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身心健康,遭邪党迫害七年不能回家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三日】我叫胥东(乳名叫大海),下面是我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健康的经过,以及在大法遭受邪党迫害的这七年多来我所遭受的迫害经历。

一、修炼大法、祛病健身

1995年3月,我的母亲身患风湿、脑血栓等疾病,经过多方面医治,钱没少花,却没有任何疗效;1995年9月份,我母亲在朋友的引导下,来到我们家附近的法轮功炼功点,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3个月后,我母亲的身体神奇般的得到了康复,不久我的父亲也走入了修炼法轮功的行列,父亲在炼功后,多年的肺病、风湿性心脏病一扫而光。

我由于受中共邪党文化污泥浊水的熏染,变成了一个对什么都不相信而只看重现实的人,但当我看到父亲和母亲身体的巨大变化后,我的思维开始发生转变。随着父母的不断修炼,他们的变化更大了,我觉得应该对法轮功好好了解,看看法轮功到底为什么能让我的父母从身体和思想上发生这么大的改变。

1996年7月,当我看李老师的著作《转法轮》的当天就戒掉了吸烟、酗酒等不良嗜好,这些是我戒了多次、很久都没有戒得了的一大难题。以前因为打架使我的肋骨骨折,后来经常感觉到肋骨里面有气泡窜来窜去,炼功的第三天,便出了很多的象黑血块一样的东西。在以后的不断学法炼功中,身体又逐渐的发生了更多的变化,真是太神奇了,我默默发誓无论在将来遇到什么样的干扰和阻挠,我一定要坚修大法到底,法轮大法也是我这一生中苦苦追求、向往的真理和真正的人生目地。

值得一提的是我在修炼前的1995年和妻子孩子所照的相片中头顶上就有一个法轮,过去在照相时不知道是什么,以前也曾有几次大的生命危险都好象在有人帮助下过去了,修炼以后才知道是师父一直在管着我。

二、返本归真、净化心灵

我在心性上也在不断的发生着变化,在别人对我不好的时候,我也不再去和他们争斗了(我以前经常好打架)。我从1987年放假以后,为解决生活问题,一直在抚顺地区烟市批发香烟,为了获取更大的利润,大多数业户私下都卖一些假烟,这时我的朋友从南方又给我发来了假烟,卖完后给钱,条件是非常优惠的。我炼功一星期知道,师父告诉我们法轮功学员要做一个好人,也就没有同他合作,后来我就彻底地放弃买卖香烟的这门生意,一些朋友受现实社会利益的熏染说我傻,我说:我们老师告诉我们要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我要洗心革面做一个真正的炼功人。后来就在我们家开了一个能够给学生提供午餐的小饭桌来解决自己的生活问题。

我们全家人用师父教导我们的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什么事情考虑别人,身体和心灵得到了净化,全家人幸福美满,其乐融融,在此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对恩师的感激之情。

为了能让更多的人受益,1996年8月开始,我每天背着录音机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集体炼功,并向更多的有缘人义务介绍修炼法轮功后所起到祛病健身净化心灵的独特功效。

从1997年开始,我在家人的理解和支持下,和其他的同修背上方便面到一些郊区和农村去洪法,和那里的同修一起学法、炼功,为我后来在迫害当中能坚定对大法的正确信念打下了良好和坚实的基础,并用自己的业余时间辅助组织抚顺地区辅导站的一些炼功活动,并负责全市的大法资料(这些成了中共打压法轮功之后迫害我的借口)。

三、九九年七二零之前遭受的迫害

1999年4月,中国天津公安局抓捕了很多天津法轮功学员。4月25日,我依照中国宪法规定来到中南海信访办進行和平上访,向中国政府讲清法轮功利国利民的真实情况。和平上访结束后,我所居住地的派出所警察和一帮来历不明的人把我叫到派出所对我偷偷的秘密录像,被我发现……。

当时邪党魁首江泽民阳奉阴违,不以中国人民的利益为重,一方面对外发表所谓声明:说什么中国政府从来没禁止过任何的信仰自由和炼功自由,另一方面却秘密讲话对法轮功的迫害,并成立了610办公室(类似法西斯盖世太保,实质上超过它更多)。中国大陆的很多正义和善良人士对此非常反感,抚顺地区的一个正义人士把讲话内容转送给了抚顺地区法轮功辅导站负责人武占瑞(武占瑞于1999年7月20日清晨被抚顺市政法委和610的人抓走,7月25日左右被迫害致死,明慧网有报导)。武占瑞看到这份材料后,心里非常压抑,让大家看一看,以便向中国政府部门澄清事实:法轮功的修炼是对任何国家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好功法。

