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领自己的亲人摆正位置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日】经历了七年多风风雨雨的修炼历程,我经常建议我的亲人们逢人就讲真相,因为这不仅是他们应该做的,也是他们的责任,应该利用一切能利用的条件去做。我的家人们不但明白了真相,还帮助和配合大法弟子做了很多事情,他们都不同成度的得到了福报,他们每家的经济条件都比以前好了许多许多,并且每家都家庭和睦。在家族中,儿子、儿媳、姑娘、姑爷都特别孝敬老人,老人也特别关心他们,真是其乐融融。从很多事中可以看出,师尊每时每刻都在呵护着他们。

救人的事情很紧迫,这里我谈的体会是: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同时,引领自己的亲人摆正位置,协助了大法弟子,做他们应该做的,为自己将来得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耐心、细致的给家人讲真相

迫害刚刚开始时,家人虽然知道大法好,也知道大法弟子都是好人,当时邪党广播、电视铺天盖地的邪恶宣传,在某些方面使他们产生了一些误解,更重要的是他们深知恶党的残暴和阴毒,担心我们吃亏,所以对于我做的证实法的事常常阻拦。在当时我只有一念:证实法、维护法这么伟大、严肃的事情,不许任何人阻挡。我不被任何亲情干扰,义无反顾的去做,但是在平衡家庭方面做的不够,结果无形中给家人造成了很多伤害。可我并没有重视,只觉的是在过亲情关。随着学法的不断深入,对“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内涵有了更進一步的体悟,把众生装在了心里,想的是怎样更好的救度他们,让他们在宇宙正法的特殊时期摆正位置。

以后再和家人们接触的时候,除了继续讲清大法的真相外,我还耐心、细致的给他们讲:大法弟子为什么進京上访;为什么抵制迫害,坚决不配合邪恶写任何所谓的什么保证书;为什么坚持不懈的利用各种方式向世人讲清真相;为什么广传“九评”,力劝人们退出邪党组织(党、团、队)等。

在这个过程中,我的慈悲善念越来越强,真的在为他们(万物众生)的未来着想,而不再有先前那种:我做的是宇宙中最神圣的事,是最伟大的,是最对的,你们就得无条件的支持,不能有任何想法,想不明白也得支持的强制心态。家人们也真正理解了我,理解了大法弟子按照师父要求所做的一切,旨在救人,对人类的什么政治、政权根本不感兴趣。家人思想中不正的因素在大法弟子正的场中解体了,从而对我的很多担心也随之烟消云散了,他们自己甚至正念都很强了。在当时邪恶猖獗、环境恶劣的情况下,家人配合大法弟子做了许多事情,也称的上是壮举,很了不起!

给同修们提供一个交流的环境

先说我的家人敬梅(化名),二零零零年四月,我正念闯出看守所,临时住在她家,开始她并不理解我和同修们在她家来来往往的交流和所做的证实法的事情,只是出于情面没有说什么,时间长了她就受不了了。有一天,她对我说:“你们整天来来往往的人太多,已经影响了我的工作了,现在给你一段时间,从十月一日以后,一个也不准来了,来一个我撵一个。”听了她的话,我并没有在法上认识,还不以为然。我既没有和她交谈也没有向内找一找,我们在做法上、心态上有哪些不妥的地方。十月一日过后,她突然对我说:“我说话算数,从今天开始,来一个,我撵一个。”由于她开始对我提出要求时,我就是人心对待,这会儿更是人心。我心一急,竟然说:“你敢,我的功友们都是伟大的,都是好人,你们常人都败坏了……”她顿时火冒三丈,奔我就扑过来了,幸好身后有桌子挡一下,我才没有被推倒。随后,她就象疯了一样要拿东西打我,这时她丈夫及时赶过来,用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她拖回里屋。面对此情此景,我不但不向内找,反而觉的好委屈,竟哭了起来。我一边哭,一边说:“我要上北京,我还要上北京啊!”一边收拾东西,这时恰巧有一个同修進来了,他指着我说:“你看你象个修炼人的样子吗?你怎么对待常人的?你的善哪里去了?就你这种状态还上北京?”

