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我的同修成汉波(图)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七日】我是一个被迫漂流在外的佳木斯大法弟子,今天打开明慧网看到成汉波被迫害离世,我真的不敢相信这是事实。看着她的遗像,眼泪扑簌簌的流了下来……。


成汉波生前照片

认识成汉波是在一九九八年左右,她的家在保卫路的路边做卖卫生纸的生意,用她微薄的收入帮助丈夫维持全家人的生活。有时路过她门口,我到屋里看一眼,小小的屋堆的到处都是纸,家里还有老人,她很辛苦,但她很乐观,总是挤时间学法。一天看到她穿着工作服站在门边孜孜不倦的看着《转法轮》,直到我走过去她也没有发现。

二零零一年我被中共非法劳教,关押在佳木斯劳教所。大约九月末的时候,我们被逼坐在走廊看电视时见到成汉波也被绑架进来,我们互相交递眼色不配合“转化”的一切迫害。那时经常不断有被绑架的大法学员送到这里,最多一天就有十余人。只要到了这儿,从里到外搜个遍,有的衣物被勒索。从此失去做人的一切权利,连上厕所都要定点由刑事犯人看管押送,恶警用各种手段逼迫学员放弃做好人的权利,不许有两个大法学员住在一个监室,更不许对面说话。吃的是黑面馒头和的白水汤。干十余小时的活,或者关闭在屋里坐小凳终日见不到阳光。从伪善关心到强行转化,如还不放弃修炼真善忍的信仰就酷刑打、吊、捆绑。不知有多少人被欺骗、酷刑违心的做了不该做的事,然而成汉波一直坚信自己的信仰没有错。

终于在十月一日那天有机会见面,我们几个坚定的大法弟子利用在户外活动的短暂时间抓紧在一起交流切磋。那时这样的机会是没有的。我们互相配合向大队长讲真相,那次成汉波也在其中。

十一月中旬“转化队”解体,我和成汉波等五人被分到严管队迫害,几天后,由于我不守邪恶的“规矩”被单独关“小号”,我不断的找队长:“如果这样对待我,你们会知道我怎么做”。当时,走廊的另一头正在全体绝食抗议迫害,恶警很害怕我也绝食,便把成汉波分到我的监室。我和成汉波每天都一起背法、交流修炼体会,争取修炼环境。虽然她文化不高,背法背的很快,我很不如她,她思想很单纯,想炼功就炼功,有时我还为她捏一把汗,可她什么也没想。我们监室的对面是厕所,有时同修上厕所,一有机会就会对我们传递消息,每当她看到时总要招呼我:“姐,快来!她们说的是什么意思?”这时,我会通过她们的手势、口型知道内容。然后再把这些消息传给下次来上厕所的同修。我们两个配合的很好,我们的监室成为了“中转站”。大家形成了一个整体,很多普教都明白了真相,帮助我们传递经文,和我们一起反迫害。

我们两个坚持学法、背法。互相配合、互相帮助、互相提醒,正念越来越强。环境也宽松了些。一次听她谈体会给我启发很大,悟出,我要闯出去!后来我们做着反迫害的一切。她始终在帮助我,大约在十二月中旬,大所长来监室看我,我就把劳教所的恶行揭露出来,同时向他讲真相,把我被迫害的情况曝光出来,这时成汉波一直在听,等所长走后,我带有指责的语气对成汉波说:“你怎么该说的话也不说?”她承认自己没有配合我们讲真相,“嗯哪,我不知道咋说。”以后又一次这样的事,我说她,她没有一丝不高兴,只是说:“我没做好,应该做好。”

十二月中旬,我被迫害的吃不下去饭,吃了就吐,每天都要吐一次,直到吐血。东北的天气特别冷,劳教所为了中饱私囊,根本不管这里的人死活,屋里很冷,整天穿着棉大衣,晚上硬木板床只许铺薄薄的透亮的褥子,被子同样不遮风,晚上都要冻醒几次,成汉波为了照顾我,把她的棉衣给我压上,还经常背法给我听,大约十六号左右我被迫害的起不来床,膝盖往下全都冰凉,胃部又热的不能穿衣服,浑身都是凉的,就是这样我们也没有进出监室的权力,明白真相的刑事犯暗中送点热水,她用塑料瓶装上放到我脚下,有时把我的脚放到她怀里暖一暖,,狱医检查身体我的低压降到五十,恶警视而不见,他们不管我的死活,更不通知家属。那几天她黑天白天照顾我,非常辛苦,从没有考虑到一点自己,总是鼓励我,背法给我听,我很受感动。我的生命几乎到了尽头,那些毫无人性的恶警却要给我灌食,我正告那些恶警:我要见家人,否则就是你们害死的我!她一直帮我发正念。二十日,家里来人要求把我送到医院,医生说我随时有生命危险,他们不顾家属强烈要求住院的呼声,硬把我抬回劳教所。还有两个看护我的普教也暗中帮助我,次日晚家里来人营救我,恶警害怕走漏消息,把成汉波撵到别的监室,谎说我上医院,好了还回来。二十一日晚,我被送医院抢救,几天后我闯了出来,我俩曾约好里外配合,反迫害,回到家我的第一件事是找到她丈夫,向他讲了里面的黑暗,当时很多人都不敢面对邪恶的劳教所,他不修炼的丈夫说:“我管,我去要人!”不曾想那就是最后的分别。

我们在外面一直做着揭露邪恶,反迫害营救同修的事情,每当看到成汉波和同修们被迫害的经过,我都很想念那里的同修,想到那里的同修,我都会很难过。

后来,听说成汉波回家了,我很高兴,也很想见见她,至少要去谢谢她,还要告诉她:我现在不会再指责同修了,然而一直在忙,如今道歉的话我还没有说呢……

今天走入了第九个年头的血腥镇压还在继续,至少有三千多名修炼真善忍的好人,被无辜夺走生命,还有不知多少这样的好人被关押在劳教所,监狱迫害,这就是中共邪党的“伟、光、正”,这就是二十一世纪的“和谐社会”,明白真相的世人都会说,善恶有报是天理,解体中共邪党的日子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