很大影响。这不能不使我们吉林市的每个大法弟子应该真正的向内找,因为整体是由我们每个粒子构成的,整体出现问题,也就是一定数量的个体出现了很严重的问题,法理不明,没有在法上修才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使得我们的整体遭受了如此惨烈的迫害,以致邪恶目前竟然还要非法开庭审判同修。下面从几个方面和同修交流,如有不妥的地方还请同修慈悲指正、圆容补充。

*对同修的迫害就是对大法的迫害,我们不能站错队啊!

去年三月王建国夫妇被非法绑架,刘明伟、穆春梅等到大连参与营救同修被绑架,当时在同修中传的最多的是他们有什么漏,而缺少正念营救。过了一段时间不知从哪个渠道传出王建国是“叛徒”不要为其发正念了,有些同修在法理不明的情况下真的就上了邪恶的当,没有正念加持同修。直至去年四月十日王建国在吉林市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后来听到此消息的同修有很多都默默的流下了泪水,同修走了,给我们留下了血的教训,但这些并没有使我们真正的引以为戒。当去年十月末大法弟子刘宏伟、穆萍被国安非法劫持到看守所,刘宏伟被多次酷刑逼供,想一想我们外面的同修做了什么?有的带着埋怨的心理在营救,有的到处散布同修的不足,有的默然视之,竟然告诉不要给同修发正念,有的不要营救同修的不干胶,有的说那是他们自己的难,他是做生意被抓的,有的说他不是特务吗?这么多的不在法上的想法,我们的同修在面对邪恶的时候,还要承受修炼人给他们设的难,写到这里我们真心希望所有认识这两位大法弟子的同修,整理一下你的思想,看看对同修有多少是在法中的正念,又有多少是人心,不好的人心,快一点放下它吧。因为那些人心与观念是障碍营救同修的一堵堵墙,同时也是阻挡我们同化法的一道道屏障,我们只有向内找修掉这些执著,才能解体邪恶,圆容师父所要的。

其实同修是因为修大法才被邪恶迫害的,邪恶以抓住同修的执著为借口伺机迫害大法弟子,我们能承认吗?对同修的迫害不就是对大法的迫害吗?师父不是告诉我们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吗?不管同修有什么执著我们也不允许旧势力在一旁说三道四,就是无条件的营救,真正目地不还是为了在这个过程中讲清真相、救度众生吗?所以当同修在被邪恶严重迫害时,我们怎么能不去抓紧营救呢?甚至还在内心深处抵触营救,那么我们是不是站错了队伍呢?

在营救刘宏伟和穆萍的过程中,同修感到很难是因为他们得去消除大法弟子对他们两位同修在法理上的迷惑、误解,还有过去的那些间隔,使得我们的营救進展缓慢,也给了邪恶得以進一步迫害大法弟子的借口。再一次真心希望吉林市的全体大法弟子,关于营救同修一事我们应该在法理上真正升华上来,把我们的所有精力都用在如何才能更好的解体邪恶、讲清真相、救度众生上。

*静心学法、放下自我、实实在在的修。

师父在《致澳洲法会》中告诉我们:“那些在救度众生、证实大法中做的好的、变化大的地区,一定是大家法学的好。那些个人提高快的大法弟子一定是重视学法的。”我们地区在过去的一年中被迫害严重的真正原因,就是我们没有静心学好法。《转法轮》天天在念但却和自己的修炼脱节,没有把法作为真正实修的指导,从而使我们内在发生本质的改变,而是每天都在读书,心性没能得到太多的提高。有的同修竟误以为每天都在做三件事,就是在修了,大家不都是这样吗?并没有用法在不同层次上的标准要求自己的心性,向内找溶于法中。

