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动破除旧势力安排 不再任其安排而沉沦与升起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八日】通过发生在我身边的两个大法学员身上的事,使我想到我们都要学好法。学好法才能主动破除旧势力安排,而不再随着旧势力安排的盘起伏——转到沉沦的地方就沉沦,转到精進的地方才精進——我们应该随时在法中精進!

大法学员甲是九二年得法的老学员,迫害修炼的很精進,原本一身病都不翼而飞。迫害开始后心情很沉重。在邪恶连续的骚扰中,身体出现了严重的病状,而且一直折磨着她,严重时几乎不能学法、炼功,更谈不上其他两件事。一直到二零零六年,不得不接受了一次手术,而这次手术却成了她正法修炼过程中的一个转折点,前后发生了很大变化。

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到她手术前,她好象一直被旧势力安排着,很难突破。其实她每天大部份时间都在学法,除实在站不起来的日子外,也从不耽误炼功,但就是学法中看不到法理,知道自己怕心和情非常严重,心总是被吓的缩紧一团,怎么也放不开。别的弟子帮她切磋、发正念、教她分清害怕的不是自己;身体上的难是迫害,不是消业(迫害初期她曾认为是个人的难、应该承受的),后来她虽然慢慢的知道了这是迫害,应该否定,但还是过不来。

就这样,五年的时间当中,时好时坏的坚持着,她的脑子就象是被封住了一样。师父的讲法一篇不落都在看,明慧周刊也每期都看。但就是不能从身体上和精神上的魔难中解脱出来,实在承受不住时就想:算了,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走就走吧。身体上的迫害就越发严重。周围的大法弟子认为我们是随师正法和救度众生来的,不是来承受迫害来的,不管我们还有多少没去掉的人心,旧势力也不能插手迫害,在救度众生的时候怎么能失去人身!何况家里还有常人,会怎么看待?应该否定它,实在不行就先上医院吧。

在医院救治期间,周围的大法弟子鼓励她,要她坚决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明确的告诉它们:“有了人身才能完成大法弟子下来的使命,我要人身,如果我过去签过什么约,一律作废。师父我只要您的安排,请师父加持,请师父为我做主。”之后她在医院做了手术。手术前因为她做出了明确的表态——要什么、不要什么,并且把自己交给师父说了算,之后内心非常坦然、平静,什么也不想了,都放下了。手术期间,周围的大法弟子高密度的为她发正念,手术很顺利。术后在师父的安排下她参加了一个学法小组。渐渐的她又找回了七二零以前的感觉,正念越来越强了,因心中感受到了师父的呵护,因此紧缩的心也放开了。

需要说明的一点是,她并不是靠医院把“病”治好的,而是在医院里,她才真正的放下了执著,把自己交给了师父,心态平静的过了一次生死关。

她感觉有时很难分清什么情况是邪恶的迫害,什么情况属于自己应该过的关。经过和同修切磋,大家认为正法时期确实有些复杂,因为邪恶因素会干扰,但通过学法还是分的清的。因为业力对于大法弟子来说已经不算什么了,凡是长期不去或很严重的都是邪恶的迫害。因此大家认为:首先应该发正念否定和排斥一切旧势力的干扰,就要师父的安排,只要是师父安排的,我们通过修自己都能过的去。

另一件事是,大法学员乙,一九九八年得法,得法后不久就开始了迫害,她内心知道大法好,总为大法鸣冤,但迫于巨大的压力和周围环境的改变,她停止了学法炼功,但心里一直认为师父好、大法好。学员乙原本有一个虽不富裕但很温馨的家,她和丈夫感情一直很好,但突然在二零零一年,发现她丈夫在外打工期间有了外遇,她那时已经不炼功、也不学法了,根本不知道向内找。她诚心诚意的盼着她丈夫能悔改,却不料越来越严重,最后连她寻死觅活都不能使她丈夫回心转意,干脆和人家在城里同居不回家了,直到后来丈夫因犯刑事罪被抓。她丈夫被关进监狱,她去探望,她丈夫居然不认她,要和她离婚,而指认同居者为妻。她出来后象疯了一样花钱找律师离了婚,自己一颗破碎的心,还要艰难的抚养两个孩子,一家人惨极了,她整天在泪水中度日。

就这样她在情关上也是一耽搁就是五年。旧势力对她的安排,使她在五年的时间里,都没能放下情,最后师父把她安排到能接触更多同修的环境并参加了学法小组,开始了精進的修炼。经过切磋,她终于明白了自己五年中的魔难是为什么。她坚定的要把这顽固的情去掉,可是她总是感觉心里有东西堵着,去不掉。她求师父:“师父我从此以后一定要精進,求师父帮我把他从我心里彻底挖出去吧!我一定对得起师父。”她说到做到,堵在心里的东西真的没有了。以前她从不重视发正念,现在除四个整点外,还多加好几次,为了保证晚上十二点的发正念,她不睡觉一直学法,等到发完正念再睡,第二天四点多就起床炼功。

从以上两位同修近五年的情况中。大家明显的感觉到以前是旧势力的安排。师父讲法中讲过:“我告诉大家,因为今天思想变异的人自己察觉不到,是因为人的本质都发生了变化,无论采取什么样的修炼形式,你都只能改变他意识到的,却改变不了他本质上的变异。所以通过这一年多来,无论他们用什么样的办法、怎么严酷,都改变不了学员的根本问题,最后都没达到目地。”“任何生命,别说人,再高的生命,只要他是宇宙中的生命,我在正法中都能从本质上、生命的本源上、构成他生命的一切因素上把他纠正过来,去掉不纯,改变过来。”(《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在这两位大法学员身上明显的见证了师父讲的这段法。如果同修能早些意识清醒的主动破除旧势力安排,就不会在那个旧势力的安排中耽搁五年,就能更早的开始按照师父的安排在正法中精進。

另外,我还有一点感悟是,如果你在修炼中有无能为力的感觉时,一定记住求师父。只有坚信师父,才能去掉执著组成的“花岗岩”。要认清旧势力的安排不容易,但意识上坚定的、明确的否定它,把自己完全交给师父,就能更好的精進实修,直至圆满。

个人所悟,如有不妥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