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资源和精力用在刀刃上

从反复精做师父经文合订本谈起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三十日】关于资料点如何更有效的使用资金问题,以前很多同修的文章中都谈到了,其宗旨都是建议资料点的同修如何合理的安排资金的使用,让有限的资金在讲真相、证实法、救度众生的活动中发挥更大的作用。一句话,就是别浪费,把这点有限的钱都用到刀刃上。

经过多次呼吁后,多数资料点都听取了同修的意见。但是仍有少数资料点未完全重视起来,浪费资金的现象时有发生。(以下提及的现象算不算浪费,恳请同修讨论。我个人认为它是浪费,所以就冒昧的把其当作浪费来谈了。)

前日,集体学法时,发现一位同修又拿出一本新版的师父经文合订本,把师父的最新经文《致澳洲法会》都收進去了。内容很全,装订精致、美观。可是,以前已经制作过多种“合订本”了,怎么还制作呢?早在零三年以前,我就得到过类似的“合订本”,以后又从不同渠道得过二年分册装订的“合订本”,师父多年经文合订本的大本……这些各种类型的“合订本”样式虽有所区别,但大部份都是重复的篇章,尤其出版前后时间接近的版本,或相隔时间不长又重编的版本。“合订本”前部份的内容几乎都一样。由此我产生一个疑问:这种做法有必要吗?

严格的讲,师父每次讲法和新经文公开发表后,资料点都能及时印成单本或散页发到每个大法弟子手中,大法弟子可以自行保管,按期装订,不必要求资料点再提供“合订本”。这样既节省了资金,又节省了资料点同修的精力和时间,同时也减轻了传递资料同修的负担。也许协调人或做资料的同修想给大法弟子提供更多的方便,适当时期印制些“合订本”发到大法弟子手中,便于携带使用,这种为大家着想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即使这样做有一定的必要,那么也应由地(市)、省或更大范围的协调人协商一致,尽量统一规划,按时间顺序,分期分册编排,再由各资料点自行印刷,这样就避免了各自为政导致编选的篇章起止时间不一,互相重复。更有甚者,同一资料点几次制作的“合订本”,并没有只包括前期“合订本”之后师父发表的经文,而是把所有的师父新经文都包括。这样发到大法弟子手中的“合订本”虽有一两种,甚至多种,但内容却绝大部份是重复的。这难道不是一种浪费吗?不应引起重视吗?

也许有的同修说:制作“合订本”是给刚从狱中出来的同修用的,他(她)们长期在狱中,多数都看不全师父的新经文,提供“合订本”便于他们全面系统的学习,尽快跟上师父正法的進程。这种想法是无可非议的。但即使如此,也没必要反复制作“合订本”,更何况部份同修手中存有多份师父经文,供从狱中出来的同修是没有问题的。

我与任何资料点都没有直接联系,不知道资料点的具体情况。但从《明慧周刊》的有关文章中,已深深了解到做资料同修的辛苦。为保证大法资料的及时供应,他们省吃俭用,废寝忘食的忙碌,有时学法炼功的时间都被挤掉了。如果协调人及其他大法弟子多关心一点做资料的同修,不要求或劝阻做资料的同修,不做、少做或合理的制作“合订本”,减轻他们的负担,节省些精力、时间用于学法炼功上,对做资料同修的个人提高及整体的提高,岂不更有益。尤其是一些做资料的同修因忙于工作,忽略了学法炼功,从而被邪恶钻了空子,导致资料点被破坏,做资料的同修被非法绑架,这些惨痛的教训还不应引起我们足够的重视吗?

制作“合订本”,也会促使一些同修产生执著心。一是做资料的同修或协调人会产生攀比思想(这仅是我个人想法):你们点能做,我们也能做;你们做的好,我们做的比你们还精美……二是得到“合订本”的同修或得到装订更精美的同修可能会产生显示心理:你看我能得到,我的门路广,别的同修在这一点比不上我。三是得不到的同修可能会产生妒嫉心:怎么你有,我怎么没有呢?仗着你如何如何……从而心里愤愤不平,甚至互相间产生矛盾。这种攀比心,显示心,妒嫉心不都是执著吗?本来是应该在修炼中逐渐修去的,反而因“合订本”问题助长了这些心,这不是额外增加的麻烦吗?这些执著不去,是不是也会成为邪恶迫害的借口?所以,这些问题都值得考虑。

再就是资金问题。我不知道资料点的资金具体来源、是否充足与短缺。我想,应该是大法弟子省吃俭用节省下来的,不会太充裕。即使个别点的资金暂时充裕,也应认真合理的安排使用,不应大手大脚的花。就拿做“合订本”这件事来说,可以不做、少做或合理的制作,节省资金以备不足或做其它有意义的事情岂不更好,如资助新建的资金来源紧张的农村资料点等等。

再有,资料点不宜保管过多资金,资金充足的就暂停收大法弟子的资助。因种种原因资料点遭破坏,大量资金被邪恶收走的教训应该引以为戒。

以上提及的问题,仅是我个人的一些想法,谈出来请同修们关注,文章中不对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