前几天我和同修配合家属到公安局要人近距离发正念,在这之前已经通知了其他同修,那天我们是从同修家出发的,那时我的脑子里就是师父的法“正念法力捣妖穴”(《围剿》)。整个过程我体会到了营救同修实际上是在修自己,不过我更为收获的是我找到自己隐藏很深的执著——执著自我。因为那天在发正念的过程中,我们并没有感受到整体的力量,我知道每个大法弟子都很忙,他们可以不来公安局,但我应该感受到他们营救同修的那颗心,然而我却没有体会到同修的正念除恶。正是这种感受使我体会到了参与营救同修的大法弟子所承担的压力,在过去我以为自己在尽心尽力的去做好身边的事情,营救同修我也发正念了,可是通过这件事情我知道自己的发正念实质上并没有用心,也就是在这个问题上我没有修自己。我也发现周围的一些同修因为手里承担了不同的大法工作,就把自己的项目看重,人为的把我们的整体分成了不同项目、不同的区域,马上就会在发正念的质量与次数上看出分别。其实不管我们做什么只是为了更好的去救人,师父是想让我们每个人都锻炼成熟,所以对修炼人的要求也是全面的,不是我们做了这个就不管那个。不是因为我们做技术项目的同修,就不参与营救了,也不是因为我们认为有些事情是协调人的事,我们随时发现问题就不去圆容,而是把问题看成是别的同修的事情,或者把问题推给协调人。那不是师父给我们安排的修炼路吗?因为让我们碰到的任何一件事情都和我们的修炼息息相关,否则师父不会让你遇到啊。如果我们都能从自身做起扎扎实实的修,本着为法负责、为同修负责,实实在在的做好三件事,邪恶还会钻的了我们的空子吗?

*有了慈悲和宽容我们才能更好的形成整体,救度更多的有缘人。

关于整体在过去的几年中,我们当地就一直存在这样的问题,由于在法上的认识不同,做法不同,处理问题带有党文化的因素,加之协调人不能放下自我,人为的使我们的整体分成了“两派”,削弱了整体的力量。尤其是最近关于彻底解体邪恶我们地区关于发正念的建议在明慧网上已经登出,可有的协调同修并没有把这个关系到我们整体的事情,传递给同修,协调到位,使得我们在彻底解体邪恶黑窝这个事情上,没能很好的发挥整体的力量。我们觉的不管是谁提出的什么想法,哪怕是在家里还没有走出来的同修,但只要他提出的想法在法上,对我们整体有利,我们就应该采纳、配合,即使在做的过程中有不足和缺憾那不正是需要我们圆容和补充的吗,这不是修炼吗?在我看来采用谁的办法并不重要,关键是我们能不能在这个整体配合的过程中修自己。当我们能够放下自我努力去圆容别人的时候,什么困难能挡得住我们呢?邪恶小小的离间伎俩,怎能使那么多将要成就未来新宇的觉者迷失呢?其实整体并不是我们在哪个协调人的挥动下去做什么,而是大法弟子都能在自己的环境中,圆容师父所想所要,做好三件事,例如在营救同修、解体邪恶时,我们能够展现出整体的法力,当我们协调一致时,邪恶就会自灭。邪恶迫害,它也是针对我们整体来的,当我们整体不够圆容,由于不能以法为大放不下自我的时候,就容易给邪恶可乘之机。那个时候邪恶最高兴我们能够乱起来,如果在这个问题上我们所有的同修都能识破旧势力的险恶用心,说白了我们要是法理明晰,邪恶也就无计可施。

在这里想和家庭资料点的同修交流一下,就是在当前我们的资料点在走向遍地开花,有很多同修都上明慧网,希望我们这些同修每日都能够看大陆综合一栏,因为那里有我们来自不同渠道关于同修被迫害及当地消息。如果我们能够重视起来,在第一时间把这些本地消息传递给我们周围的同修,这不是通过明慧把我们协调起来了吗?现在很多同修都非常好,他只要知道有关本地的事,都会用法衡量知道如何去配合,但在过去我们只依赖于协调人这一条线,就会耽误一些事情。因为直到目前我们传递的渠道还不够畅通,有的同修被迫害了,在网上就几句话,下一步没有跟踪报道,这使得营救同修就会受阻,因为有些制作真相的同修,想做不干胶内容不够或者有些内容是否准确不知道找谁核实。这需要我们每一个同修去完善,需要我们每个同修去用心,需要我们每个同修在考虑问题的时候思维要放大,把整体和众生装在心里。这不仅仅是哪个协调人或做真相同修的问题,这是我们大家的事情,因为我们每个同修为法负责的态度,能够体现到我们揭露邪恶文章的准确。当出现问题时,我们是不应该互相指责的,应该想从我们自己的角度怎样去把事情圆容好,而后找到相关的同修善意的提出建议,我想同修都能够向内找的,下一次会做得更好,因为我们哪一个人都不是被指责好的,都是修自己修好的。