某学员在传看那份江泽民的秘密讲话文件的过程中,被抚顺市政法委和610等部门截获,在威逼和迫害下,说出了是我提供的所谓秘密文件,1999年6月中旬,抚顺市国安、公安、610等几个部门的人对此事组成了一个所谓专案组,把我绑架、非法关押,长时间审问我关于此材料的来源,而当我问他们是什么东西和内容时,他们却不敢说出来是什么,因为他们非常害怕曝光,因为这些所谓的“秘密文件”是根本见不得人的,中共邪党历来的所作所为是与事实根本不相符合的,背道而驰的。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我也一直没有配合邪恶对我无理要求,他们就6个小时一换人,采用“熬鹰的方式”(一种迫害手段)不许我睡觉,在社会各界正义人士和善良人们以及法轮功学员的帮助下,我被非法关押了近48小时后,才回到家中。

1999年7月20日早,抚顺市政法委和610等部门到抚顺地区的几个辅导站义务负责人家中去绑架,抚顺市政法委、610国保等部门的一伙人也到我家中对我非法抓捕,我没在家,邪恶们对我的绑架没有成功,他们就到我的亲戚、朋友家、以前的同事家中找我,我被逼迫得只有流离失所。这些恶人就天天坐在我家,对我的父母、妻子、孩子、進行威胁和恐吓,使我的家人每天都在恐惧和心惊胆战中煎熬,给我的父母和妻子、孩子留下了巨大的创伤。

我父亲由于害怕中共的迫害而被迫放弃了修炼(因为我爷爷曾经被中共定为资本家后,天天上街游斗,我父亲也因此而受株连迫害),我父亲的身体是每况愈下,我得到这些消息后,我总想回家看看我有病的父亲。

四、遭遇迫害、身陷牢笼

1999年10月15日,我刚回到家约半小时,千金派出所、抚顺市新抚公安分局的警察们就把我绑架到抚顺市看守所刑事拘留,以所谓组织進京参与4-25活动和非法持有国家秘密文件为名对我实施“批捕”,并对我说:“等着判刑吧”。

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时,正是進入冬季期间,不法人员只让我穿1件短衫和1条内裤。外面的冷风从四处吹个不停,10多平方米的监室里拥挤着20多人,每顿饭只给一小块发霉的窝头,几天一次提审时的殴打和每天刑事犯人的摧残虐待及无故谩骂、殴打,使我感到度日如年。

亲朋好友为了能营救我回家,积极努力的找关系托熟人,以便帮助我脱离苦海,就是这样劳民伤财式的消耗钱财,可我还是被抚顺市政法委、610等部门非法劳动教养3年,关押在抚顺市教养院。

我父亲得知我被劳动教养3年和抚顺市教养院里面遭受的酷刑后,精神彻底崩溃,于1999年11月29日离开人世。

我妹妹和朋友到教养院为我请假,想让我回家看一眼父亲的遗体和葬礼,被毫无人性的抚顺教养院无理拒绝,剥夺了我应该具有的最基本人权。

五、在抚顺市教养院遭残酷迫害

在抚顺市教养院期间,院长黄伟为了达到个人的所谓荣誉和功绩,达到百分之九十至百分之九十五的转化率(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指使教养院的警察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体罚、虐待。

为了达到精神上迫害,肉体上消灭,抚顺市教养院院长黄伟强迫我们这些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進行超负荷的大强度的洗煤劳动,零下30几度的数九严寒整天站在冰水中捞煤。法轮功学员张东辉提出问题,就被教养院的恶警拽到一个小屋里面,抚顺市教养院的恶警姜永枫、关伟、刘凯等5人用5根电棍同时电击法轮功学员张东辉一小时,并逼迫张东辉跪在水泥地上。