直到那一刻我才静下来找自己:虽然我有一颗救人的心,给同修们提供一个能相互交流、促進提高的环境,却不在法上。我只想我方便,却没有站在她的角度上考虑考虑,她能不能承受的了。另外,我还有一颗依赖常人这个环境的心,难道没有这个环境我们就没有办法做救人的事了吗?……想到此,就觉的自己损害了大法弟子的形象,应该向敬梅道歉。就在这时,敬梅的丈夫走了过来,歉意又尊敬的说:“我代敬梅向姐姐道歉,她知道错了,不该打姐姐。”我此时的心情无以言表:心态正时,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别有一番景象。我急忙说:“是我错了,我不该出口伤她”。接下来我和敬梅谈了我的想法:“给你添了许多麻烦,实在过意不去,但是,我们无辜遭受这么大的迫害,是不公平的,我们必须做我们的事,我决定出去租房子。”她却出乎意料的说:“你们还在这里吧,我不管了。”

敬梅提供的环境,我们利用了很长一段时间,做了很多证实法的事,大法弟子交流、切磋,共同提高,稳定了本地整体证实大法形势。其实,师父要的只是弟子修炼的那颗心,我们的心在法上了,正念正行,师父就能帮的了我们,事情的结果就肯定好。随着敬梅和大法弟子不断的共事与接触机会的增多,她越来越清楚了师父的伟大、大法的无比美好、大法弟子在救度众生过程中所表现出来的了不起的那一面;她也越来越佩服大法弟子。几年来,敬梅着实配合大法弟子做了许多事情,令我感动不已。

二零零二年四月,本地成功插播大法真相,邪恶加大力度迫害,進行地毯式搜捕,几乎所有同修家都被骚扰,多名同修被绑架,还有很多同修被迫流离失所。在这种情况下,同修需要在一起交流、切磋,加强正念,共同在法上提高,今后怎样做的更好。可是却苦于没有地方交流,几乎所有的协调人都被迫离开了家,我家住的也是新租的房子。我再次找到敬梅,请她帮忙,这时的敬梅一家有了自己的新住宅,更加宽敞明亮。她二话没说,就让我们去她那里。在当时那个环境下,别说是大法弟子家,就是普通的常人,特别是大法弟子的亲人都被搅的人心惶惶,恐怖极了。敬梅能有这个举动,真是了不起。那晚,同修们就本地出现的一些情况和今后如何整体提高、整体证实大法等方方面面几乎交流了一夜,中间穿插正点发正念,而且效果很好。

前几年资料点还没有遍地开花,当时我市只有一个大资料点。有一次,资料点的环境很紧张,几个相关的同修交流后决定先搬家,一体机已搬了出来,合适的地方还没找到。敬梅听说后,主动提出先把机器放在她那里,为了不耽误印资料,可以暂时在她那里做。在不打扰同修的情况下,趁着夜色,敬梅和她的好友两个女子把个大一体机,从临时地点亲手抬到她那儿,住宅区拐弯抹角的有三百多米的距离,在当时真是解了燃眉之急,使我们救度众生的事没有耽误。

敬梅有时还出去讲真相,而且效果很好,有时还配合大法弟子讲,就是去外地,在火车上也讲。她还曾拿钱资助外地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在吃的、穿的、用的等方面帮助过许多大法弟子。敬梅主动配合大法弟子做的这些事情,我经常这样想:她的生命是为法来的,只是被旧势力的因素挡着她还没有学法,人的这面不知道而已。

七年多来,敬梅不断的帮助大法弟子,配合大法弟子做了许多维护大法、证实大法的事情,福报也随之相继而来。有一次,她用电水壶烧水,插上电就走了,晚上也没有回家,第二天才想起来,她非常害怕和担心,如果电水壶的水烧干了,电水壶损坏不说,恐怕会引起电火灾,后果不堪设想。她继而又一想:没事,我姐姐是炼法轮功的。等她办完事回家一看,真的没事,只见电水壶内的水还差一点烧干时,却自动断电了,再一试电水壶,好好的,家里的电闸也好好的,一切都是好好的,顿时她感激大法的心情溢于言表。