写到这里还是想提一个问题就是在过去我自己经常说的也是我从同修那里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整体有漏了”。这以前我经常把这个话挂在嘴边,是啊当我们都在说整体,那么把我们自己摆到哪里去了呢?修炼人不能向外找,任何事情都得从自己这块衡量一下,想想作为修炼人我做了什么,营救同修我用心了?整体被迫害这么严重我做好我应该做的了吗?发正念我起到清除邪恶的作用吗?还是由于我们自己太多的地方没有做好,以致邪恶不但迫害我还会跑出去迫害别的同修。所以觉的如果我们什么事情都能先向内找,修去自己的各种人心,另外做事都能先想到别人,就象师父在《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中讲到“是宽容,非常洪大的宽容,能容别的生命,能真正设身处地的去想别的生命。”那么我们怎么能协调不好呢?因为协调直接关系到我们的救度众生。

我们因为有慈悲才能去救人,因为有宽容我们才能使更多的同修走出来参与到整体中来,这样我们才能不断的整体提高整体升华,但得做到师父讲法中那样:“如何能够象刚才提条子的这个学员说的,我们如何能够互相之间配合好、协调好,这是正法对大法弟子最需要的。我们不讲这些表面的形式,你只要学好法你都能够做得到。大家知道,当年大法弟子集体炼功之前大家都在说话呀,干什么的都有,好象很无序,音乐一响,”唰“,站得比当兵的还齐。没有人训练,也没有人告诉你们,而是发自内心的,这就叫配合,这就叫大法弟子的圆容。你们不应该只是表现在这些方面,在正法的方方面面你们都要表现得这么协调。”(《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偏离揭露邪恶救度众生这条主线。

在过去的一年中我们太多的时候是处于“救火”状态,到处去营救同修,每次都是迫害发生后我们才去揭露,搞得我们大家“疲于奔命”。究其原因觉的还是我们没有听师父的话,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的事情没有落到实处。真正忽略了我们所做的一切其实就是讲清真相,救度那些被谎言迷惑的世人,尤其表现在推《九评》上。

记得在二零零三年师父的评语文章《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发表出来不久我们当地就针对昌邑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都兴泽進行揭露,有力的震慑了邪恶,使得那一段时间我们整体证实法一直在向好的方向发展。那时大家都能放下自我,几乎没隔几天在网上就有我们揭露迫害的文章,但如今回过头来看看,在过去一年里很多被迫害的同修正念闯了出来,却没有及时把邪恶曝光,当然我们是能够理解同修的顾虑和各种心态的。可是作为修炼人我们不就是要修成为他的生命吗?我是回来了可是邪恶不曝光、不揭露,它是不是还会去迫害别的同修呢?其实邪恶没有什么能耐,它们无非就是躲在我们执著与怕心中,当我们能够按着师父的话去做,把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揭露出来的时候,我们的环境就会改变,我们在法上的时候才会更加安全。

