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抚顺教养院所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五日】2001年10月初,我又一次被非法送到抚顺教养院。当时恶警吴伟、姜永峰和一些邪悟者认为他们那一套说辞对我不起作用,又怕我和坚定的同修接触。把我送到九大队严管,严管是对违反院规、院纪的普通劳教犯惩罚的地方。九大队当时的队长是张伟,教导员韩立明,我被送到九大队之后,张伟等人对我拳打脚踢,让我说不炼法轮功了。他们看我不动心,坚定大法,随后把我送到小号里(禁闭室)了。小号前面是一个用铁筋�制成的铁门,他们把我的手用手铐铐上,一只手铐在铁门下边的铁栏杆上,另一只铐在上边的铁栏杆上。这种铐法,让一个人蹲不下,站不起来,就是折磨人。从早上5点,被铐到半夜12点才放下来。在小号里,我被迫害19天后,恶警把一个女同修,关到小号里迫害,才把我放出来。

我从小号里被放出来之后,就被送到九大队的新收班,新收是教养的人员,刚刚被送到教养院所呆的地方,那里只有地上铺的地板,白天坐板,就是坐在地板上,腿盘着,在那里称作“坐板”,晚上就睡在地板上,人多时睡觉都得侧身立起来。我被送到新收后,继续遭受迫害,每天长达10多个小时的坐板,晚上睡觉得立板睡。

恶警为了能够让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暗地指使普通的劳教犯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暴力。有一天晚上,在半夜的时分,我被管号叫小杰的普通劳教犯叫起来,他指使着几个打手,都是普通劳教犯,对我拳打脚踢,有一人掐住我的咽喉使劲的掐,留下的手指印好几天才下去,我的腰被打的疼了好几天。

还有一次,在九大队被迫害的大法弟子集体绝食反迫害,当时九大队的大队长已经换成了武爱东,他领着九大队的恶警,把绝食的大法弟子一个个的叫去,用几根电棍电一个大法弟子,我也同样的遭到电棍的电击。在2005年春节的时候,我绝食反迫害抗议非法关押,遭到教养院管理科杨海华、李鹏飞恶警用电棍电击。2005年5月间,教养院的院长徐虎烈和恶警杨建军,强行把我的双手反铐上,对我拳打脚踢,致使我胸部受伤。之后,我两次绝食抗议对我的迫害,九大队的恶警韩立明、关振和、王立新等人把我的脚扣在床上,强行的对我灌食,而且灌食之后,又不放我下来,有时连厕所都不让去……

我在抚顺教养院,还经常遭受体罚的迫害。在此希望遭受过被非法关押迫害的同修,把自己的迫害经过写出来,曝光邪恶,使他们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将来受到法律的追究,彻底结束监狱、劳教所及迫害大法弟子的集中营对大法弟子的非法关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