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求安逸之心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七日】我过去一直把求安逸之心当作修炼中的一般执著心对待了,直到最近看到我们地区出现的一些情况,我才真正的震惊和惊醒了。

师父经文《彻底解体邪恶》发表之后,我们地区邪党县委召开了一次政法系统干部、各单位和乡镇负责人会议,内容主要是贯彻邪党河北省委所谓的“平安河北”和“严打”。各地区相应也以建设所谓的“平安××”开会部署、发文件,邪党组织头子讲话,文件中出现了所谓“继续打击法轮功”的内容。随后个别地方出现了找法轮功学员登记填表,到家中骚扰的现象,有的地方还下达了抓人的指标,重金举报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大法弟子中有在邪党部门工作的亲属也把一些“消息”带回来(有的怕自己亲人出事,故意把事情说大)。

“败象更显邪党恶”(《红潮落》)。这本是邪党灭亡之前的一种表象而已,是因为我们大法弟子自身出现了一些人心和“漏”而被邪恶钻了空子,其实它什么也不是。可是我们有些同修在邪恶的干扰面前,并没有理智、清醒的用正念去对待,发正念彻底解体邪恶,而是把这些所谓的“消息”(其实表面看是真实的,实质是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的人心和执著演化出来一种幻象)告诉给了其他同修。听到的同修有的也没有正念对待,又传给了其他同修,并叮嘱同修:“这一段出去讲真相注意点,先在家静心学一段法,发发正念再出去。”这样传来传去,在同修中引起了一些波动,给整体证实大法、救度世人造成了干扰。

针对这些现象,同修们在切磋时认为导致这些现象发生的因素有:一些同修产生了怕心;在邪恶的干扰和迫害面前正念不足;忽视了发正念;真相没有讲到位;由于环境相对变好了,因而产生了欢喜心、显示心等等。这些因素毫无疑问都是存在的。但我认为,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因素,但没有被同修们普遍重视起来,那就是求安逸之心,这种心使整体出现了懈怠、放松、麻木、它可以说是一个最大的漏,因而被旧势力找到了干扰、迫害的理由。

师父在《洛杉矶市讲法》中叮嘱我们:“希望大家在最后越做越好,千万不要懈怠,千万不要放松,千万不要麻木。”我扪心自问:你记住了师父的教诲了吗?你真正悟到了三个“千万”的内涵了吗?你达到了“越最后越精進”了吗?你做到了师父要求的“在最后越做越好”了吗?我差之千里啊!

前几天我看到同修写的一篇文章《毁灭修炼人意志的毒瘤——求安逸心》使我对求安逸之心有了更深的认识,其实师父早在经文《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中就已告诫我们:“如果你们到现在还不清楚正法弟子是什么,就不能在当前的魔难中走出来,就会被人世的求安逸之心带动而邪悟。师父一直很痛心那些掉下去的人,多数是被此心带动而毁掉的。”过去学这段法时,也意识到了求安逸之心不去的严肃性,但并没有把它看成是毁掉修炼人意志的毒瘤,也没有时时刻刻警醒自己将其修掉,而是把它当作一般的执著心对待了,甚至是该修去的时候也没有下决心去修,而是用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状态为借口去掩盖它。自己不去触动它,也不让别人去碰它,把它保护起来。

由于我的求安逸之心不去,使我付出了沉痛的代价。现把它写出来或许会为同修们提供点借鉴。

今年夏天,被邪恶迫害长达五年之久的妻子回到了我的身边,这五年的痛苦可想而知,我想平平安安的度过最后这段日子(这种想法已经不在法上了),因此我心中倍加珍惜。可是这种珍惜不是珍惜剩下这段证实法、救度世人的紧迫时间和这万载不遇的修炼机缘,而是珍惜在人间的这段生活,这种求安逸心还表现的特别强烈。可妻子回来后仅学了一个多月的法,就急着要走出去讲真相、救度世人。她的心令我敬佩和感动,但我内心中那种“怕”又特别重,怕妻子再受迫害,怕失去这刚刚失而复得的“家”。因此,我不是给她添正念,鼓励支持她去讲真相、救度世人,而是千方百计的劝说她,甚至还从法中找出好多理由。有时她怕我阻拦她,就背着我出去讲。她走几天,我的心就悬几天。学法静不下心来,发正念精力不集中,炼功也是炼一次不炼一次的。由于这种求安逸心不去,抱着情不放,不但给她讲真相、救度世人造成了障碍,也在干扰着我自己,最后终于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找到了迫害的借口,妻子在讲真相时被邪恶绑架了。

在师父的慈悲呵护和海内外同修的全力营救下,妻子正念闯出了邪恶的魔窟。痛定思痛,我总结了这次血的教训。妻子的被绑架和我自己的求安逸心有着直接的关系,也可说是我的求安逸心和对情的执著使邪恶找到了迫害她的借口。从这个角度上讲,我不等于是帮了邪恶的忙了吗?沉痛的教训啊!

我也看到了有好多同修为什么也像我一样越到最后越精進不起来,他们或多或少都被求安逸心带动着,想求安逸,想平平安安的度过最后这一段时间,不愿“冒任何风险”,不愿承担任何责任,有点“风吹草动”就躲在家里,借口心态不好要在家静心学一段时间法,等环境宽松了再出去讲。这种“自保”是一个多大的“私”啊,这不和旧宇宙的理、旧势力的本质相符了吗?有的同修被求安逸心带动着,搅在“名利情”中不能自拔,整天忙于常人中的事,泡在常人生活中,为求得一时安逸、享乐而奔忙,淡忘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伟大历史责任和使命,这不正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了吗?

同修啊,正法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师父的法也已经讲的再明白不过了,几乎是天机尽泄了,难道我们还不明白吗?求安逸求的是什么?不就是求得人世中的那点肮脏的东西吗?常人中的一切对我们来讲都是没用的,“修得执著无一漏”(《洪吟》)才能圆满啊!我希望同修们能从我的这段教训中惊醒,下决心修去这个能把修炼人毁于一旦的求安逸之心。牢牢记住师尊的教诲:“千万不要懈怠,千万不要放松,千万不要麻木。”(《洛杉矶市讲法》)完成好三件事,兑现正法弟子的伟大历史使命。

悟的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