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不移信师信法 开创家庭修炼环境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四日】我是一个很幸运的大法修炼者。

一九九八年二月我的表哥从北京带来了《转法轮》和炼功带,师父通过我表哥把大法送到我家门口来了。当天,表哥教我们全家炼功。当时他只是想让我们认识一下动作要领而已,可我一炼,觉的两手心发热,还觉的好象有一种磁力。以前我练过几种气功,感觉很平淡,没有效果。后来认真看了书,认识到这个功才是我要的。当时在家里自学,借同修的书来看,在家里干扰很大,炼功时总是摇摇晃晃的,过了不多久,师父给我下了法轮,我才定了下来。一个多月后就到炼功点去了。一九九八年我买了一本盗版的《转法轮》,当时书很紧张,只能是这样了。我妈得了一本表哥给她的正版书。有一天,我妈说这本正版书字太小了,要跟我换,我高兴极了,我悟到是师父给我的,从此我就离不开这本宇宙大法了。我得法太容易了,所以我牢记师父的话:“我告诉大家,不要因为得之于易而失之于易。这可是极其珍贵的,不能用价值来衡量的。”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中共恶党在电视台、广播台、报纸恶毒地攻击、诬陷法轮功,很多人受到毒害,炼功点上原有十个同修,有的知道恶党不让我们集体炼功了,就不到炼功点来了。在一个傍晚,大家都不约而同的来到十字路口,心情都很沉重,没有个底,大家都互相问:“还炼不炼下去啊?”当时我学法不深,思想很单纯,只说:“炼,我们炼功也不容易,我单盘了一年,现在才能双盘,我不会放弃的。”我见大家还在徘徊,心里就急了,我说这部法是真的,不是假的,退一万步可以在家里炼,过了这个紧张形势再说,我不相信炼功有罪,我们文化低的都知道这本《转法轮》是好的,他们政府的人文化那么高,都不知道吗?从天说到地也没有理由。后来大家都坚持了下来。

在修炼的路上,考验的事情不断的出现。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前,我丈夫支持我炼功。丈夫是一名技术工人,每年都被评上“先进工作者”,好胜心强,是那种冬瓜削皮骂,不削皮也骂的人。打压下来以后,他好象是换了个人,全都反对了,不让我看书,不让我和功友来往,晚上看电视专看反对法轮功的频道。声音开的特大,不停的看所谓“天安门自焚”,连续几个晚上都这样,家里的邪恶气焰也非常嚣张,简直是铺天盖地。当时我的心很疼,拒绝看,一个人走到楼下去,望着天空,想:师父啊,您在哪儿?我的眼泪就止不住的流下来了,又不能大哭,很难受。过后我对他说:“这几个自焚的人,他们不是炼功人,炼功人是不会自焚的。”当时我还不知道是造假的,但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些人决不是法轮功学员。他不相信,说:“电视都放出来了,你还为他辩护,你的师父跑到外国去不管你们了,你还炼?”我说:“这个功好,我爱炼,炼功不犯法。”那时候还不知道发正念,我还是照样炼功。过后他变本加厉了。下班回家一见到我看书,气就不打一处来说:“你还看反革命的书。”我说:“你看过没有?这本书是教人怎样做好人的书。”他说:“你还敢顶嘴,”说着就蹿过来要抢我的书。我知道保护大法的书,就是保护自己的生命,站起来堵住他,四只眼睛对看了几秒钟,当时我想到师父说的话:“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想到这里我什么都不怕,说:“你敢动我的书,对你不客气。”他又说:“动又怎样?”两个人差点打起来。他见我这么坚定,又软下来了,但还不甘心,指着我大声喊:“你以后再看这反革命的书。我就叫厂里保卫科的人来抓你。”

当时的形势是很严峻的,我们厂里的领导也要我交书,问了好几次,我说没有,有的是借别人的,已经还给人家了,听我这么说了,从此以后就不问了,我躲过了这一劫。由于自己有怕心,把大法的书放到别人家里。有一次我拿着一包书刚跨进家门,丈夫好象早就知道了,黑着脸,指着我说:“你赶快把那包东西拿走,不要放到我家来。”我说你又不看,这书又不犯着你,我一边发正念一边照样把书放回箱子里,他也不敢动,也不吱声。