最近刘宏伟的母亲到船营分局找国保大队长孙雁红,恶人公然叫嚣:于立新死了活该,刘宏伟绝食死了也活该……听到这里我想更多的同修是为这个可怜的生命到如今还不明白真相而感到惋惜。同时也真的体现出我们在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做得不够,让我们重温师父的评语文章,找到修炼中的差距,迎头赶上。“揭露恶警坏人,在社会上公布其人的恶行,此做法对于那些没有理性的恶人起到了极大的震慑作用,同时也是在对当地讲清真相中引起民众对邪恶迫害最直接的揭露与认识,同时也是救度被谎言毒害、欺骗的民众的一种好办法。希望大陆全体大法弟子与新学员都来做好此事。”(《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 ◎师父评语》)

还有想对打印资料和传递资料的同修就本地真相的制作与散发交流一下。因为我们目前主要还是家庭资料点,比较分散,所以借明慧一角交流。家庭资料点的同修在打印一周真相资料的时候,能否考虑一下打印比例,例如当我们有揭露本地迫害的真相和小册子的时候,能否多印制一些,要超过《城市绿洲》等其他真相。因为有很多同修每周就是固定《城市绿洲》《乡里乡亲》等平均多少份,在和其他同修交流中,大家也都觉的这样对于揭露本地邪恶还是有局限性,揭露邪恶的真相并没有及时大面积的铺开,是不是与制作比例有关呢。另外这需要我们传递资料的同修也应在法上有清晰认识,及时和接资料的同修沟通,不是我们送完资料就完事了。最好把当地揭露邪恶的真相和同修重点提出来,以便同修引起重视。关于小册子并不是每周都有的,考虑明慧同修的工作量,加之给我们的意见,就是本地小册子和单页真相在没有新的之前,可以重复制作,这样保证我们每周都有揭露邪恶的真相。

前一段时间,在造纸厂附近,有同修在散发资料的时候没有对资料進行包装,甚至连光盘都没有包装,后被清扫人员搜走一摞。一个同修看到这个场景哭着找到做协调的同修,那位同修是心疼那些渗透着多少大法弟子血汗的资料,竟然在散发环节上出了问题,使得那些资料没能起到它们真正的作用。写到这里我们没有指责,但我们真得找到修炼中的这些不足,从而在法上提高上来啊,其实整个证实法的过程就是看我们是如何做的,只有用心我们才能把人救了啊。

大法弟子伟大是我们能够跟上师父的正法,当前师父最需要我们圆容的是彻底解体邪恶。关于发正念我们已经在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一日的网页中登出《建议吉林市全体大法弟子发正念彻底解体邪恶黑窝》一文,详细内容请查阅那天的网页。另外我们不能忽略“邪悟”对本地证实法的干扰,在解体本省邪恶黑窝,和锁定当地国安、看守所的时候,不忘正念清除那些邪悟者背后的黑手烂鬼与邪恶因素。

另外还希望我们同修能够从自身做起,自动协调,积极配合营救至今还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监狱的大法弟子,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到那些邪恶的黑窝近距离发正念。前几天听同修说被关押在黑嘴子女子监狱的吉林大法弟子刘桂霞,被迫害严重肚子里长了瘤,还望与其有联系的同修积极营救,当然不认识的同修也应该积极想办法,如果我们用心一切都会柳暗花明。只要我们用心,走正,法的威力就能展现出来,不要被各种人的观念障碍住,想我也不认识对方啊,我也不是做协调的,我还是等着同修协调自己再参与吧,等等。

其实我自己就是经常处在这种等、靠、要的阶段,太多需要修炼和提高的地方。仅因为我们的人心没能及时得到归正,让师父操尽了心。但我知道我们当地的同修都在努力,学法小组开始逐渐增多,我们也一定会从过去的教训中找到自我,在今后的证实法中能够放下自我,就是能够在互相鼓励、互相圆容中救度更多的有缘人,除尽邪恶,营救我们的“亲人”回家。

写得有些庞杂,如果此文能够被明慧选上,还希望我们更多的当地同修能够多多向明慧投稿,尤其是关于本地一些问题,需要切磋的这方面的文章几乎没有。在制作本地交流文章汇编的时候,都是得借用别的地区的交流文章,不是说别的地区的文章不好,只是有的时候,并不能完全体现出我们当地的实质问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