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彻底否定旧势力及其一切安排”的一点认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四日】师父曾多次要求大法弟子彻底否定旧势力及其一切安排,全世界大法弟子也都是这样做的,但是对师父的讲法理解的成度和认识的方面不尽相同。现就近期发生在身边的一些事和自己的认识与做法,谈对这一法理的认识,如有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认清并彻底否定旧势力及旧势力对师父正法的干扰和破坏,走好师父安排的路,广泛的救度众生。

原来,每次发正念我也在否定和清除旧势力及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但是对旧势力及其安排认识不清,只是公式化、程式化的在做,效果不明显,或者只是自己或熟悉的同修遇到困难或受到干扰迫害的时候认定是旧势力一伙的干扰而進行清除和解体,但是干扰却不断出现。

而最近发生的几件事却使我对这一法理有了新的认识和理解。一是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六日晚,本地区几名大法弟子被恶警骚扰、搜家,部份计算机、打印机、大法资料和财物被邪恶非法抢走,并有两名大法弟子被绑架。随后在大法弟子和家属的共同努力下正念闯出魔窟,但不断受到邪恶的跟踪和骚扰。

在这一事件中,我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一是当知道大法弟子受到骚扰和搜家及被绑架的消息时,心态不稳,正念不强,存在私心,没有真正把同修的事当作自己的事,正念制止邪恶,虽然发正念铲除邪恶,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却在一定成度上承认了旧势力和黑手烂鬼的存在和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二是二零零六年春天,母亲(曾经学法炼功,后受到方方面面的阻挠和干扰而放弃修炼)因病经过三个多月的治疗出现短暂的好转,十月份又犯了病,特别是冬季,到我家居住后“病情”明显加重,起初积极求医问药,昨天早晨(二零零七年一月十六日)我认识到这是旧势力的干扰,于是发正念清除干扰。发正念时我清晰的看到一颗金光闪闪的心脏呈现在我的眼前,逐渐飘到母亲心脏部位并陷入身体,“伤口”(未发现一点血)很快愈合。这时又看见母亲的身体突然起空悬在我的面前,我的正念为其清理一切不好的东西。后来她的身体又回到原来躺的床铺上,这时一条直径一寸左右,约一米多长象蛇而又有尖利牙齿的黑乎乎的东西慢慢从她身体内爬出。

晚上,我和妻子每逢整点发正念清除干扰和旧势力的安排,而这时发正念我没有刻意清除旧势力对母亲的干扰,而是清除旧势力干扰的范围迅速扩大,而对母亲的干扰只是其中的一小点。

到次日晚上下班回来后母亲的身体已出现特别明显的好转,连母亲和二姐(常人)都感到惊讶和神奇,当我简单的说明情况后,她们无不佩服师父和大法的神奇,都表示坚信师父,坚信大法。

三是最近几周,中国部份地区流感传播特别厉害,而我们单位和熟悉的人也有很多出现病状,而且多为平时紧跟邪党或没有三退的人,大法弟子和明白真相的人较少。起初我和妻子均认为这是对这些人的警示,认为这些天灾人祸与大法弟子和明真相的世人无关,无意当中为这些人“上了保险”,可没过两天我身边的一些同修和明真相的人也出现了病状。特别是今天上午女儿也突然发烧,症状较为严重。经过与妻子切磋和查找自己观念上的一些不好的东西,发出强大的正念,女儿到晚上八点左右症状完全消失。

通过这三件事,我逐步认识到在否定和清除旧势力及其一切安排上存在几点明显的不足。一是就事论事,遇到干扰后被动否定和清除,平时没有注重深挖自己思想深处的根本执著和不好观念的根,致使否定和清除的范围无意中被限定。二是自私心,怕心较重,存在“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明哲保身”的观念。三是对于一些天灾人祸认为是恶人迫害法、紧跟邪党应得的报应,殊不知这也是旧势力在安排淘汰世人哪,这不变相的承认了旧势力和它的安排了吗?想到这,我真为由于不好的观念和偏见影响世人的得救和可能为同修带来干扰和损失感到悔恨和后怕。四是相信和依赖命运的安排,在母亲的事情上,起初因为她放弃修炼投医问药而心灰意冷,认为这也许就是她的命运,作为儿女,我们也无能为力,是干涉不了的。哪知道这“命运”恰恰是旧势力的安排和用以干扰大法弟子助师正法的一个因素。

以上是我以往在彻底否定旧势力及旧势力一切安排方面存在的不足,现在对这一方面又有了一些新的认识,也希望能给同修提供一些参考。

真心希望同修能够予以补充和指正,让我们走好师父安排的最后正法修炼道路,救度一切能够救度的众生,彻底解体旧势力、黑手烂鬼和共产邪灵等一切干扰弟子助师正法和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因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