有一天半夜一点多的时候,我们几个同修印完资料从她家出来,刚一开门,见几个盗贼正要偷她的摩托车,盗贼做梦也没想到这个时间会出来人,灰溜溜的走了。还有一次,敬梅一家和友人去外地游玩儿,在坐漂流船的时候,船行至水深急流处,她突然看见一个穿古装衣服的古人模样的“人”逆流飘上去了,她还没有来的及反应是怎么回事,船就翻了,一家人全掉到了水里。她的丈夫会游泳,而她和孩子不会游泳,水深,还有漩涡,十分危急。可一家人却奇迹般的安然无恙。她深深的知道是大法救了她一家。

利用各种机会讲真相

再说我的家人敬莲(化名),敬莲也利用各种机会讲真相,他以常人的身份,有时很能恰到好处的利用对方的特点,让人家明白真相。一次他去某院校办事,那里的一个工作人员出口就说大法的难听话,他听到后,立即严肃的反驳说:“法轮功的人抱你家的孩子下井了?!”那人怯懦的说:“没有啊”。他又追问:“法轮功的人杀你家人了吗?你看咱们市那么多炼法轮功的,谁自杀了,谁杀人了?你听说过吗?”那人更怯懦的说:“没有啊。”“那你为什么那么恨人家呀?告诉你,法轮功可好了!他们那帮人都是好人,我姐姐就是炼法轮功的,她可好了!别信那些报纸、电视的宣传,它们尽撒谎……”那人最后无话可说了,并认为敬莲说的有道理。当时在场的还有几个人也听到了这番话。

有一天,他和一个朋友下楼时,看到过道上有真相光盘,他想:这不是法轮功的光盘吗?放这儿如果被人踩了多可惜呀?他立即拣起来,放到别人能取到又干净的地方。他的朋友见状说:“你是不是跟法轮功的人有来往啊?要是这样,我以后不和你来往了。”他听后就和他的朋友一边讲着真相,一边骑上了摩托车。当骑到某一路口时,前面突然穿出一辆人力车,在这危急时刻,一股力量使他急刹车,因为摩托车的惯力特别大,摩托车立即倒地,他和他的朋友也摔了下来。按常理,他在前边骑摩托车,应该摔的最重,可是他却什么事也没有,只是衣服破了,摩托车也好好的,而他的朋友却软肋骨折了。因为此事非常超常,他自己也感到是大法救了他。他还说:“如果没有低头拣光盘和放光盘的时间差,他连刹车的机会都没有,就是撞上。”这就是福报。这类例子发生在他身上很多。他还经常上网讲真相,网特探视、说难听话时,他就大骂网特,并说:“我要是炼法轮功早好了。”这样网特就认为他不是大法弟子,也就无可奈何了。

敬莲不仅讲法轮功真相,现在揭露邪党劝三退,他也做。还自己亲自上网发全家三退声明。他还把他妻子的两个哥哥(两家六口人)都劝退了。

还说说我的另一个家人敬真(化名),迫害开始的前几年,本地的环境比较紧张,协调人中,有的被迫流离失所,有的家被监控。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得有一个在一起学法、交流的环境。正是因为当时我们有了一个比较稳定的环境,对于出现的有些问题我们能够及时沟通,在法上认识,对明慧网的导向能认识的更清晰,从而避免了很多损失,对本地区大法弟子的整体方方面面在法上走正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后来的这个环境就是我的另一位家人敬真(化名)提供的。在当时,我们同修之间的有些交流,协调人定期的学法、切磋大多都是在他家進行的。他甚至把他家的钥匙都给了我,这样可以更方便,有时赶上他家吃饭,他们夫妻还邀请我们吃,真的是很和谐,他们没有任何顾虑。