从2000年以后,抚顺市教养院的迫害活动愈演愈烈,不让上厕所,举凳子、罚蹲、开飞机、老虎凳、电棍、板凳腿毒打,不让睡觉的行为得到了抚顺市教养院院长黄伟的许可和鼓励,在逼迫我走正步时,让我单独就在一个动作中停留,如果稍有变动就会遭到更严酷的体罚、烈日下的曝晒和身体的痛苦使我接近休克。

抚顺市教养院的流氓恶警姜永枫在教养院院长黄伟的授意下,每天凌晨2、3点钟就开始对我们这些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進行惨无人性的摧残、迫害。对老年和年少的法轮功学员也是大打出手、毫无人性,教养院房间里的玻璃用报纸粘上,目地是不让外面的人看见凶手们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场面。恶警姜永枫指使二十几个坏人对不放弃对真、善、忍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進行暴力的摧残,亲自把电视机摆放到教养院走廊中间,把声音放到最大的程度,用此方法来掩盖法轮功学员遭受酷刑折磨后所发出痛苦的惨叫声。

在长时间“开飞机、掰腿、用手抠肋骨、捏睾丸”等等的残酷酷刑迫害下,法轮功学员袁鹏在孤助无援的残害下,被逼迫的咬断了自己的舌头;抚顺石油化工研究院硕士生姚颂东被迫害成精神失常。姚颜会、马怀东被迫害得双腿不能行走。姚颜会的家属在探监看望他时,就问教养院的恶警关振和为什么会把姚颜会迫害成这样,恶警关振和说谎隐瞒真相,欺骗姚颜会的家属,说姚颜会是在打篮球出汗后,坐在地上得了后遗症。

大法弟子贾清贵、孟庆昌是凌源钢铁厂的高级工程师,在凌源教养院因为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而被强行绑架到抚顺教养院進行所谓的异地转化,院长黄伟亲自指挥手下的一伙歹徒对大法弟子贾清贵暴打了一天,回到房间里面时,我们一个屋里的20多人都没有认出来是大法弟子贾清贵,打得脑袋象个大葫芦,眼睛也已被打的封上了,可见迫害的程度。接着恶警姜永枫又把大法弟子孟庆昌拉到恶警的房间里长时间用板凳猛力的毒打,直到孟庆昌不能动弹才罢手。抚顺教养院真是腥风血雨、人间地狱。

为了表现抚顺教养院所谓的“春风化雨”式管理方式,每当一些部门到抚顺教养院参观检查时,教养院都会在事先得到通知,她们就让一些刑事犯充当法轮功学员,又拉出事先排练好的坏人文艺队在操场上又唱又跳,用感化、教育、关心法轮功学员等等谎话来欺骗到教养院参观、检查的责任人,并用“红包”行贿检查人员。并做些好吃的饭菜,造一些假相给他们这些人看,偷偷的把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和被迫害严重的不能走路的法轮功学员转移到仓库或者厕所以及一些非常隐蔽的地方,来掩盖教养院的迫害真相。

教养院的院长以及下面的管教为了能得到钱财,以减少刑期提前释放为名吃拿卡要、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敲诈最多的是恶警姜永枫(抚顺教养院为了蒙骗所谓“纪律检查部门”对姜永枫敲诈勒索的调查,把该恶人调到抚顺市罗台山庄洗脑班,该恶人继续勒索残害辽宁及周边各地区的大法弟子,明慧网有报导),我为了从这个邪恶的魔窟中逃脱出来,也被敲诈了一部手机。

以上这些只是我在抚顺市教养院里所知道的中共邪党七年多来迫害我及其他法轮功学员的冰山一角,还有一些残忍酷刑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

六、险遭绑架、再次流离失所

回家后,在抚顺市教养院里留下的阴影时时纠缠着我,经常在睡梦中大喊大叫,把我年迈的母亲和年幼的孩子吵醒。被关押期间由于经济上被勒索,使家庭生活非常艰难。与此同时当地派出所还经常骚扰、跟踪、盯梢。

2002年6月12日早晨我正开门准备下楼买菜,听见屋里有人叫我,也就无意间走到阳台看了一眼楼下的学校,发现楼下有几个人正往楼门洞里面走,后面走的人很象公安一处的陈峰,我赶紧把门关上,并反锁上房门,这些人到我家门前开始砸门,我从门镜中看到是抚顺市公安一处的关勇、陈峰一伙人,没给他们开门。为了避免再次被迫害,只能再次流离失所。(抚顺公安一处残暴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例明慧网多篇报导)。

