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发生后,我们用心为同修做了多少

就杨东再次被绑架事件与赤峰同修切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三日】从《明慧周刊》的本地报道中知悉本地同修杨东在非法劳教期满释放的情况下,被赤峰恶警直接在火车站再次绑架,理由是杨东在劳教所期间没“转化”。见此消息后,我和周围的同修开始帮杨东发正念,大约十几天后,从同修处听闻杨东已在邪恶高压下“转化”,并供出包括其妻子在内的多名同修,至此,在失望之后,我开始了沉痛的反思。

就我个人而言,我做到把同修的事当作自己的事了吗?我做到了全身心投入的帮同修发正念了吗?表面上好象挺关心同修,抱着人心期待着新的消息和结果,而实际上我用心为同修做了多少?就在这种麻木、观望和消极等待中,任由邪恶肆无忌惮的迫害我们的同修。

有的同修觉的很惋惜,怎么大关都闯过来了!却……同修们啊!邪恶是针对杨东一个人来的吗?从人这来讲,这是赤峰市新上任的“六一零”头子(原来的“六一零”头子王金山,新上任的是孟繁友)针对我们整体有漏而来的,也是残余的邪恶不甘就此覆灭,以此达到虚张声势,妄图垂死挣扎,达到苟延残喘的目地,我们却在麻木中等待,最终等来了这样的结果。

痛定思痛,迫害发生后,我们应该怎么做?只是停留在发正念这一点就足够了吗?现在应该是我们主动清除邪恶,它不搞事,我们在清除,它搞事,我们更是要曝光,清除它,不给它一点喘息的机会,邪恶是最怕被曝光的,而恰恰我们在这一点上给了它继续做恶的借口和机会。迫害发生后,如果我们在第一时间内有条件做粘贴的同修立刻行动起来,制作粘贴,由联系人以最快的时间分发到同修手中,及时曝光邪恶,那么邪恶就不会如此猖獗,如果能与被迫害同修家属接触上的同修帮其家属树立正念,理直气壮的去找邪恶要人,邪恶也不会那么无所顾忌的实施它们的迫害计划,如果所有的同修都能真正把同修的事当作自己的事,积极行动起来,贴真相、发正念、写信、打电话……迫害不停,曝光不止,同时也不要去想被迫害的同修如何如何,只管去做我们该做的,要有一个用正念抬也要把同修抬出来的坚定之心,我想事情就不会是现在这个结果了,而整个过程中,资料点的同修和联系人起着很重要的作用,我觉的这不是等、靠、要的问题,而是带动大家整体配合、制止邪恶的问题。

记得河北某市一大法弟子被迫害死后,真相小粘贴贴满了大街小巷,其主要责任人的名字被长时间曝光,极大的震慑了邪恶。

我们应该反思,我们地区的邪恶为何到现在还如此猖獗?在“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方面,我们做的很不够,每当迫害发生时,最多也就是帮同修发一段时间正念,再无其他行动,最后等来个不是结果的结果,在这种麻木与消极等待中放任了邪恶。

我们不该再给邪恶任何行恶的机会,它行恶之时就是我们整体配合彻底解体它之时,在正法的今天,我们应该用正念去对待发生的每一件事,放下一切人心,真正的承担起自己的责任,共同结束这场历史上最邪恶的迫害,救度更多的世人。

初次写稿,因层次所限,不对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