有一次,我和敬真说:“我们这些人来来往往的,你有没有什么想法啊?”他说:“没什么想法啊。”紧接着我丈夫说:“也许你前世发了愿这世要给大法弟子用(房子)的。”其实这句话讲的有点高,可他似乎听明白了,说:“啊,我发愿了。”

师父说:“大法弟子做的事情常人做了,可是他又不修炼,他能和大法弟子一样圆满吗?不能。但是做了这么大的事情,又是在这个历史关头,这个生命怎么看?那真的是要福报、大福报。””(《洛杉矶市讲法》)

随着敬真的不断付出,他的福份也接踵而来,仅举一例。有一天,他去了工地,搭乘别人拉土的车下山,车刚开出不远就翻了,这辆车从山上滚了下来,恰好滚到了树边,这个山上就有这七棵树,此车撞折几棵树后,被后边的树给挡住了,才不至于滚下山出人命。他和那位老司机都受了伤,那位老司机感慨的说:“我的命薄,你是个有大福份的人,我才借光没有死”。敬真的头部受了伤,头皮裂开,流了很多血,到医院缝了十多针,按常理,麻药劲儿过后,应该特别疼,特别是晚上,可他却一点也没感觉到疼,那位老司机疼的直叫唤。他也悟出了大法不但救了他的命,就连这个疼痛都给解除了。他非常感动,见了大法弟子也更亲了。

单位领导和同事明白真相

我们夫妻自从修炼后,处处按着“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在单位里,工作兢兢业业,认真负责;在个人利益上不争不斗,从不计较;在矛盾的冲突中能够高姿态对待,方方面面做的都很正,单位里从上到下都公认我们是好人。那时我们除了工作就是向单位的人洪法,虽然多数人都看了大法书,没有坚持修下来,但是,都知道大法是怎么回事。四.二五之后,公安局以了解情况为由找到了我们当地的几位负责人谈话,通过学法我们悟到:除了向公安等部门讲四.二五是和平上访,根本就不是所谓的“围攻”之说;四.二五和平上访的起因、经过;法轮功是怎么回事,根本就不是参与政治之外,有时间我就去单位领导办公室讲,和同事们讲。这给迫害发生后他们摆正位置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在全单位大会上,有一领导念邪党迫害法轮功的邪恶文件,我当场予以抵制,纠正,致使念的人脸憋的通红,处处念错,而其他人时而哄堂大笑,时而搞小动作,谁也没有把文件的内容当回事。一九九九年十月,我因進京上访,除了被非法关押,还被邪党市委书记亲自下令开除公职,后期丈夫也因邪恶骚扰不能上班。单位领导顶着各种压力处处保护我们,同事们也都同情我们,有的还暗暗的帮助我们。丈夫的工资一直都给正常开。当邪党的安全部门、公安分局不法人员向单位领导打探我们的去处让其配合找我们时,他们不但不配合,还指问恶徒们说:“他们都是那么好的人,你们总找他们干啥呀?!”

由于丈夫一直都开工资,我们的生活问题有了保障,这样我们就有很多精力做好师父要求我们做的三件事,曾有几次听说不给开工资了,我们就及时在法上归正自己,总结一段时间以来有哪些做的不足的地方,是哪些执著让邪恶钻了空子,然后发正念清除干扰,全盘否定邪恶的一切安排,过后工资照开。

我的家人们不但明白了真相,还帮助和配合大法弟子做了很多事情,他们都不同成度的得到了福报,他们的心态、举止行为都和当前的社会常人差异很大,有时还按着炼功人的标准要求自己,有时还会向内找。在生活上,他们也给了我诸多照顾。我体悟到:只要在法上修,心系众生,大法无所不能,你得到的全都是最好的。师父说:“然而这上亿的人哪个没有家属子女,亲朋好友,这是一亿人的问题吗?”(《精進要旨(二)》〈我的一点感想〉)在实修中我進一步的领悟到了这句话的内涵与分量。谢谢师父的教诲!

弟子助师家人随
不枉红尘来一回
万物众生为法来
见证大法显神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