由于邪党有目地的宣传和欺骗,使我丈夫受毒害很深,“九评”发表后,他觉的自己压不倒我,就去动员我的大哥和大姐来说服我。这个大姐以前和我一起炼过功,后来就不炼了。她一进门就说:“你太单纯,太幼稚了,在这种形势下,你还出去乱说,搞宣传,你被抓了,会影响孩子他爸失去工作,孩子不能读书……。”那时我的孩子正要考大学,讲了一大堆“要害”,我大哥说:“共产党哪个不恨,我也恨它,我也受过它的迫害,你现在去讲共产党不好,等于挖人家的伤疤。”我说:“不是,我们出去是讲真相去救人。”他又说:“你看书看到中毒了,谁要你救?你救得了自己都不错了。”听到这里我的情绪就按不住了。我就跳起来给他们讲真相,他们都不相信,反过来还说我,你是家里最小的,又单纯,我们不比你知道的多吗?你还是好自为之,你把这包书给我带回去研究、研究。我丈夫马上从箱子里把大法的书全部给了他。出门前,大姐还凶狠狠的对我说不好听的话。

事后我冷静的向内找,找到了我平时看大法书时,喜欢吃糖,和其它的零食一边看一边吃,有时甚至还一边看电视一边看大法的书,对师父和大法一点都不尊重,所以才造成邪恶多次的干扰。他们没收了我的书,目地是不让我学法。我意识到事情严重了,再不能给他们“研究”了。过了三天,我一边发正念一边到大哥家要书,要了书刚到家,大哥来电话说他的头很疼,并说以后再也不管我了,然后“嘭”放下了电话。

其实我发正念是清除邪恶,也没有清除他,大哥是遭报了。他自己不明白。事后我也没有疏远他们,还是保持兄弟姐妹关系。是自己做得不好,讲真相不到位。才造成这种僵局。师父说了“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我认识到我的善还修的不够。从这开始我讲真相的时候,不失时机的插上一、二句大法真相或是证实大法的东西,想慢慢的溶解在他们头脑中的毒素。我丈夫每逢听到大法的东西,就不高兴,说:“以后你不要在我面前说法轮功,我不听,你再说我就报警了,你再学下去,我要跟你离婚。”我想这个修炼环境是师父给我们安排的,不能破坏,想到这儿,每次他讲出一些邪恶的话时我就发正念铲除他身后的邪恶烂鬼,他就安定了下来。这种现象有过多次。有时我想,丈夫是不是旧势力和恶党邪灵派来的呢?他的脑袋那么花岗石,到法正人间时会不会被淘汰?那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在学法过程中,我认识到宇宙有相生相克的理。正如师父在《转法轮》里说的:“他可不只是表面上跟你干,心里对你还挺好,不是这样的,真的是发自内心的生气。因为业力落到谁那儿谁难受,保证是这样的。”确实我的丈夫是发自内心的生气,可是我在心里没有跟他生气,也没有埋怨。在日常生活中,我尽量的负起妻子的责任。二零零四年我退休以后,他每次干活回来都有一套油脏的衣服,都是我帮他洗的,有时天气凉了,他干活累了回到家里就躺下了,这时我都会给他盖被子,在饭食上也多做一些有营养的饭、菜、汤给他,在生活上多关心他。

有一次,丈夫去他的舅舅家里,看了我给舅舅写的一封退党和讲真相的信(我在信里说不让他知道的),回家就问是不是我写的,我说是,心里想他要跟我大干一场了,谁知道他的态度有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很平和,说:“你们法轮功说二零一二年地球会发生变化我不信,到时候有眼看。”我说:你那么坏,到时你能不能看到还是一回事。我想是师父救他了。通过这次以后,丈夫也不管我的事情了,对我的干扰也少了,什么时候看书都可以,有时坐在他身边立掌也没意见,这种状态也算是最好的了。

在修炼的路上,每时每刻慈悲的师父都在我身边呵护着我,沐浴在伟大的佛法之中的我很幸运也很幸福。衷心感谢慈悲的师父救度了我,我要紧跟师父完成我们助师正法的伟大使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