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得法的机缘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四日】我生在充满贫穷和恐惧的六十年代,少儿时,说起来家里是方圆几里少有的富户,但由于邪党运动不断,也只是穷得常常连稀饭都不够吃,当时有人因缺几口饭吃饿死了,有时,煮锅白菜放点盐或煮锅红薯就是饭,那时见了邪党的军警民兵和官员,往往都很紧张和害怕。

长大考学又参加工作了,单位上领导层并不是对群众负责的,有的人可以说是人性快泯灭了,正派人,没有关系的人,都是很难过的。有段时间,我身体很不好,吃药见效也不大,当时单位因改革开始业务很难搞了,领导又贪腐挥霍和侵占,生计很快要完蛋了,下岗的怎么过呀,中国百姓的苦啊!

在一九九六年春的一天,一桩很令人不快的事,有人无理欺负我很厉害,心想是大家太穷了,精神境界太低了,这些人才为了个人利益如此没良心的害人,可怜呀,假若我是个神,叫世上都过好,大家都自在幸福和乐地在一起生活多好呀,不禁想起了神话故事和修炼的事,那时就是向往当神,救世人出苦海,净化灵魂,过的和乐幸福有意义,我不但没对他们生一点儿恨意,反而想假如我吃很大苦能够实现那个想法,我就是死了也情愿,可惜,我不能,那时,我真是伤心的泪水直流。

夜里梦到一个不知名的外地城市,不知怎么得罪了那里的地痞,他们总要找到我打我,我心里很恐慌,没亲没友的,连个躲身的地方也没有,正在这最恐慌和无助的时候,一个身着黑西装西裤和皮鞋,看上去比我年长一点,高大正派的汉子迎面向我走来,似乎他知道了我发生的事,便主动对我说,你不要怕,这个地方有我在,谁都不敢惹你的,谁要敢惹你,你叫声我的名字,他们一个也不敢了,我一下子有了安全感,我想知道他是谁,他说他叫李--,吉林省---市人后,梦就醒了。

到了两个多月后的七月二十日,夜里又做了个梦,两个披肩长发穿白连衣裙的美女从天上飞了下来站在了我身边,我们一见如故,她们挽着我到空中飞玩了一趟,心想,她们一定还有别的什么能力,有事了找她们帮忙还不错,和她们交个朋友也光荣,就向她们说,以后我有事请你们帮忙可以吗?她们愉快的答应了。下到地面后,我怕她们一去再见不到了,就一大胆,试着说出了想和她们谁谈恋爱的想法,她们一听善意的大笑了起来,瞬间扬起头后,怎么也看不到她们了。

正惆怅失意时,身边又出现了一位长老,右手举了一个盆口大小的彩色法轮图形牌子。他主动对我说,我带你回家,并把手伸了过来象拉小孩子一样的拉起了我,很快地,我们穿过麦田和一段小渠坎上了一个笔直平坦的大公路,那公路象新修刚开通的,上面有行人,也有骑自行车的,也有大小汽车,就是现在这种社会形态,前方不远,两边高楼林立,阳光灿烂格外光明。我们一路很少说话,我只是象不知事的孩子让他拉着走着,我问他是谁时,他只说他是--大师。一上公路,他就指着前方向我说,前头过去不远就是你家了,我正准备和他走下去找,一下子就醒来了。

我是在一九九六年七月二十三日开始学法轮功的,由于前一天天气热和心情不好,天快亮了才睡了几十分钟,七点多了,太阳把屋都照红了,妈妈叫我起床,只好起来下楼到了客厅,那时,我爸正在客厅外的院子跑步健身,妈就连声说我还不如我爸,不知早起健身,我也开玩笑说我爸太笨,不跟潮流,几十年只知那样,不如有的老人,还知学个功哩,那练起来不出力流汗效果还好,很宜老人,其实,那个效果好不好,哪门功好我也说不清,只是以前从公园看到有的老人练得很专心,我从其神情猜测,效果一定比跑步好。我妈说,可咱们不会嘛。我说,不会到体育场看谁做就跟着搞,几十天就会了呀,我们正在开这方面玩笑,我爸跑步完進来了。

我和他玩笑着续说着那事,说他太笨,不跟潮流。说来也巧,客厅前不远处的大树下放了一个长排椅子,平时,不少人在上班中总去坐在那里聊天玩,我招呼来屋玩,人家总不好意思,叫都叫不来,可那天,有个人远远就直往我客厅门口方向走来,我招呼他進屋坐,他一点也没客气连声答应着就進来了。他一進来,我就问说,你说跑步做老体操和功比哪个效果好,目地是为了让他说功好,“羞辱”我爸,笑一笑乐一乐。他果然一口就说功好,当我问他什么功好时,他便向我们介绍大法,并示范着动作,我们一看就是简单好学,我妈就对我说,我们去书店买他介绍的《转法轮》,这本书当年都是国内正规大出版社出版,还被北京市评为过十大最畅销书之一。

一读那书,我的内心很祥和,浑身好象有股股热流从上到下通透全身,很舒服,再细嚼人生,觉得为人处世就应是上面说的那样才对得起天地良心而显得有意义,哲理是旷世的深入浅出的,简直是一部极佳的品行大典,我一下子才知道了那两梦的含义和那书的份量,学炼以后,身体真是美妙无与伦比。我身体各种不适很快没有了,精力体力好多了,就是在后来好长时间没精進了,又为杂念和琐事干扰,心性把握不好,身体有了不舒服象病了一样的感觉时,吃药也不好使,可一炼功就好了。

我妈和我爸他们也真是受益了,我妈之前是有种慢性病的,几年看不好,一犯时,总疼不欲生,对吃饭也有重大影响,自那时起,很快也好了,至今,身体一直很好,没花过一分医药费,我爸那时虽没病,但自那以后至去世前不久的多年中,身体要好的多,没花过一分医药费。可以说,我们不但在强身健体方面真是有了前所未有的收获,哲理上的收获更是世间任何别的书不能给的,我们的道德回升多了,大法不但是教人健身,而且是在教人做最好的生命,成就自己最大的福份。

我还有件神奇事,就是在刚炼的那三月内,见识到了大法的神奇,所以每早上五点十分前起床去炼功场上刚好不会迟到,便买了一个电子表,带闹响的,一响就起来,但也有做得不好的时候,但睡不到几分钟,就会听到闹钟又响,拿起来看,闹钟开关都是打开的状态,当时,表是放在桌上或床角什么人也挨不上的地方的,开始,我还以为是偶然失灵,但后来发现,我不睡懒觉就不再响,一睡就响,共睡懒觉七次,响了七次,我才知是怎么回事,但那三个月过后,再没出现过那种情况。感谢师父,决心要永远修下去,做好当前应做的事。

希望多几个生活阅历深,学的好,能写的人好好组织一下,证实大法是超常科学。师父什么都知道,时时在想着有缘人,为了世人得救吃很大苦,我们应该将自己在大法中受益的心得说出来,也说出洪传是深入世人心,世人归正是必然,也要向世人讲清真相,陈述恶党所做的事,让世人认识其邪恶,赶快跟它划清界限。

我的文笔不好,写明了怕发不过,另外,想得到的要写出来也不易。谢谢帮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