抚顺市公安一处恶警先后到我姥姥、舅舅和一些亲属家对我進行非法抓捕,但都没有得逞,就非法進行通缉,并对我的家人跟踪、盯梢。

我在被非法通缉的4年多时间里,租房子、找工作和坐车是我在生活中的几个最大难题。我自己的身份证无法使用,租房和坐车时很多客运站火车站是需要检查身份证并且登记的,国内的人都知道中共恶党一次次的清查户口,其实都是针对我们这些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来的。

抚顺地区有很多法轮功学员就是在自己所租住的房子里面被抚顺邪恶绑架,遭受残酷的折磨和迫害后,被非法判刑劫持到监狱。也有很多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在监狱里面。

可是为了能让更多抚顺地区的父老乡亲们了解法轮功被迫害、被诬蔑的事实真相,我在这4年多的流离失所时间中也一直冒着被绑架、被迫害、被虐杀的危险,始终在讲清真相,希望能有更多可贵的善良人不要被中共恶党的谎言所欺骗和蒙蔽。

抚顺地区是邪恶迫害非常严重的地区之一,在这4年多的流离失所时间里有众多的抚顺地区法轮功学员,我的好同修被邪恶劫持绑架,遭受到抚顺地区邪恶之徒的残酷折磨和毫无人性迫害后被送進了监狱,也有很多的同修被迫害致死后(如黄克、梁素云等……),留下了可怜的孩子。中共流氓恶党对法轮功学员所犯下的滔天大罪是罄竹难书、史无前例的。

抚顺国安、公安一处也一直把我作为抚顺地区重点人物和特殊的抓捕对象,为了达到绑架我的目的,每当抓捕到其他法轮功学员后,就会用“掰腿”、“踢睾丸”、“穿林海”等酷刑来逼迫他们所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说出我的下落。

我在国安的一个朋友对我说:“大海你一定要离开抚顺,到越远的地方越好,因为我们派出很多特务在四处抓你,你家和你亲属家的电话全部是监控,监听的,你一定要注意安全。”

六、无家可归、流落他乡

在我被迫离开自己家的时候,我的小女儿胥明月刚刚3个月,现在5岁多了,我的一些朋友去我家看望我的家人和孩子时,小女儿就会把他们误认为是自己的爸爸,张开两只小手大声叫爸爸、爸爸,搞得我那些朋友哭着说:“我是爸爸,我是你干爸爸。”

自从江泽民1999年7月20日开始发起的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使我家破人亡,妻离子散、背井离乡,害的我已经举步艰难、无法生存,随时随地可能被绑架,时时刻刻面临着生命危险,甚至有被送進苏家屯等集中营活体摘取器官的可能。

多年来的流离失所生活,我很难见到我的母亲、妻子和两个孩子,我也非常想念我年迈的母亲、心爱的妻子和我那两个可怜而又年幼的孩子,她们也非常担心我的安危。

一个朋友对我说:你们法轮功学员的通缉都是在内部最秘密的网站上,一般在公安局、派出所根本没有你们的记录,这是因为怕国际社会的各方面舆论和压力,而采取的一种不被人知的方法,因为现在的迫害是从表面转入到地下秘密绑架,这样叫国际社会人权组织感觉中国人权方面在改善、在变好。

我们真诚的希望国际社会、人权组织成立独立调查团到中国大陆進行独立调查,真正了解中共恶党在监狱、劳教所和集中营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真相,以及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的残暴行径,共同制止中共流氓恶党的暴力,制止这场人类的浩劫,撑起着一片美好的蓝天。

在离开家乡的日子里,我也非常想念家乡的所有同修,也非常感谢这4年多来和我共同证实法以及给予我关心和帮助的所有同修,非常怀念和你们在一起的时光,希望抚顺地区的所有大法弟子更加精進,让我们共同理智、智慧地走好最后的正法路。不辜负师父对我们的慈悲苦度。

在新年来临之际,我们流落他乡的抚顺地区大法弟子向慈悲伟大的师尊问候一声:师尊新年好,师尊您辛苦了!我们无论在那里都一定会做好三件事,不辜负您对我们的期望,在新的一年里,让您有更多的欣慰!最后在这里也祝抚顺地区大法弟子新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