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信正念唤不回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五日】

一、帮助同修的过程也是修自己的过程

近来有同修相继出现一些状态。最大的表现与最严重之处就是被迫害的同修学不了法,发不了正念。手中拿着书眼睛也在看,念出来的却是别的东西;发正念时不知想什么,甚至说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有的伴有病业状态。多数是由于有执著长期不去,且固执己见,不能正确对待同修所提意见,加上不能用法严格要求自己,放纵自己在某一方面的执著或某一种不符合法的想法,或对周围的某种环境与因素有强大的执著或依赖。

不管同修有何执著,是大法弟子,就应走师父安排的路,因此决不容许邪恶干扰、迫害。但是迫害发生了,虽然表面形式上我们是在帮助同修,可实质上是大法弟子在共同反迫害,解体邪恶,助师正法。

师父在《二零零五年旧金山讲法》中讲过“学员出现病业严重,它无非是为了两个目地。一个是让他出现这个状态,看周围的人怎么看。”“再有一个目地就是他本人。”我个人理解,师父把“看周围的人怎么看”放在了“他本人”的前面,是不是我们在帮助同修的同时更应该先对照大法,深刻的找一找自己。尤其是自己的心态、基点,甚至是不易觉察的动机,都要深挖。

也不要说“能做的我都做了,他/她就那样我有什么办法?”找是找自己的不足,如果找来找去自己哪都好,那本身就是问题了。

再有一个现象,就是有些学员每次与当事同修交流之后,其人都会出现反复,状况倒不如前,先不要怪其家人不接受我们,我们真得好好想想为什么。师父讲:“再一个你也要首先看一下自己是不是存在什么心,不接纳你建议时你首先想到的是对方有问题,还是首先过一遍自己。”(《在新西兰法会上讲法》)请同修再不要一提找自己,不是辩解就是拂袖而去,这已不是修炼人应有的状态了。

通过学习新经文及讲法,我悟到帮助同修的过程也是最大限度放下自我,同化法的过程。这个过程中什么情况都会出现,都会遇到,同修本身也会出现反复,可我们不能懈怠,更不能放弃。正如师父讲的,修炼中遇到的这一切,“都是你必须要走的路,必须面对的、必须正确面对的,哪一件都不能敷衍。”(《二零零六年加拿大讲法》)在这个过程中我最深的体会就是只有以法为师,处处事事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人,帮助别人不忘修自己,才能走好,走的稳健。“修炼是修自己,无论出现什么样的状态都要去想一想自己。”(《美国首都法会讲法》)只有正念坚定,清醒理智,信师信法,坚信同修一定能走过来,才会“柳暗花明又一村”,我虽然在帮同修,可也有同修不断提醒我“精進不停”,鼓励我不急不躁,坚定信心。

二、依赖

被迫害的同修中有的表现出很强的依赖心,身体不舒服了就住到同修家,而不是想自己如何正念过关。也有人认为这是信任。可信任到觉的不和同修在一起就过不了关了?甚至家庭中的责任和义务都放弃了,这就不是信任了吧。

师父教导我们要学好法,走出自己的路。我并不是说在魔难中不能找同修,相反的,如果大家都能在法上认识,从法理上交流,正念对待,正确引导,提高会非常快。有的被迫害的同修就是通过其他同修平和善念的在法上交流与鼓励,找出不足。交流双方各自都在不断归正自己,并耐心与其读法,发正念,甚至逐字纠正,提高很快。我认为关键是心态和基点的问题。

同修的帮助和环境能起到一定的作用,但关键的因素还是自己学好法和提高心性,遇到问题首先一念应该是信师父和信大法,而不是依靠同修。

三、敬师重法走正路

在帮助同修过程中,听有人说用某种方法可救度过世亲人,就执著上了,越想越是这么回事,忘记了师父的法是怎么讲的。也有的人,当有些事悟不明白,不知如何做时,就说,只要做梦师父就告诉了。当我们有执著而自己又认识不到时,有时师父可能会在梦中点化我们,提醒我们注意,可是我们绝不能执著于此,甚至把“点化”作为做事的依据,而应该用大法来衡量对与不对。师父讲:“有些坏东西冒充我的法身,你就把握住了,要用大法来衡量。依靠法身叫其如何做,那本身就是在招魔。”(《在美国东部法会上讲法》)

还有开天目的学员总是看来看去的,在世的人看,过世的人也看,平时看,同修在魔难中也看:谁是黑的,谁坐莲花了,谁有附体了……大法弟子正念不足被干扰是有的,可那能是附体吗?即便是想从正面鼓励同修,也不太合适,让同修在法理上提高不更好吗?而且这明显违背大法修炼原则呀!这里不是说开天目的不能说,关键是不能这样说来说去的,最好也不要把大家的心思引导到这方面来,对此产生不应有的执著。

也请大家牢牢记住一点:师父与我们是不同的,再不要有什么师父第一我第二的说法,连想法都不能有。虽然不是在大事上,只是随口而说,可这里有个自心生魔的问题。修炼人应该知道在任何环境中,任何条件下,任何事情上,我们都不能与师父相提并论。

四、莫让集体学法流于形式

师父是讲过集体炼功提高起来快,可师父从没讲过到这个环境中来不用修就提高了。师父当年留下了集体学法的形式,但师父留下的不仅仅是形式,师父讲的话是法,是有很深的内涵的。请同修尤其是各学法点的负责人再学《法轮大法义解》、《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的讲法》、《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不要让集体学法流于形式。而集体学法就是集体学法,是师父给我们留下的修炼形式,不是为了某一部份人带另一部份人而产生的。

五、疑心

疑心会在同修间造成很大间隔,在很大成度上削弱整体的力量,内耗严重。如果不抓住此执著去掉它,邪恶就会加以放大利用,甚至演化出假相,不论在思想中还是现实中。

一次打电话联系同修,被告知停机。我脑子中突然冒出一念:换号了。后来其家人也说那个号码不是他的。我这个心一下就起来了,顿时火冒三丈,觉的同修竟然给我假号码,没意识到这是疑心,因为证据太“确凿”了。(以前在矛盾中认识到自己有疑心,也努力修去这个东西,直到现在发正念清理自己时也加上这一念。)有时这个心反应出来也能过的去,所以有个缓冲余地,表现出来就是以大法的工作为重,没耽误正事,稍一冷静,就发现事情不对劲了。真正从法理上提高上来后,也见到同修:根本没换号。

我觉的,现在同修间的许多矛盾都是疑心造成的,最起码也有这个因素,多少而已。当然,有个别学员为维护自己而撒谎,甚至使用一些人的手段,这个我们要有清醒的认识。如这次帮助同修的过程中,经常听到:别人听不進我说的话,谁对我有看法,谁因某事而对我过不去,某事就是那么回事。可事实并不是那么回事。

其实当自己付出许多,承受许多,却不被人理解,甚至是误解猜忌,戒备甚至责怪时,心里的确不好受,其实所谓的伤心不也是伤的人心吗?我认识一个大法弟子,每当面对这一切时,总是默默的,依旧做着该做的,不辩解,不抱怨。在这一点上我很佩服他。请同修不要再因疑心而干扰同修,也请被误解被怀疑的同修静下心来想一想,别人为什么会怀疑自己。如果真的没有自己的原因,也不要被这种干扰消磨了精進的意志,坚定正念。要坚信我们终会走过来,这只是一个过程。

写出这些,旨在和大家交流,曝光和解体这些不纯的物质。使我们的环境更纯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