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讲一句真话遭到邪党人员毒打和判刑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九日】我于2006年10月14日到湖北省孝感朱湖农场血河村发放真相资料时,被当地不明真相的群众举报,又由当地村干部报警到朱湖农场派出所,因派出所无人接电话,他们又打到孝感公安局。就在这个时候,我与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还要自己叫车把我劫持到朱湖派出所。由于他们人手不够,就叫另一个人去喊叫“火堂”的人。这个人我认识,因为我姨妈以前在这里住过,我便说:你们喊的这个人我认识,你们去问他,看我是不是坏人。他们几个人一听,迟疑了一下说:“既然这样,那我们就放你走,你把资料留下。”我答应后,便马上放了我。我在往回返的路上,又碰上了另一伙人,被这伙人劫持,等派出所的车子到后,由四人把我抬上车,绑架到朱湖派出所,对我进行迫害。

一、为讲一句真话遭到毒打和判刑的折磨

在派出所,所长听到法轮功这三个字后,就对我拳打脚踢,然后又用手抓住头发,从椅子的那一端拖向另一端,再按到椅子上使劲撞,直到他打累了为止。过一会,他又对我进行照相和按手印,由于我的不配合,他又叫来一名恶警,把我的双手反向背后,直到照像和强行按完手印。事后准备把我送到孝感拘留所,但条件不具备,又请示孝南公安局姓陈的局长,只听他说“就按二十七条”,那个办事员说那按二十七条再转手续。当天夜晚就把我劫持到孝感所谓的“法制中心”(实为拘留所)。

到那里的第三天,孝南公安局三个警察对我进行所谓的“提审”,二男一女,第一次问了一下有关问题后,问我有何想法,我说公安人员知法犯法该如何解释?我不具备被拘留的条件,为什么要拘留我?他们听了后,说出了一些令人难以接受的解释,接着以下的问话我都没有配合。第二次非法提审,还是上次的两个男恶警,和上次一样,我也没有配合。在当天下午,他们把我送到孝感第一看守所,过了一星期,又非法提审我,还要我签延期一个月的关押时间,并没有任何手续判我一年半的劳教。

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孝南公安局伙同汉川公安局及地方派出所和街道,撬开锁进入我屋内非法抄家。在家中东翻西找,几乎翻遍了每个角落,也没有抄到任何东西,抢走我女儿全班的合影相片。

在2006年11月,我被汉川六一零及单位和地方邪党政府从孝感看守所,劫持到所谓的“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汤逊湖洗脑班)继续被迫害。

二、洗脑班对大法学员的迫害

我于11月1日被绑架到汤逊湖洗脑班,这里的恶警伙同“犹大”对每个大法学员进行精神折磨。在洗脑班,恶警有十人,他们有的是从沙洋和襄樊抽调来的;有二十多个“犹大”,都是邪恶从湖北省各地找来的,其中从十堰和黄石找来的最多。第二“陪教”有二十几人,女的是沙洋的狱警,男的是襄樊邓铃监狱狱警。每期洗脑班都是由这两个地方派人帮凶,还有四、五个武警,专门守门站岗。

被绑架到这里的大法学员,有的是从沙洋“刑期”满后,直接送到此处进行强制“转化”,还有的是从看守所或单位上班工作时,从岗位上被邪党人员绑架来的。每个大法学员都被安排两个“陪教”监控洗脑。一陪是学员本单位或街道派来的,二陪是狱警,这些人专门看管每个学员,二十四小时都在他们的视线下,并且还有一本记录本,记载着每个大法学员言行、举止、表情和睡觉的情况。

被劫持到这里来的大法学员,如有不“转化”者,不是送到沙洋劳教所、就是送到其它洗脑班继续迫害。如有一个武汉硚口区大法弟子和一位从沙洋刑期满后送来的,在洗脑班结束前的头一天,就被送走了(不知何处)。武昌大法弟子杨丽华就是其中的一个,她在12月6日被武汉市公安局送到武汉洗脑班继续进行迫害。在所谓“转化”过程中,邪恶对大法学员进行非人性的迫害,“犹大”用的是车轮战术,对学员从早上8:00到晚上10:30进行精神摧残,中途还有恶警骚扰。

潜江县的犹大张桂梅讲:国家为了“转化”一个人要花掉上万元人民币,当学员反驳时,她就拍桌子吼叫,对学员进行恐吓和威胁。邪党人员强迫大法学员看污蔑大法的光碟,在看的过程中由犹大看管,狱警巡视。如看到大法学员表情不是他们认可的,就说“转化”没到位,马上把人带到二楼,由犹大轮番进行迫害,直到他们认为到位为止。每天从早上9:00到晚上8:00看完后,人人被迫谈认识,写所谓的感想。回到房间后,陪教还要学员谈所谓的“个人认识”。

在这种高压的精神摧残下,每个大法学员都在精神煎熬中度日,造成一些学员身体一直处于病状,有的几乎丢掉了生命。也有的学员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头发几乎白了一半。在邪恶头子“中央610”来班检查之前,恶警伙同犹大对学员进行训斥和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