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把邪恶环境当作自己的“修炼环境”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四日】某监狱甲同修与乙同修因不配合邪恶,在监舍炼功,被恶警关严管三个月。解除后回到监舍后悟到:吃这点儿苦还不行,于是想出一个办法,用褥单卷成一尺长,十公分粗,在上面排上三个大衣扣,再用胶纸捆紧,硬如木棍。身体哪不舒服就垫在皮肤下,扣子朝上,这样美其名曰:“帮助师父给自己消业”。不分白天黑夜,只要有时间就躺在床上把棍子垫在腰上或其它部位。尤其晚间很少睡觉,如果睡着了就会梦到在校读书时的同学“吴佳丽”,醒来后就认为是师父点化“无加力”,就是没有用心做的意思;梦到“洋葱”就是“往前冲”鼓劲的意思……他认为这是师父与他沟通。这样每天就以悟梦和用棍子垫腰当成了修炼,师父的法不学了,经文也不看了。还出现一种现象:大口大口的吐唾液,吐到塑料袋里,走到哪都要拎个袋子。同修告诉他们这样不对,他还理直气壮的说:“这是高层次上的法,不信你做做?这不是谁都能做得了的,你们都是小学生。”

丙同修很认同他们这种做法,也在效仿。一天,也炼起了功。但炼功的目地不是为了证实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是为了上严管队受苦中之苦,恶警就把他送入严管队進行迫害,一个月解除后回到监舍,甲同修与乙同修说:“不到火候,还得去”。于是丙同修又炼功,又被送入严管队,又关押了一个月,解除后丙同修得知家里室内用品全被小偷盗光(丙同修一家都在监狱),甲同修与乙同修很高兴的告诉丙同修这是好事,让你毫无牵挂,去你这颗心,让你安心的修下去。

就这样,甲,乙,丙三同修每天早晨第一件事就是悟梦,师父让做的“三件事”也不做了。别的同修发正念,背经文,他们在一旁说风凉话:“干背不做,没有用”,有时唱邪党歌曲進行干扰。那个说话的态度、眼神,走路都不正常了,好象谁都不如他了,跟同修说话都是你们如何如何,那意思是不包括他了。经常讲他在严管队做的如何好,我吃了这么大的苦我能跟师父回家了,来证实自己。有什么问题也不与同修交流,而是和看管大法弟子的恶人去评论其他同修,使邪恶之徒有了攻击大法弟子的话柄。大法弟子集体绝食要求“无条件释放”,他不但不参加还说:“我的修炼道路走完了,与我没关系了。”

以上这些是我看了《明慧周刊》海二五九号同修交流文章《排斥和解体旧势力安排的观念才能彻底解体迫害》一文的启发而写出来的,不是为了贬低同修,意在引为借鉴。下面就这件事情谈谈我个人认识,有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的历史使命就是救度众生,我们每天除了认真学法,师父的每篇经文也要认真去读,以便跟上正法進程,做好每一件事。师父在《清醒》一文中说:“旧势力对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们的东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旧势力的安排在做。”所以作为大法弟子说话、做事一定要用法来衡量是否符合法理,是否符合师父的要求在做,这样会把事情做得更好一些。绝不能自己想当然,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这样不但害己也害了别人。每个人的修炼道路都不一样,所以对法理的认识,心性的提高都会有差距。不要看到别人不符合自己的观点和认识就说你偏激了或不行了,这样的定义绝不能下。因为都是修炼中人,难免会出现这样或那样的问题,这都是正常的,否则就谈不上修了。你如果真心为同修负责,你可以善意的指出来哪块做的不妥或不在法上。还要加上一句这是我个人认识。旧宇宙是为私的,新宇宙是为他的,我们将来都是新宇宙的生命。认为吃苦就能修成,给自己找一些苦吃,是旧宇宙的理。认为自己比别人高,谁也比不上我了,被另外空间的灵体牢牢的控制着,最后把自己毁了。

二、做事情不用法来衡量,随心所欲,总认为自己做的对,实际就是在求。邪恶就会加大加强你的这个执著,最后,师父的话都不听了,“三件事”都不做了,那邪恶有多高兴啊?邪恶生命利用坏人把自己家的东西盗走来干扰你,迫害你,动摇你的修炼意志,还当作是好事,沾沾自喜,把邪恶环境当作自己的修炼环境,认为被邪恶抓到监狱中迫害才是走出来证实法,对什么是走出来证实法概念不清,实际上是对旧势力的认同,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

只有每天扎扎实实的学法炼功,做好“三件事”,修自己,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溶于法中才是师父安排的路。

只是自己这一层的认识,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